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0章小有所成

三界战神最 第30章小有所成

    三界动荡,龙族一脉嗜血凶残,混沌四凶三界之中处处寻仇挑衅,天界紫薇、武尊、逍遥、智圣四神有心无力,魔族隐俊为了引出那五行之体,更是作壁上观,袖手旁观,天下苍生血染四方,尸骨遍野,鬼哭神嚎。

    三界之中,九天之下,仅仅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处散仙上尊之处得以保全,西昆仑之中有鸿钧老祖,不周山脚下红妙福地有陆压道人,还有近年来在夹缝之中崛起的西方教接引、准提道人。

    这三处圣地均得益于掌教的神通广大,法力无边,那诸魔大凶才暂且避而不染。

    自从风行上次归来,陆压道人已经禁止了弟子外出历练,三界之中已经无一处净土,一旦离开了红妙福地,随时都有可能性命不保,好在红妙福地的这些弟子,皆为临涧村孩童少年,他们一旦开了悟性,小有所成,便可日间修行,晚间回家与父母相聚,陆压道人本就懒散,又信奉修行在个人,倒也不去刻意的约束。

    日复一日,四季交替,果有佼佼者突破了元神之境,初窥元婴,陆压道人大喜,准许他们入住幽虚、隐玄洞天闭关自修,而闭关者正是风行、风逸二人。风紫筝、风扬、风羽等人则始终难以自行突破元气瓶颈,陆压道人也不恼怒,循循善诱,对座下弟子端的是一视同仁。

    天心自从五行体初成,这大半年来在陆压道人的悉心调教之下,身体俨然已经默默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离火之精在体内聚集了无穷无尽的爆发之力,每次跳跃奔跑,犹如火山爆发般迅猛,上天入地,弄风腾云,只须意念使然。

    那息壤之土,则如脚下大地一般厚实,让他无声无息的承载风逸的那双奔雷裂风掌,竟似蚊虫叮咬一般不痛不痒。

    而无是之风和真阴之水,则让的身躯随周围环境万千变化,亦刚亦柔,亦长亦短,端的是如风水之形,随心所欲,无穷改变。

    枯木逢春更是妙用无尽,一次偶然,他山间奔跑跳跃,下落之际,突逢上山砍柴的父亲天宝德,眼看他身躯就要砸落父亲当头,心中一慌,忙扭动腰身,可惜神功初成,意念难聚,拿捏不稳,“噗嗤”一声,躲是躲了开来,只是那一只右脚被一根断木透脚背而过,顿时鲜血长流。天宝德大惊失色,看着从天而降的宝贝儿子受此重伤,吓的浑身哆嗦,形神俱灭,天心惨叫一声,忽然发现体内一股青绿之气迅速的流转到那伤脚鲜血汩汩之处,疼痛之感瞬间消失,他试着慢慢从断木之中抽出右脚,顿时,那破皮烂肉之处正慢慢愈合复合,顷刻之间,完好如初,肌肤恢复如常。二人愣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相拥一起哈哈大笑。

    陆压道人见天心如今已经小有所成,不惊不喜,只是恩准他继风行、风逸之后入住了空明洞天,这空明洞天之中囊括了三界万法,又有道经千篇,皆是修身养性,立德静心之作。天心一看之下,还是没有风行、风逸他们所修行的万般法门,不免心中有所失落,但师父既然选了这空明洞天给他,肯定有他的用意在其中,这样想来,也便心中再无杂念,随手拿起了一本经卷。

    洞内青灯长明,一日三餐自有小厮照料,天心初时颇感经书枯燥,但入了心去,不免也身入其中,也不晓得过了多少时日,这一日,天心看一本《北华心经》,经中所述皆是天地之理,自然之势,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由心中愉悦,只感觉灵台处一片明镜高悬,丹田苦海之处有万千暖流一齐涌入四肢百骸,他忍不住一声长啸。体内气息随着这一声长啸源源流出。

    陆压道人忽然浑身一震,他心道:“我旨在他修心养性,怎奈他这般也能自圆其身,五行体大成,果然是天地灵脉!也罢也罢,我观此子也是宅心仁厚,定是三界之福!”

