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3章同门隔阂生

三界战神最 第33章同门隔阂生

    临涧村上上下下千余口人,在一夜之间,全都毙命,众弟子满脸泪痕,长跪殿前。()

    陆压道人端坐大殿中央,眼中似乎也有泪花在翻转,这混沌初开的老人,千百年来,首次心中惊起了波澜,他注视着身前这一干孤儿弱小,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临涧本是一块福地,福之祸所依,我陆压也许一开始便错了,倾投心血容易,全身而退难啊!”

    见师父突然开口,底下一片静悄悄的,众弟子此时六神无主,只盼望师父为他们主持公道,为他们父母叔伯、兄弟姊妹报仇雪恨。然而陆压道人这一句莫名其妙的唠叨令众人不明所以。

    陆压道人继续道:“也许此番临涧村之难只是天地之劫的开始,为师实在也是无能为力,起初收你等为徒,只盼望以我之力,避免这场劫难,我尽全力而为,岂料天数难测,魔族隐俊强夺‘盘古斧’劈开不周山地牢便是征兆,昨夜“混沌四凶”突然造访,血案突起,一切变数,全在意料之外,看来三界事还需三界定,我这个外人是万万插不上手了。”

    “师父,如果你都是外人,那我们临涧村又有谁不是外人,还望师父明示,我们父母,与这三界大势能有什么关联,唯一有关系的,也许便是三界之中胜传的‘五行之体’出自我们红妙洞天福地吧!师父若是知道什么,便说与我们,也让我们心中明白!”风行抬起头,说出了众弟子心中的一片疑惑。

    天心浑身一颤,他始终没有抬头,风行所说,也许他们真的不知晓,但他心中隐隐约约还是想到了,师父不会不知道的,他静静的跪在原地,他也想知道师父会怎么回答风行,他更想从师父口中来证明他的猜测。

    陆压道人喧了声“无量寿福”,轻轻摇头道:“风行,师父若真的知道,岂能不去阻止这场劫难,此时劫数已定,为师心中愧对你们,孽缘种下,为师也不能继续留在这红妙福地了,好在你们都有所小成,但是想要为昨夜血仇讨个公道,还差了火候,此处往西,进了那昆仑雄山,便是我鸿钧师弟讲经论法的地方,他自然会代我授你们神通,你们须谨记,大道无边,天外有天,须勤加刻苦,日后方会大成,若有一天共同三界行走,我们红妙福地之人,个个有同门之谊,不得擅自相残,要行正道,主正义,你们可记住了!”

    “师父……师父……”众弟子见陆压道人话语之中似乎有了离去之意,不由的都心中大急。

    陆压道人示意众弟子安静,慢慢开口道:“你们先行散了去吧,我也该休息休息了!”便闭目端坐不语,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众人又都跪拜了一个时辰,见师父仍然动静全无,看来入定极深,便不好打扰,陆陆续续只好都退出了大殿,只能明日再向师父请教,恳请他不要离开红妙福地,为临涧村之血仇主持公道。

    大殿之中,弟子走了十之**,只剩天心、风行、风逸、风紫筝等人了,风行也走了,风紫筝也被风逸拉走了,虽然她有心也拉走天心,但此时人人悲愤,还是让他自己静静也好。而今只剩下天心一人,他轻轻开口唤了声:“师父。”心中其实最想问问刚才风行所疑,他以为方才人多口杂,有些话师父应该会对他说,而不是当着诸多弟子,然而他错了,陆压道人仍然一语不发,无奈之下,他只能对着师父磕了三个响头,也慢慢的退了出来。

    陆压道人微微睁开眼睛,暗暗叹了一口气,最后看了眼天心离去的背影,就此遁去,不见了踪影。

    ……

    雪越下越大,红妙福地千百年来从来没有过这般大小的鹅毛大雪,齐腰而身的积雪在北风之中冻的酥脆晶莹,一脚下去,“噗呲”声不绝于耳,师父陆压道人已经走了,临涧村也已经毁了,只留下了一众刚刚长出羽翼的徒儿,彷徨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身体冰冷,内心之间更显寒意,红妙福地,已经不在是那个令人向往,让人骄傲的温馨之地了。

    一连数日,飘飘洒洒的雪花丝毫没有要止的意思,前途无望,血仇难报,一些修为底下的弟子终于一咬牙,背起行囊,决意前往西昆仑找寻鸿钧老祖了。

    天心也已经好几天未尽水米了,风紫筝轻摇着天心的手臂,梨花带雨,哽咽道:“天心,师父只怕是不会回来了,我们一起走吧!”

    天心木讷的望着那漫天的风雪,喃喃道:“娘走了,爹也走了,现在师父又走了,全村的乡亲们,也都走了!”

    “风逸,你快来看,天心终于开口说话了。”风紫筝忽然大叫。

    风逸、风行等人跑了过来,见天心犹如石雕一般跪坐,神情一片木然。

    风逸上前就是一脚,这一脚踢在了天心的当胸,天心也不闪避,登时被踢翻在地。

    “风逸,你……”风紫筝、风扬齐声道。

    “哼,这小子疯了,我们报仇不需要这样的废物。”风逸恨恨的道。

    天心忽然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对,我还要报仇!”

    风紫筝高兴的道:“天心,你肯和我们一起走了,师父叫我们去西昆仑找鸿钧老祖呢?”

    “天心,你最好别跟着我们,这一切难道与你能脱得了干系,师父他老人家替你遮掩,你不要以为我们都是傻子,你便是传闻之中的‘五行之体’,是不是,这一切的血债,我们都应该找你来算!”风逸恶狠狠的,忽然开口道。

    天心一下怔住,一旁众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而天心此时心中犹如千里铸就的水坝,终于一泻千里,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的心里防线,瞬间便坍塌殆尽了,这些天,他曾多少次的说服自己不是这样的,然而,经旁人口中这么一说,才知道,原来,众人都是这般看他,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自己骗了自己而已。

    “我便是那血案根源,师父不辞而别,隐情也必定就在这里,风逸,你杀了我吧,为乡亲们报仇!”天心忽然仰天一声悲叹,眼泪刷刷的从眼中滑落,对着苍天白雪,“扑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地上,心中生机毫无。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