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9章真龙遗脉

三界战神最 第29章真龙遗脉

    清虚洞天之中,四弟子静静的跪坐于陆压道人两侧,那陆压道人稍稍停顿,这才慢慢对四人道:“千百年前,天帝真九羽无道,致使三界失衡,被魔族隐俊封印,相传被封印于素有天神刑场之称的峪法山之中,山川不息,日月流转,这峪法山如今也是无迹可寻,但是即便有人能寻到此山踪迹,也是万万不可踏足其中,否则,任你神可通天,修得不灭金身,也怕将会有去无回。 ”

    “连师父这般神通难道也不行?”天心插口问道。

    “女娲昔日掌管三界神州,有天神自恃曾经福泽大地,往往自傲,这其中便有混沌初开的那第一条天地真龙,他有不灭金身,天水地火萦绕周身,龙精之中闪电耀耀,口舌之内惊雷滚滚,盘古开天辟地,他呼来风雨,牵来日月,才有了这大地山川,女娲继而抟土造人。不料他本性邪恶,日渐显露,常常吃人为祸,无奈之下,我们混沌四友合力劝解,最终他大彻大悟,散去全身功力,化为风、雨、雷、电、水五灵,三界受益,而那龙精之中则化出一面满月法镜,霞光焰焰,镜内五行轮回,为师这离火之精之躯,当年与女娲打赌,也曾差点折在这镜中,但是这法镜对于没有修为的凡人来讲,却如寻常铜镜般无异了,女娲为其命名‘狱法镜’,用于震慑三界真神。当年隐俊得益于他的胞弟隐淳,这隐淳自愿散去一身修为神力,已如凡人无二,他深得这其中奥妙,方能避开这‘狱法镜’,又在人间帝王身侧隐忍多年,收集至阴至阳之人冤魂铸造‘阳纹阴鼎’,与那隐俊里应外合,至此一举完成封印真九羽大计!而这‘狱法镜’便在这狱法山之中。”

    四人这些年间也不断有听闻三界的种种传说,然而直至今日,方从师父口中明白了这些前世因由,心中都不禁为之一动。

    风行问道:“师父,原来如今三界之乱,还有这般一个故事,只是不知道,这些又与那‘五行之体’有什么关系。”

    陆压道人摇摇头道:“唉!这峪法山虽然如今踪迹难寻,其实最可怕的还是这峪法山中的‘狱法镜’,三界这些年间故老素有传闻,‘狱法镜’乃天神命门所在,镜内五行轮转,修行之人是万万沾染不得,而凡人虽然可以无恙,但凡人又没有异能,于是便有了‘五行体’之传闻,但纵观三界,谁也没有见过‘五行体’为之何物,大家也都是以讹传讹而已,如今三界之乱,有人妄自菲薄,说我红妙福地有‘五行之体’,临涧有重宝现世,你们生于此,长于此,若真的有,你们又岂会不知,日后只需谨记,红妙中人,谨慎做人,潜心修行,顶天立地,对得起天地父母,也便足矣!无量寿福!”

    四人听到此间,慌忙连声允诺,那陆压道人又道:“‘五行之体’一事,你们也莫要上心,道家有言,心中有则有,无则无,三界如今遭逢大难,如果单凭传闻,靠什么‘五行之体’,便能拯救这乱世,别说你们不信,就是为师看来,也是未必,命在天理,一切当有定数,你们切记!不要心猿不定,意马四驰,乱了本性!”

    四人又是点头齐声答应。

    风紫筝心中一直忧心忡忡,见师父此时不再言语,似乎该说的也已经说完,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师父,风行口中的那九头凶龙,不知道……”

    陆压道人点头道:“正是你们月前所见,所谓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往往又难得龙身,就算几世轮回,也难见神龙之体,那九头凶龙看护之物便是那真龙后世血脉之中难得一见的神龙羽化之物——龙魂珠,如今‘龙魂珠’已经失落,那九子出来为祸人间,也便不足为奇了,为师更为担心的是,那天地真龙曾经有真血遗脉,只是这千百年来,不见影踪,是生是死,还未可得知,龙性本恶,他才是这三界之中最大的隐患!”

    风逸、风行听师父这般说起,忙看向这个平日里可爱单纯的小师妹,心中暗道:“小师妹如斯大胆,竟然与那龙之九子已经有过照面,观那天心神色,小师妹一定是在他怂恿之下,二人私出红妙福地,见了这龙之九子,这天心真是胆大妄为,不可宽恕!日后定要叫他吃些苦头,让他远离小师妹为妙!”

