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67章佛与道

三界战神最 第67章佛与道

    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正于极乐殿中说法,二人虽一起悟道,怎奈何日落星斜,轮回不止,二人见解终于出现分歧,这百年来二人于道于情,始终无法相通,好在二人修为已达天人合一之境,虽然各持异议,但西方教仍在二人合力之下蒸蒸日上,在三界中享有尊位。 若只为道义不同而分道扬镳,让这一手创建的西方教毁于一旦,是二人万万不敢想象的。

    接引道人忽然心中意念一动,打断准提道人道:“师弟且慢,有贵客临门。”

    准提道人停下争论,单手结印闭目道:“他怎么来了。”

    话音刚落,早有道童进来站立一旁道:“二位师祖,风扬与黄眉求见。”

    接引道人道:“吩咐他二人下去吧,我已经知道了,贵客临门,师弟,此人咱们必须亲自迎接。”

    准提道人微微一笑:“自然如此。”

    二人起身,走出极乐殿,二人皆是周身祥云缭绕,金光灿灿,朝山下飞去。

    龙行无迹此时正缓缓骑狼而行,见山上道家真气阵阵,便知道西方教正主已经到了。

    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按下云头,道了声“无量寿福”,接引道人便道:“龙君前来,我与师弟自该前来迎接,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龙行无迹这才从狼背上一跃而下,也还礼道:“不想三界之中还能修有二位如此高人,我自当早日前来拜访。”

    三人哈哈大笑,一齐缓步上山,行至山腰,看见一参天古树,树荫宽阔,绵延一里有余,树下则矮树成群,野草杂生。

    接引道人一指古树笑道:“龙君你看此树,它树冠之大,已经影响了周边众生,若要使得众生平等,唯有修剪其树冠,让其遮蔽之下也能得阳光普照。”

    龙行无迹心下道:“道家讲究追寻自然之律,接引如此说来,到颇让人费解,只是不知道他弦外之音?”便点头道:“接引道人此话,倒也合情合理,只是这古树生长全凭自然之势,它倒也并无过错可言。”

    接引道人点头颔首,不想准提道人接口道:“龙君此言差矣,自然之律固然可寻,可是它疯狂生长,全然不顾及身旁众生,遮天蔽日,不如索性便砍了其树干,让众生得以解脱,方能今生今日永绝后患。”

    龙行无迹心下一惊,他道:“准提道人这般说来,未免戾气过盛,道家讲究颐养自身,平和天下,不知道何解。”

    准提道人笑道:“何为戾气,若我辈中人,自当平和待之,若邪恶之人,必以牙还牙。”

    龙行无迹微微皱眉:“何为道长口中我辈之人?天界人界皆把魔界当做邪恶之界,但魔界又何曾不是把天人两界当做邪恶之界,准提道人此番言语,我不敢苟同。”

    准提道人笑道:“龙君非我教之人,我也不与你争论,只是我准提道人一心向道,以道修身,安良必惩暴。”

    接引道人宣了声“无量寿福”道:“龙君切勿见怪,我师弟道法精伦,并无它意,只是我却以为,安良必惩暴不如扬善不惩恶。”

    龙行无迹这才笑道:“听道长一语,犹如醍醐灌顶,扬善何必惩恶,若能以此普度众生之苦,纠正邪恶之人,三界可太平。”

    见龙行无迹也这般附和接引道人,准提道人心下颇有不满,原本他师兄二人争辩由来已久,始终无法达成一致,二人又辈分奇高,众人无法插话,而龙行无迹恰巧到来,二人不知不觉便又辩解起来,而龙行无迹明显偏向师兄一边,这让他心中来气,便道:“龙君有此想法,不难理解,想那天界智圣神被龙君所杀,龙君当然想的是扬善不必惩恶了。”

    “师弟,不可妄自菲薄。”接引道人欲制止却已经迟了一步,便不自觉的望向了龙行无迹。

    只见龙行无迹面不改色,依旧平静如常,他哈哈一笑:“若我真杀了那智圣神,你便是不给我从善的机会了。”

    “龙君,切不可这般猜测。”接引道人忙道,“师弟,不可妄语。”

    但准提道人哪管这些,他自信法力无边,三界早已少有敌手,只是若一切恶行,若都能从道法化解,就没有必要动手,但是若真的动起手来,就是这龙行无迹,他也毫不畏惧。

    “自然,恶由心生,若不让其心死身灭,如何惩暴安良。”准提道人冷冷的道。

    “都言西方教二位掌教神通广大,不死不灭,我龙行无迹倒也想见识见识。”龙行无迹丝毫不让。

    接引道人解围道:“师弟、龙君,二位说笑了,智圣神一事,小徒长乐道长已经前去调查,天下人妄言妄语,不必当真,事情必会有水落石出之日,不如我三人前去品茶论道如何。”

    龙行无迹笑道:“多谢道长好意,只是令师弟认定在下乃邪恶之辈,话不投机,在下告辞。”

