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八二章 鲜卑军的目标

诡三国最 第五八二章 鲜卑军的目标

    鲜卑一只万人军,过阴山南麓,往南扑来,西河崔钧急发信使求援。

    平阳城内,府衙大堂之中,众人汇聚一起,商量对策。

    贾衢和徐庶主持,两个人正在围绕着西河郡和斐潜的平阳这一块的地形地势,还有鲜卑军队的可能进攻方向进行研讨,并且对于整体的兵卒安排,还有在那里建立防线,哪里设置岗哨等等一些细节的问题争论不休。

    大堂之内,气氛似乎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战争的乌云笼罩在上空。

    人们对于不了解的东西,总是下意识的会感觉到畏惧。

    就像是上古的时候,风雨雷电之类的自然之力,人们并不清楚究竟是从何而来,就开展出了神秘学,当雷声隆隆,闪电灼灼的时候,难免会心生恐惧。

    但是后来当知道了是怎么产生的时候,心中的那种畏惧感就大为减少了……

    现在的汉人对于鲜卑也是如此。

    因为打输过几次,所以现在比较没有了锐气。

    汉灵帝曾经也想着获得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评语,于是在鲜卑劫掠北地的时候,曾经策划过一次大行动,命令护乌桓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匈奴中郎将臧各率骑兵万余人,分别从高柳、云中郡、雁门郡出塞,分三路进攻鲜卑。

    浩浩荡荡的汉军出塞二千余里,结果被当时的鲜卑首领檀石槐命东、中、西三部大人率众分头迎战,大败汉军……

    汉灵帝毕竟不是汉武帝的那种执拗的性子,也没有汉武帝的底气,毕竟西羌的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因此也没有多少力量再去处理鲜卑的事情,因此对于并州之北这一块区域,就逐渐的内迁,因此荒废下来了。

    这一次鲜卑南下,斐潜让徐庶代为介绍具体的情况,自己却忽然有些神游天外,想到了另外的一个问题。

    历史上三国归晋之后,其实国力还并不是太糟糕,而是……

    斐潜在脑海中搜寻,嗯,八王之乱?

    其实华夏是非常注重历史的,读懂历史懂得去读历史的都是牛人,刘邦建国的时候还有一个七国之乱,司马这头笨马,居然不懂前车之鉴?

    怪不得后世的那些皇帝上位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搜罗各种罪名搞死开国大臣……

    斐潜的思维跳跃着。

    不过话说回来,鲜卑其实对于汉人也是极其恐惧的,就像后世清兵入关一样,许多少数民族都是一样的想法,汉人他娘的人数太多了,怎么办?

    杀!

    比如北魏,不要以为有个孝文帝改革就证明鲜卑贵族对汉人百姓很好了。北魏军队打仗的时候,常把非鲜卑族军队放在前面冲锋,鲜卑骑兵在后驱逼。

    比如清朝,不要以为电视上四阿哥五阿哥演员帅就觉得对原住民很好了。清兵入关的时候,许多小辫子就是抱着就是杀光抢光烧光的想法,然后再带着财物回到东三省去的。

    ……

    “中郎?”徐庶看着似乎神不守舍的斐潜,不由得有些忐忑的叫道,“中郎……可有何事担忧?”将帅乃是军中之胆,将帅没有斗志了那可真的并不是一件好事,斐潜斐中郎怎么这个样子……

    斐潜“哦”的一声回过神来,环视一周,看着众人都在盯着自己,呵呵的笑了两声,说道:“没事,想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包括徐庶在内的众人都是默然。

    “好吧,好玩的事情以后再说,先说正事,”斐潜的厚脸皮又怎么会受这点目光所影响,当即不忙不乱的说道,“……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何北地屡屡失陷,无法坚守?二则为何出兵塞北,多以败终?”

    贾衢忽然有些感悟,在心中感慨,果然不愧是斐中郎,众人还在考虑如何应对这一次鲜卑南下的时候,斐中郎居然在思索对于北地的整体方针策略了,看来自己的思维问题的方式方法还有待提升啊……

    斐潜也没有端什么架子,直接就说道:“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如果有什么不足的,大家再补充。北地贫瘠,地产不丰,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修城驻军,耗费粮饷,此为其一。塞北严寒,孤军深入,不识地理,不明气侯,粮草无继,兵卒无援,故而常败,此为其二。诸君有何补充?梁道、元直?”

    贾衢点点头说道:“胡人多马,来去如风,追之不及,固城则失野,出战则失利,此为弊一;其二,胡人南下多择秋时,罗掠禾苗,断吾粮饷,此消彼长之下,疲军惫民亦难免矣。”这个是贾衢针对于北地难以坚守的说明。

    徐庶接着说道:“朝廷举兵,号令之下,汇集、调拨、整军、起行,往往耗费数月,战机已失,胡人已退,其将为求战功深入大漠,急切之间多半中伏而败。”这是徐庶对于第二个问题的补充。

    斐潜又看看其他的人。

    黄成、徐晃和马延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说的。可以理解,神作书吧为一个将领,战场之上临机决断是统兵的主场,而大帐之中运筹则是谋士的主场,这一点黄、徐、马三人也是分的清楚的,所以都没有说什么。

    杜远、枣祗和太史明也没有说些什么。杜远主要负责后勤粮草,枣祗主要专精于农桑耕神作书吧,太史明过来就是管辖工匠的,列席是表示一种重视,但是像这种战略上的东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点子,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多说什么。

    斐潜点点头,继续说道:“羌、匈之辈,名虽支持,实多袖手,顺强戮弱,只求势利,不言道义,故而,此战需胜,否则生变。”现在虽然说白石羌和南匈奴或者是因为贸易的关系,或者是因为战略联盟的关系,似乎来说还算是不错,但是那是建立在斐潜所代表的这一支军队足够强大的基础上的,如果被这两个发现斐潜连一只鲜卑偏军都打不赢,估计整个的立场就会瞬间的转变。

    这个问题众人都是清楚,因此也都点头同意,没有什么异议。

    斐潜轻轻敲了一下桌案,然后说道:“鲜卑之军,定然至此!”

    站在鲜卑人的立场上进行考虑,不管是为了钱财,还是为了物资,甚至是为了报复斐潜奴役鲜卑俘虏的仇恨,都必然会杀到这里,不一定会进行决战,但是劫掠和削弱斐潜地盘上的庄稼收获,打击斐潜军队的士气,鲜卑人肯定是百分之一千的会做的。

    徐庶和贾衢对视一眼,忽然都笑了笑,忽然感觉事情明朗了许多,既然肯定了鲜卑人的目标,那么这群人还能任其随意来去不成?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