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0章顽童嬉戏无遮拦

三界战神最 第10章顽童嬉戏无遮拦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天心倒也安稳了下来,可是对于他周身时灵时不灵的神通,实在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甚是苦闷,只有在他集中意念,甚至是他愤怒的时候,心神一念间,那力量就陡然生出,可惜只要灵台间有一丝杂念,那力量便一下消失的影无踪了,他屡屡尝试,终究失败多于成功,何况这些日子以来,身子一切如常,只是教往日更加的健壮起来,小孩子心性,烦恼苦闷来的快,也去的快,索性就不去多想了。

    这天,风逸领着一行小孩在村中游荡,路过天心家柴门口,见天心独自一人在院子边捆扎篱笆,风逸便喊道:“天心,今日天气不错,可有胆随我们前往涧水边比一比水性。”

    天心见风紫筝也混在其中,就故意笑道:“风逸,上次后山之行,你吓软了腿,还没告诉风紫筝吧。”

    “你……”上次初见大蟒,风逸一时腿软,若不是天心及时拉他一把,恐怕他就小命不保了,日后见天心也不提及,风逸只是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般,没向任何人提起,要不,让众人知道,该笑话他略输天心一筹了,何况他比天心年长一岁,这就更加面上无光了,此时见忽然天心当众人面说了出来,只感觉面赤耳红,他只开口说了句“你……”便结巴起来。

    耳边只听风紫筝甜美的声音道:“天心,你说后山真有大蟒,我还没见过呢,下次带我也去看看。”

    不等天心接口,风逸“哼”了声道:“筝儿,那有什么大不了的,上次我只是山高体乏,双腿抽筋而已,不算什么,那大蟒我也见过,我自会带你前去。”

    天心笑道:“那大蟒一个巨口,你两就都小命不保了,哈哈哈。”

    风紫筝道:“哼,你也一样小命不保。”

    天心道:“好吧,那我就和筝儿妹妹一同葬身大蟒之腹,那样,风逸可就要胸闷气憋了”

    风逸怒道:“天心,你到底敢不敢和我们出去,别东扯西扯婆婆妈妈的。”

    天心指了指人群道:“你们今天人都不是很齐全,风行都不在,没有我的对手,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出去胡闹了,改天,你们约上风行一起,只有他还勉强算得上一个对手。”

    天心口中的风行是风逸他们孩子中最为迅捷健壮的一个孩童,为人倒也豪爽,和天心正好是棋逢对手,拳脚相当,平日了比试各有输赢,他们相互也颇为佩服,只是他生于大富大贵人家,始终是对穷苦出生的天心有所偏见,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也只是心中佩服,嘴上不服。

    风逸也深知风行不在,他在天心处讨不到便宜,见天心不肯和他们外出,也正合心意,便侧头对身后一个体型更为健硕的男童道:“风羽,这小子牙尖嘴臭,我们今天让他吃些苦头。”

    被唤作风羽的孩童一脸古铜黝黑的皮肤,耳大脸肥,体宽腰肥,一脸憨笑常挂于面,一看也是个胸中了无心机之童。

    只见风羽点点头道:“好,我听你的。”

    风逸对着风羽耳边言语了几句,风羽便转身离去了,不多时,那风羽竟拿衣服包了一兜拳头般大小的石头跑了回来,他赤着上身,浑身跑的大汗淋漓。

    天心见状,警惕道:“风逸,你别胡来,想和我比试,等我娘回来,我便和你出去,你若砸进我家院子,我一定不会饶你。”

    风羽呵呵笑道:“风逸,你说我们砸不砸。”

    风逸哈哈笑道:“天心,没办法了,风羽都说要砸,你躲好了,砸破了头,可别哭哭啼啼的跑我爹那儿告我黑状,说我欺负你们这些穷鬼。”

    天心一听,不怒反笑道:“我若是你呀,就会乖乖的等我有空了,来一场真正的男人之间的较量,不会像你这般无耻的一会砸了我家院子,又怕我去告状。都说临涧有三奇,你爹的油嘴,你的傻胆,风羽的猪脑,我可真是都信了。”