    隐俊也听见了这声让他终身难忘的长啸,他双目之中闪出一片精光:“此子终于还是成了!”

    狼翁道:“尊上可曾听仔细了?”

    隐俊道:“当年那一声婴孩啼哭早已在我脑中生根,并非我隐俊大意,而是一切都是天意,可是我隐俊最恨的便是老天安排,这啸声的确出至当初那婴孩,我要趁他修为初定,难成气候之时,早做安排。”

    狼翁会意道:“我这便去请血祖兄妹前来。”

    这魔族领袖,看来是有所顾忌了。

    风行与风逸也被这啸声所惊,两人心中皆道:“这啸声苍劲有力,似远在天边,又似近在耳边,难道三界之中又有什么奇人结缘修仙得道,羡慕之余又心中有所不甘,更加勤学苦练。”

    天心出得洞门,先行清虚洞天拜见了师父,陆压道人微微笑着送给了他一句话:“一切顺势而为!”

    天心本就简单,这些日子猛然而来的变故已经让他压抑了许久,听见师父这样提点自己,当下心情便豁然开朗起来,出了清虚洞天,一个筋头翻起,蹦起了丈余高,才想起还未拜别师父,忙扭头高声道:“师父,徒儿记住了,徒儿有很久没见父母了,我先回去看看他们。”

    陆压道人平稳的声音传来:“去吧,父母乃你之根本!”

    天心满心欢喜的去了。

    忽然见天心回来,喜的天宝德夫妻二人手忙脚乱,自天心闭关修炼,二人几次前往红妙福地,都未曾得见,昨晚夫妻二人还商量着得空再去撞撞运气呢,不料今日就美梦成真。

    天宝德将家中的那群小鸡中挑了个最肥美的给儿子炖起,风若水尽挑天心爱吃的饭菜张罗了一桌。

    风若水打量着狼吞虎咽的天心,伸手搭在了天心此时那健硕的肩膀之上,想着他刚出生的样子,叫娘亲的样子,转眼之间,就已经长的如此高大,她不禁偷偷抹了几滴眼泪。

    天宝德正巧看见,忙劝道:“心儿已经长大,也算你一片苦心没有白费,如今又跟随红妙福地老神仙潜心修道,你该欣慰才对。”

    天心见父亲这般讲话,忙回头望向母亲,风若水赶忙扭过头擦拭那还没来得及擦拭干净的眼泪,轻轻笑道:“谁说不是,心儿,你快多吃一点吧,你也好久没吃娘做的饭菜了吧,快多吃一点吧!”说完,站起身子自顾一股脑的往天心碗中夹菜。

    天心放下手中碗筷,一伸手,便拉住了娘亲的双手,起身让她坐下,忽然,他看见了风若水秀丽脸庞上那纤细的几角皱纹,他轻轻的替娘亲擦去眼角那还未干的泪痕,将娘亲的耳边的几缕青丝望耳后拢了一拢,才道:“娘,你和爹爹都老了!”

    天宝德笑道:“傻孩子,谁人能不老呢?”

    风若水轻轻按住天心的手道:“看着我的孩子能慢慢的长大,爹和娘都愿意老去!”

    闻听娘亲这句话,天心忍不住鼻中一酸,两眼一红,坐了下来,一下倒在了娘亲的怀中,风若水抱着天心,内心当中一片感动:“我家心儿终于长大了,懂得心疼人了。”

    一家三口好久没有这么长谈倾怀了。

    风若水望着天心,不禁想起了天心小的时候,每日在她的眼皮底下转来转去,她也从来没想过天心总有一天要长大离开,直至天心有一天忽然被村外来的一个老道士带走,她才恍然明白,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再也不是专属她一个人了,也再不会有从前的日子。所以,天心学道修行的这些年,每每天心归来,她都格外的珍惜与享受,为了这个孩子,她付出的太多了,甚至搭上了自己这半辈子的全部,现在能看着他快乐的成长,一切都已经值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