    二人心中这般想来,碍于此刻有师父在跟前,不好与那天心计较,都装作若无其事,简单询问了风紫筝种种始末,师徒五人又聊了大半个时辰,方才散去。

    四人别过了师父,出了清虚洞天,天心独自一人在前,风紫筝与风逸、风行二人紧随其后,风紫筝几次欲上前与天心搭话,但碍于风逸在其左右,只能默默的看着天心远去。

    眼看着离师父所居清虚洞天越来越远了,风行率先发难,他几步并作一步上前,拦下了天心道:“天心,你等一等,我有话问你。”

    天心似乎心中早有预料,望了风行一眼,淡淡道:“你问吧!”

    说话间,风紫筝与风逸也赶了上来。

    于是,风行便道:“你这小子定然不是那么简单,师父他老人家对‘五行之体’避而不谈,言语中模棱两可,我总是感觉我们四人之中定有蹊跷,你与紫筝师妹曾经一起失踪多日,而这‘无行体’谣传按我推算,也正是出自那几日之中。”

    风逸忙道:“不错,刚才你在师父面前说你曾经与那龙之九子有过当面对峙,你识经不懂法,怎会有如此能耐,我怎么听也感觉你言语中都是谎言,偏就不信。”

    天心见风逸言语之中老大的不客气,也没好气的道:“你信与不信又与我有何关系!”

    风紫筝见双方一言刚出,便剑拔弩张,忙打圆场道:“天心说的,我敢担保,我们确实是误闯了那神秘龙洞,天心为了救我与风扬,受了重伤,我与风扬便将他送至了一处郎中府邸,后来……后来……我们就回来了!”

    “哼,他根本连元气都未通晓,又如何能救得了你与风扬。”风逸不屑一顾。

    天心见风逸话语中满是轻蔑,他其实心中也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只是风紫筝愈来愈和自己走的亲近,他自己也是毫无办法,怪只怪那风逸不懂如何俘获这个小师妹的心声,便只能这般与自己胡搅蛮缠,巧取豪夺,想来也真是可笑。

    他鼻子中轻笑一声:“风逸,师父教我们谨慎做人,我不与你为难,你也不要处处找茬,我要休息了,你们慢慢无聊吧!”

    说完对风紫筝报以一笑,绕开风行、风逸二人,走开了。

    风紫筝眼圈一红,似乎要掉下泪来,但风逸、风行在两侧,她还是强忍眼泪,只听见一侧风行叹气道:“这小子邪门多年,你们又不是不知,若他真的是传闻之中的……唉,那我们红妙福地可就要不安稳了!”风行话到嘴边,还终于是没有说出来,毕竟他也只是心中猜测。

    风逸诧异道:“怎么,难道你还只是怀疑?他若不是,如何能处处邪门,还能救了紫筝。”

    风行怔怔望着天心远去的背影道:“师父他老人家没有言明所以,我所担心的是师父虽然有大神通,但如果他真的想保全‘五行之体’,那便是与三界为敌,只怕最终会殃及整个红妙福地。”终于,在风逸的肯定之中,风行还是大胆的将对天心的猜测亲口说了出来。

    “不管怎么样,天心与我们一起长大,虽然他不是我们风姓一族,只是外姓,但我风紫筝还是愿意与他共同进退!”显然,风紫筝对二人方才话语颇为不爽。

    “紫筝,我风逸就不明白了,我到底哪儿不及他。”

    “正是你处处强过他,我内心之中不忍他常常受你们欺负!”风紫筝黯然道。

    “紫筝,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欺负他,你可知道,他何时又曾把我们放在他的眼中,他一身异能,我们又岂能欺负得了他!”风逸心中有些着急了,他原本是死也不愿意承认天心比自己强的。

    “风逸哥,何必这般计较呢?你们都是我的大哥哥,而天心不比我们西头的孩子,他自小便吃的苦要比我们多些,我也只是怜悯他多一些而已……”

    风紫筝话音未落,风逸忙一把拉起她的手道:“啊!紫筝,这可是你说的,你只有怜悯,不是喜欢的。”

    风紫筝一张俏脸已经涨的通红了,风行假意扭转过头,没有看见,也慢慢的走开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