    风紫筝听了天心的话语竟然不自觉的失口笑了出来,风逸怒道:“给我砸。”

    说完,众孩童捡了石头,没头没脑的朝天心砸来,天心左右跳闪,一时半会儿众小孩倒也伤不了他,可惜院子中衣架簸箕,瓜果干菜,却都无一幸免。

    风逸如何肯依,他叫凤羽再去找寻石块,他们则手起石落,不给天心喘息之机。

    一边闪出个瘦弱的孩童道:“风逸,算了吧,别让你爹知道了,又要禁闭了,你爹不让我们欺负穷苦人家的,今天风行不在,要不然就等哪天风行有空了,我们叫天心出来一对一的比较一番,灭一灭他的狂妄自大。”

    风逸笑道:“风扬,我叫你砸,你只管砸就是了,你当我爹真的会把他们这些穷人看的比我们还重要吗?那只是嘴上做做样子罢了,今天我们只要砸天心出气,别的先不管。”

    瘦弱孩童风扬咂咂嘴巴,心道:“天心说你爹的嘴是我们临涧一宝,还真是不假。”嘴中答应,下手却还是轻了许多。

    风羽已经跑了三个来回,累的气喘吁吁,而天心依旧活蹦乱跳,不见疲惫反而越发的精神,风逸心中火气越发难以浇灭。

    恰逢此时,天宝德大老远的下田回家,见许多孩童欺负天心,忙大喊着挥舞着手中锄头,一跛一跛的跑了过来。

    风逸见状,扬手往天宝德处砸来,一来天宝德腿脚不便,二来离的近了,那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嘭”的一声,正中胸口,天宝德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一众小孩见此情景,都“愣”了一下,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上的天宝德。

    只见天宝德挣扎的想站起来,那风逸见人没事,胆子大了,嘴中道:“你这癞跛,又砸的不是你亲手儿子,要你多事。”

    话音刚落,只感觉身后有人啦了他的衣角,他一扭头,见是那瘦弱孩童风扬,没好气的道:“你啦我干什么,这人尽皆知,要你来做什么好人。”

    那风扬在众小孩的哄笑中,脸一红,退了下去。

    那边天心早就听见天宝德的喊叫声,苦于躲闪石块,无瑕应声,此时探头正好瞧见眼前一幕,耳中又听风逸如此恶语,心中生气,捡起地上石块,没头没脑的朝风逸砸去,那风逸一门心思在天宝德身上,冷不防备那边天心探出脑袋,只感觉额头一痛,顿时眼冒金星,痛入心扉,“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突遭变故,众小孩一下没缓过神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朝哭声看去,只见风逸左手捂盖额头处,竟然有鲜血渗出,这才都又慌了神,四下里一哄而散。

    只有风羽、风扬、风紫筝三人呆着原地,只见天心已经推开栅栏,跑了过来,风羽一身正气般的挡在风逸身前,风紫筝忙道:“天心,你要干什么。”

    天心鼻子中“哼”了一声:“自作孽,活该,哭哭啼啼,娘们唧唧。”竟连正眼也没瞧风逸一眼,只是跑过去扶起了天宝德,道:“爹,没事吧。”

    天宝德在天心的搀扶下慢慢起身,顾不上拍打满身的尘土,忙道:“风逸没事吧。”

    那风逸哭哭啼啼的道:“都流血了,天心,你等着。”

    天宝德过去拉起他的手道:“莫哭,莫哭,小孩打架,小事,小事,走,我带你找族长去。”

    风逸一把甩开天宝德道:“拿开你的脏手,本少爷自己有嘴,不劳你去,叫你家天心等着,我风逸可是吃亏的主。”说完,捂着额头带着他们几个人跑开了。

    风紫筝稍稍愣了下,回头望了天心一眼,脸上流连出莫名的神情,最后还是一咬牙,转头跟着他们跑远了。

    天心见天宝德忧心忡忡,忙笑道:“爹,没事的,你也看见了,他们逼我还手的,你可要在娘面前多多给我求情。”

    天宝德苦笑一声,拍了拍天心脑袋轻叱道:“傻孩子,你娘还不是为了你好,走,我们回去吧。”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