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章一啼三界惊

三界战神最 第2章一啼三界惊

    腹中绞痛,风若水临盆之际,身边竟然一个亲人也没有,天宝德手忙脚乱的站于一边叨叨道:“你这破鞋,看你能生出什么野种来,我已让人通知你爹,接生婆马上就到,你这荡妇,小声嚷嚷。 ”

    风若水痛楚难当,听着天宝德一口一个野种,荡妇的,银牙一咬,只听见一声婴儿啼哭,这一声啼哭到也不怎么响亮,却是那么的清脆震撼,就连一旁叨叨不止的天宝德也是浑身一震,呆在了原地,注视着这个刚刚出世的小家伙,注视着这个只啼一声的小家伙,注视着这个一个筋斗翻转坐立于风若水腿间的小家伙。

    魔界黑暗之殿,众魔忽然被这一声啼哭震惊,隐俊不禁好奇道:“好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你们可否听见。”

    大魔身侧一狼翁也不禁奇道:“这婴孩是何来头,啼哭竟然似在耳边。”

    隐俊挥手让众魔镇静道:“大家不必多言,三界之大,奇事无穷,我自当查明此事,想来无忧。”遂下令,人间新生婴儿一律诛灭

    峪法山大鼎之下,真九羽被这一声啼哭惊醒,他仰天长啸:“原来真有异人降生,我三界有救了。”

    ……

    临涧村虽说不大,却也方圆百里,风海团团转转间猛然听得一声啼哭,他连忙开门相迎,门外却空空是也,可这分明是在耳边的一声啼哭,他楞在原地。忽然风氏惊慌着从里屋跑出来道:“老爷,生了个什么。”

    风海颤声道:“难道,难道你也听见了啼哭。”夫妻两人楞在原地。

    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听到了啼哭,大伙都矗立原地,随即纷纷议论开来。

    风若水只听得一声啼哭,看见楞在原地的天宝德,她吓了一跳,强挣扎着道:“癞跛,孩儿没事吧,怎么了,你别吓我,快,快,抱来我看。”

    只感觉腿间有什么东西钻过,风若水一撇头,只见一张傅粉般水嫩的小脸上一对似小刀裁剪出的新月弯眉,两只黑漆漆亮闪闪的大眼睛,这小孩爬到了风若水的脸前,小嘴一歪,竟然开口道:“妈妈。”

    天宝德恍然缓过神来,见此景象,大喊一声:“妖怪啊。”夺门一跛一跛的跑掉了。

    风若水看着这张精致的小脸,看着这个喊自己妈妈的一丝不挂的小人儿,她忽然楞在原地,呆住了。忽然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她抬手摸了摸婴儿的头,甜甜的哭了。

    小手忽然擦拭了风若水眼角的泪水,小嘴喊道:“妈妈,妈妈。”

    风若水一把抱住了小婴儿:“哎,你就是我的儿子?”说完,母子相拥,喜极而泣。

    风若水顺利诞子,风海举家上下一片欢悦景象,虽说二小姐名誉不在,已被逐出门第,但素日二小姐性子爽朗,为人豪迈,对待下人犹如亲人般不拘礼节,大家伙自是替她高兴,只是家法森严,老爷严令与之断绝来往,大家伙不便出手相助,今日见老爷夫人喜上眉梢,个个更是把压抑了许久的情绪都放开来欢呼雀跃。

    如此过了数日,除了风海,风家至风氏夫人起到烧火做饭的丫头,都曾悄悄的去看过风若水和她诞下的婴儿,大家无不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惊奇和赞叹,只有风海,表现的出奇镇定,他强压内心的好奇,对众人所为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骨肉相连,若自己逼的着急,只怕真要坏了若水和这婴儿的性命,如今木已成舟,只能把这一切的屈辱和疑惑寄托于流水的时间了。

    这一日,忽然大门外有人大声吆喝并伴有拍打门环之声,只见外人道:“族长风海可在?”

    风海急匆匆命人打开大门,只见来人身着朝服,肚圆面肥,双手叉腰,气喘吁吁的端坐于门前登马墩上,一见大门打开,两旁连忙有人将他使劲搀扶起来,这一副慵懒气短的滑稽之人偏偏佩了一把三尺钢刀,一柄刀鞘黄金闪闪,似纯金打造,上雕一副青山绿水少女图,虽不伦不类却也显的栩栩如生,刀柄处一颗斗大的宝石碧绿青翠,极是奢华夺目。身后有随从二十余人,清一色戎装扮相,个个倒是龙精虎猛。

    风海识得带头之人乃郡守步豹,忙拱手笑道:“步将军亲临弊庄,老朽一家有失远迎,还请移步庄内,风顺,看茶。”

    步豹唱了个肥喏,嬉皮笑脸,哈哈笑道:“老族长说哪儿话,我今天带将士里前来讨饶,心中万分过意不去,还望老族长看在你我相交数年,多多海涵。”

    风海心中讨厌,却面不变色,这步豹贪财好色,无奈族内诸多事情还需他多多庇护,自是得罪不得,他微一伸手:“将军先请,咱们自家人无需说两家话。”

    步豹随风海客厅坐定,这才道:“哎,老族长先别这么说,我娶不成你家二小姐,自然是我们福薄缘浅,我断然不敢与您这望族自称一家,我们还是两家人的好。”

    风海一惊,心中大呼不好,难不成有事情要发生,他忙赔笑道:“将军缘何如此这般说法,小女原本与将军天设地造,无奈我教导无妨,致使小女做出这伤风之事,苦了将军一片好心,我内心实在过意不去。”

    步豹见风海这惶惶恐的样子,不由的拍手跺脚的大笑起来:“老族长莫慌莫慌,我也只是故地重游,往事不由涌上心头,,二小姐音容相貌,时常萦绕我脑海啊,烦恼,烦恼啊,旧事不提也罢,免得我伤心流泪。”说完,真的拿起衣袖在那肥脸上擦拭了几下。

    风海见步豹阴晴不定,心中更是谨慎,他小心翼翼的端起茶碗道:“将军先请用茶,将军损失我自当弥补。”

    步豹举到嘴边的茶碗在听见风海话后,忽然停在了嘴边,他眯起那细缝一般的小眼,不动声色道:“好说,好说,我听闻老族长在后山深处取得一株千年紫熏草,不晓得有无此事。”

    风海一惊,那株千年紫熏是他历经惊险,在深山一只双翼黑狼口中所夺,为此族内不少修道者命丧狼口,据说此草灵性非凡,可添寿百年,此事只有族内四大长老和自己所知,不知道消息如何泄露,莫非四长老怕我风海占为己有,故意放出风声,不容他多想。只听步豹又道:“老族长不说话,难道果有此事。”

    风海忙道:“将军说笑了,如若真有此事,我岂敢隐瞒,我风家世代久居此地,后山广袤,妖魔横行,我等已百年不曾步入其中,何来此草。”

    步豹缓缓放下茶杯,用手玩弄这刀柄上那个耀眼的宝石道:“族长的话我姑且相信,听闻风二小姐近日产下一子,可有此事。”

    风海见步豹问起此事,心知有事,却又猜不透其中玄妙,只能道:“确有此事,不知将军为何过问此事?”

    步豹这时忽然起身道:“好,那就请族长将村内男女老少,不论大小,全部集结于打谷场,本将军有朝务在身。”

    风海也起身微一欠身道:“不知道,能否先行告知老朽。”

    步豹道:“你这是要我泄露朝务于你了。”

    风海慌忙道:“不敢,不敢。”

    步豹头也不回,推门而出,慌的风海忙紧随其后。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