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65章瞒天过海

三界战神最 第65章瞒天过海

    金元真看着这眼前这两具尸体,忽然落下泪来,“侠肝义胆”彭真怔怔站立一旁,良久,良久,金元真抬头仰天一声长啸,踏云而上,泪眼之中金光射天,笼罩百里之地,慌的那土地、山神,六丁六甲四方朝拜。()

    只听金元真悲道:“我金元真,空有一身神通,却不能保我大道五义之名,护天地灵根,却不能还我手足性命。我今日向天指誓,我定找出真凶,慰我二弟、四弟之魂。”

    刹那间,天边金光闪闪,紫薇、武尊、智圣、逍遥四神降临,只是被金元真这天地之悲吸引而至。

    四神见此惨状,也不由心惊,紫薇神上前安慰道:“金道长节哀,吕道长和高道长所遭遇一切,我天界绝不会袖手旁观,想这三界之中,能伤二位道长之人想必也是寥寥无几,天网恢恢,真凶一定难容这天地之间。”

    金元真拱手道:“有劳四神挂念。三界之中,我定将凶手剉骨扬灰,正我人界之威。”说完,和彭真二人带起尸身,飞天而去,留下四神愣在原地。

    紫薇神道:“智圣、逍遥,你二人且去查明真凶,如今我界虽未能一统三界,却决不能对三界之事熟视无睹,总有一天,我要让他金元真像我界低头。”

    武尊神道:“只是五行体已失踪三年有余,祸福难料啊!”

    智圣神道:“我们已经苦捱了百年,这区区三年,何须挂齿,一切自有天命,我等只需静观其变,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更好。”

    “话虽如此,你我还是先解决眼下之事,更为妥当一些。”逍遥神叹了口气道:“不知道此事究竟为何人所为。”

    紫薇神轻捋鄂下三缕长须,笑道:“若我所猜不错,魔族隐俊与那龙族真血一脉必有一方与此难脱干系,不过,不管是他们哪一方,对我们天界来说,都是一样的,看来,三界的秩序即将要被打破了。”

    四神默默无语,看来三界大乱,是他们心中早已祈盼之劫了。

    “智圣、逍遥,此事你二人切要查明真相,辛苦二位了。”紫薇神打破沉默,吩咐得当,与武尊神驾云而去了。

    智圣、逍遥二神巡视四周,在大道旁茶肆老人的描述中,似乎这吕方、高乙二人与一半俗半道什么清茶什么祖言语不合,剑拔弩张却未有动手,而纵观天下,这清茶道九祖懦弱胆小,身无缚鸡之力。

    智圣、逍遥二神对此人最是熟识不过,心中皆认定此人绝非凶手,在天上受此人香火供奉,年年月月,从未间断一日,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此番性命忧关之际,这九祖真是拜对了真神,要不,在这无头公案之下,管你是谁,真凶无影,你便只能替罪。

    智圣、逍遥二神又查看了方圆十里,丝毫不见有任何痕迹,横尸附近的条条剑痕,全为吕方、高乙的剑气所留,那是金元真仔细查看后确认无误的,金元真可谓是大道五义的半师半友,对于他们的出剑招式、习惯自然是了如指掌,那是万万不会有半分差池的,而对手能不留痕迹一招使二人同时毙命,绝非泛泛之辈,唯一留有痕迹的只有二人尸身,而尸身已经被金元真带走,金元真素有神仙之才,辈分奇高,在他如今悲痛之际,那是他们二人万万不敢开罪的,如今头绪紊乱,只能从长计议了。

    入夜已深,寂静中仿佛有脚步响起,细听之下,四足踏地,定是异类,智圣、逍遥二神耳目何等聪慧,虽然这脚步分明远在数里游荡,但又怎能逃过他们的灵台一现。二人巡音而去,追出数里,那脚步仍然不紧不慢似近在前方,却又似缥缈无存,远在天边,就这般你追我赶,东方已现曙光,却仍然茫然一片,一无所知。

    空中忽然响起一声“炸雷”,智圣、逍遥抬头望去,正南天空一片绚丽,这似乎是有人突放穿云箭响炮之类,而那下方,正是金陵城所在。

    逍遥神忽道:“此时燃放穿云箭,定是求援信号,难道又有怪事发生,你我分头而行,待我前往一探。”

    智圣神一把拉住他道:“你脚程快,且在此处跟随,那边交我前往如何?”

