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杀神永生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一章 并非怜悯

杀神永生最 第八十一章 并非怜悯

    “什么东西?”

    白枭感觉到未知的危险气息,某种灵体鬼物正在这里,而处于「人卒期」的白枭无法捕捉到灵体物质。虽然危险,但却不肯放过杀掉虞井如此好的机会。

    这次将狼人手爪对准虞井的胸膛,打算将心脏贯穿。

    “沈宜萱,杀掉这家伙吧。”

    “遵命,我的主人。”

    即将降下的狼爪被虞井手臂中生长的肉殂草给缠绕住。

    死亡气息缠绕的狼爪本可以轻松撕碎肉殂草。仔细看去,在肉殂草的根端之间还存在着条条诡异稠密的黑色发丝,正是这些黑色发丝的坚韧性导致狼爪无法将植物切割。

    “唰!”

    突然间,黑浊枪将压在虞井身体上的白枭腹部刺穿。

    白枭捂住腹部的同时,看向映在墙面的黑影,沈宜萱的手爪竟然朝着白枭的头颅抓来。

    “你!”狼人化的白枭不顾疼痛,强制将腹部的黑色长枪拔除,身体迅速后退。

    沈宜萱的手爪从白枭面部划过,留下五道满是鲜血的爪痕。不过,这种爪痕相比于腹部留下的枪洞根本算不上什么,黑浊枪的穿刺让白枭受到真正的严重伤害。

    原本被切去的虞井左臂重新通过植物体衔接而上,只要不是整只手臂被搅碎,利用植物体可以轻松将断臂续接。

    “呼,好险!”

    持着黑浊枪的虞井站立起身,活动着重新接上的左手臂。

    同时将外套脱下,长期戴在头顶的连衣帽也是同摘下,虞井头纯黑小碎发下的凌厉双眼死死盯着面前的白枭。

    与此同时,在虞井身后慢慢显现出位白色长衣的女人,两只手臂垂在腰间,还有两只白皙细长的手臂搭在虞井的肩膀上,甚至将脸蛋与虞井贴在起,伸出细长的舌头在空中挑动,眼神直勾勾地看向作为敌人的白枭。

    “你是「御鬼期」?不对,御鬼期的人学院不可能让你参加合宿……上次在食堂内以灵敏身法躲过我的攻击是因为鬼物的协助,没想到真的存在「人卒期」的御鬼者,但无论如何,你样会死在我手中。”

    白枭利用黑色死气将腹部伤口暂时止血,身法依旧奇快无比,再度朝着面前虞井这头猎物扑食而来。

    当狼人利爪抵达时,虞井以灵敏的身法侧身躲过,随后顺势脚踢在白枭的腹部位置。

    “咔嚓!”感觉几根肋骨断裂,白枭口鲜血喷出,身体被脚踢至别墅大厅的墙面。

    「阴尸之躯」的力量让虞井名列年级前茅,这脚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根本不给白枭任何机会,当此人撞在墙面还来不及反应的瞬间,虞井将手中的长枪贯穿白枭的狼人脚掌并,固定扎入地面深处。

    “嗷!”

    白枭因为疼痛阵狼嚎。

    虞井右手五指掐住白枭的脖颈,死死将其按压墙上而无法动弹。

    身后的沈宜萱已经将手爪陷入白枭的左右双臂的衔接点,只要对方动,手臂立即被切掉。

    局势瞬间变化,被压制的白枭从狼人形态退回至普通的人类状态。

    “杀了我吧,快点动手!不然等我找到机会脱身,肯定会第个杀掉你。”白枭有着自己的傲慢与尊严,绝对不会接受对手的这番怜悯。

    对于白枭而言,虞井早已起了杀心。

    若非沈宜萱的及时苏醒,虞井恐怕真的会化为白枭的爪下亡魂。

    而且不仅仅是针对于白枭的恶劣性格以及与互相之间无法化解的矛盾,笼统上看来,白枭之前签订着与未知势力的契约,今后很有可能发展为威胁帝华大学,甚至威胁世界的危险人物。

    但最终,虞井右手的尸爪却在白枭胸前停下,并非怜悯,而是有所考虑。

    虞井的眼神与白枭停留在同条直线上,“不能杀你,本次合宿有规矩,否则我将因为杀掉新生而被禁闭……正好我有件事情十分好奇,想要直面问问白枭你。”

    “梁教授不会让你关太久的,有什么问题快点,然后带我的头颅回去吧。放心,被他人杀掉的杀手是家族的耻辱,威廉家族不会因此而追杀你的。”

    虞井抓住关键点说着:“我本以为白枭你是个很有骨气的人,没想到会因为这种上的折磨而在在精神层面甘愿居于人下,杀掉你个懦夫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虞井的话语刺激着白枭内心最为脆弱而又执着的部分。

    白枭甚至不顾手臂被沈宜萱切断,奋力向前倾斜身体,近乎将狰狞的面庞贴在虞井面前:

    “你……懂什么!没有人能够凌驾于我白枭,契约只不过是我想要杀掉你而签下的。让我签下契约的人,我迟早会取下他的首级,让他明白想要控制我白枭是多么愚蠢的事情。”

    “个将死之人不配说这样的话,如果你能杀掉我,你的解释倒是不错。说实话吧,白枭,你不过是个失败者而已。”

    虞井的话语如同千根银针扎在白枭的心头。

    同时,虞井也悄然示意旁沈宜萱稍微松手,可真不能将白枭的手臂切断。

    “啪!”

    接下来虞井用全力将白枭按压在墙上。

    “我给你次活下去机会,而非怜悯,你配合我将制造酒店这切的黑暗制造者杀掉,然后再帮我杀只鬼物如何?”

    “哈哈……咳咳!我为什么要帮你?”

    “有关于你签订契约的事情,我会帮你保密。在我看来,我们两人之间存在的学校内部的小矛盾,而你有着更大的矛盾需要优先处理,毕竟现在的你只是个签下卖身契的奴隶。我想来你应该不想就这样不甘心的死去吧?毕竟整个家族都将因为你而蒙羞。”

    白枭面部肌肉抽搐而激烈跳动着,注视虞井的眼睛:“我今后只要找准机会就会杀你的,你确定要给我机会吗?”

    “只要在本次事件结束后,随意找上我,二十四小时恭候。”

    白枭顿时露出笑容,第次打心里承认面前这个男人,“哈哈!好的,原来父亲口中的‘劲敌’是这个意思。”

    虞井反手抽出穿刺白枭脚掌的黑浊枪,松开抵住白枭脖颈的手掌。但沈宜萱却保持着对敌的姿势,认定面前的白枭必须杀掉。

    “沈宜萱,松手。”

    “这个人很危险,感染死亡的人和我父亲十分类似。”

    “松手!”

    随着虞井的呵斥,沈宜萱才好不容易松手退至虞井身旁,但似乎十分不满虞井的决定,不像之前那般亲昵。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