    准提道人宣了声“无量寿福”,举步上前,脚踏上方一巨大岩石之上:“龙君,你乃真龙血脉,何不露上两手,这三界之内,能杀神无痕者,屈指可数,贫道不能不疑。”

    龙行无迹抬头望向准提道人,好一副仙风道骨,长眉白须,头带紫金冠,手持长生拂,果然是成名混沌时,有道不灭身,他自行走于三界,就是那混沌四友四凶,也不曾直面与他叫阵,此时被准提道人一激,不由豪气陡生,缓步踏上高台,与准提道人相向而立。

    二人就这般不言不语,直视对方,接引道人远远站立一侧,山风掠过,他那微黄无须的面庞似一潭秋水般平静,双眸中透出深不可测的镇静,一动不动,任由风儿吹皱他的玄黄道袍。

    云落星起,月斜日出,只有场中三人能感受到这场较量的凶险所在,忽然,准提道人终于出手,龙行无迹一声低吟,一道绚丽的光芒自二人中间晕开,天地都为之动容,二人各退半步。

    接引道人长出一口气宣了声“无量寿福”道:“二位旗鼓相当,此一役真是令人大开眼界,三界定为此役折服。”

    不想准提道人大袖一挥,长生佛化作万千丝雨朝龙行无迹扑面而去,龙行无迹暗叫一声不好,自己全身法力已被禁锢,和准提道人这等三界一等一的高手比较,对方又岂会不知,刚才一役,二人意志与拳脚功夫俱是不分上下,而对方忽然施展出神通法术,他焉能抵挡。

    但求不败,他欲纵身穿云而上,逃出这漫天丝雨,可是准提道人何等人物,又岂会让他轻松逃离,看来今日一败,避无可避,忽然,斜下里一双巨掌突如其来,耳边接引道人道:“师弟,万万不可,龙君已被雷寂、枯雪封印全身法术,你何苦辱他。”

    巨掌与那丝雨一碰即开,准提道人冷哼一声道:“龙行无迹,你若真是凶手,我西方教定不会放过你。”说完,转身离去。

    龙行无迹哈哈大笑:“准提道人,观你身手,你也难逃嫌疑。”

    接引道人宽面黄脸之上露出一丝尴尬,龙行无迹则点头道:“多谢道长出手相帮,令师弟嫉恶如仇,须不怪他。”

    接引道人走上巨石之上,见二人比武站立处各有两只脚印,深入脚背,他笑道:“传闻龙君神力,举世无双,今日得见,名不虚传。”

    龙行无迹则道:“西方教接引道人有如此胸怀抱负,能以普度众生为己任,已道正心,三界之内,能让我佩服之人,除了先祖真龙,便唯有道长你了。”

    二人心心相应,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携手入山,好一番谈经论道,龙行无迹虽非道教之人,却对接引道人一番学说大为赞同,世人为善为恶,一味追求长生不老,过程往往痛苦难耐,不如及早解脱,但求来世轮回。而世间扬善,绝非只有惩暴一条办法,与其以恶制恶,以暴还暴,何不修身养性,使得六根清净,但求四大皆空,以已身扬善,而非惩恶,今生若苦,长生不老不如来世轮回,重修来世。

    龙行无迹就这般每日与接引道人畅怀高谈,不知不觉,天气渐渐转暖,芒种已过,天气便热了起来,而二人这一番无意的相遇,不想却成就了接引道人一番三界之中前所未有的大举动,而就在龙行无迹做客西昆仑之际,三界又有传闻,龙行无迹在江南又做下了几起血案。

    接引道人本想安慰一番,不想龙行无迹胸襟广阔,大笑之下道:“阴霾岂能遮天,总有云开雾散之时,既然智圣神、吕方、高乙、九真一案已经让我背负凶手之嫌,索性便多背负一些,也是无妨,我也叨扰多日,就不在打搅,就此别过,他日有缘,自会相逢。”

    接引道人多有不舍,但若不放其行,也非上上之策,无奈之下,只有亲身送龙行无迹于昆仑山下,但愿他早日洗清冤情。

    龙行无迹自离别之后,接引道人便在昆仑山顶一株菩提树下苦禅修行,一只苍鹰追逐一头小鹿,小鹿慌不择路,撞入接引道人身前,接引道人将小鹿藏于身后,苍鹰觅食不易,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追逐猎物,眼看到手,不料却被接引道人藏起,它已无力起飞,濒临死亡,不料接引道人却做出了个惊天之举,只见他右手幻化出一柄利刃,将大腿之肉条条割下,喂食苍鹰,苍鹰得以生还,小鹿也保全了性命,回归山林。自此接引道人终于悟性大开,开创了“佛教”一派,追求普度众生、慈悲为怀、六根清净、四大皆空,阿弥陀佛,始称“大日如来佛祖”,座下长乐道人为“大笑弥勒尊佛”,广宣佛法。而准提道人不屑接引道人违背教义,便改称自己为“菩提祖师”,暗喻接引道人佛教乃在他道教之下衍生而来。自此,佛与道争相辉映,两家齐鸣,在三界之中大放异彩。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