    逍遥神点点道:“也好,你自小心一点。”

    智圣神顺着“穿云箭”腾云而去。

    原来,九祖苦思冥想一夜未曾合眼,守着九真的尸身直至东方泛白,终于按捺不住,放出了“穿云箭”,只是万万没想到,等来的不是龙行无迹,而是天界四神之一的智圣神。

    智圣神一见此地乃清茶道经堂所在,昨夜种种不由浮现脑中,他顿觉蹊跷,谁知道跨进内堂,猛见眼前惨状,不由眉头一皱,指责道:“九祖,夫妻修来不易,你怎可下此毒手?”

    九祖见真神降临,也是一惊,忙摆手结巴道:“我……我……”

    “咦?难道真凶已逃?”智圣神见九祖慌乱,仍然选择相信于他,只道他陡见妻子惨死家中,神情慌乱,鸣放穿云箭只是求助于人。

    九祖心乱之下,见智圣神如此猜测,点点头又感觉不妥,真神欺瞒不得,只好又连连摆头。

    智圣神也不细想,见其点头,便接着道:“你可知,昨日茶肆老人见你与那高乙、吕方吵闹,而你与他二人分手之后,二人已经和你夫人一般,突招杀祸,不知道你可曾看见凶手。”

    九祖猛然一震:“难道,难道龙行无迹已经,难道,难道他们怀疑是我?不可能的,金元真与龙行无迹,皆万万不能得罪。”

    “你到底知道什么,快与本神细细说来,本神自会为你做主。”智圣神何等精明,从九祖眼神中,他处处看出闪烁,这道人定然知道杀妻与杀害吕方、高乙的凶手是谁,只是他在这乱世中身无长处,为求自保,已经变的圆滑谨慎,事事皆有后顾之忧,不能强逼于他,只能许诺于他,让他不在畏手畏脚。

    九祖犹豫之际,忽然突遭变故,一柄宽剑发出耀眼光华,从眼前闪过,只感觉狂风卷地,一个魁硕的身躯竟然剑身连接着手臂从智圣神透体而过,血腥气再次泛起,而这血腥之气,竟然来自那天界的一方大神,他在这魁硕大汉面前,连还手挣扎的机会都不曾有过,就此殒命。

    忽然几声低吼,似乎是被这血腥之气吸引而至,那魁硕大汉头也未抬,只是眉头间一皱,就此一晃,便在九祖面前失去了身形。

    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一人斜坐于狼背,右足轻踏狼头,缓缓走了进来。九祖满面惶恐之色:“龙君,不是我,不是我。”

    龙行无迹扫视了地下的两具尸身,慢慢道:“若你是对的,她便是错的,反之亦然。”说完,右足轻点狼头又道:“还未走远,我们追。”话音刚落,一人一狼消失于门外。

    “龙行无迹,果然是你,你故意引我前来,还往哪儿走,龙行无迹。”逍遥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又渐行渐远,显然是跟了上去。

    九祖瘫坐于神仙椅中,这一切恍若梦中,天界四神迟早寻上门来,他该如何解释,那巨汉到底是何方妖魔,凭空捏造一个可以杀死一方大神的巨汉,谁会相信自己,而若是龙行无迹杀了智圣神,显然更能说服三界,可龙行无迹威震三界四海,岂敢轻易公开得罪于他。吕方、高乙怎么能偏偏这个时候就死了呢?刚刚才有借刀杀人之念,哪有这般巧合,而九真恰恰就死于自己手中。这一切,如何能掩盖过去。

    不好,天界四神心意相通,片刻就到,我要早做准备。九祖一咬牙,上前撕烂九真身上衣物,闭起双眼,狠命往墙上撞去,只感觉心中一紧,眼冒金星,额头火辣辣的一片疼痛袭来,他伸手一摸,满手献血,这才慌忙转入内堂,翻箱找出自己深藏的一粒“龟息丸”,出来躺于九真身侧,一口吞了下去,片刻间,他便昏昏沉沉,没了气息,进入了假死状态。

    这“龟息丸”乃取自龟、蛇等冬眠之虫精华,服食者血液流缓,心跳微停,若无修为高深者为其引导活血,七日之后,服食者便不再假死,真的要一命呜呼了,九祖无奈之下,只有一搏,若不然,又怎么能瞒天过海。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