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八一章 没意思的工作(月票7/26)

诡三国最 第五八一章 没意思的工作(月票7/26)

    关于枣祗出使袁绍的事情,斐潜已经和枣祗说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就是让枣祗本色演出一下,带些礼物表示一下对于袁绍的尊敬而已,毕竟现在和袁绍并没有任何的交恶,又暂时不存在什么利益上的冲突,所以说这个任务并不是太难。

    但是今天,斐潜带着枣祗和太史明出了平阳城,往北走,并不是为了出使的这一件事情,而是斐潜想和枣祗、太史明两个人单独的谈谈。

    这两个人其实在斐潜这里的非常的重要,是斐潜整个大蓝图当中至关紧要的两个环节,一个管农桑,一个管工匠,这样斐潜才有办法将更多的时间抽出来去经营谋划整个的局面,而且农桑和工匠,对于现在来说,其重要程度同样不亚于兵事……

    沿着平阳的道路往永安方向,在昕水河畔,就建有一个庞大的营寨,岗哨林立,戒备森严,这里就是斐潜的工房所在之地。

    斐潜带着枣祗和太史明站在工房营地外面,看着工房的寨墙,也望向远处水渠旁的稻田,忽然说道:“众人多以汝二人所神作书吧者,皆无趣也……”

    没等枣祗和太史明反应过来,斐潜继续说道,“一为农者,终日黄泥为伴,一为者……噫,匠者,毕生以铁具为伍,皆非舒意也。常有人言,立于世间,当舒胸志,战以谋略兵法,政以教化立言,方为正途……”

    不仅仅是汉代的某些个别的人,就连后世当中也有好多的人也是怎么认为的。

    三国么,自然就是要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带三十个兵卒横扫三十万的那种,才叫做三国,整天一些儿女情长,鸡毛蒜皮,研究发明的,能叫三国么?

    搞后勤算粮草,进行工匠研究多没意思啊,只有两军对阵,杀来杀去,你放一把火,我泼一瓢水,那才有意思……

    就好象后勤兵就不是士兵,只有特种兵才叫做兵一样。

    谋略和武勇重要么?

    当然。

    但是资源和技术同样重要。

    什么叫“一汉顶五胡”,就是凭借着冶金技术对于匈奴的全面压制,才打出了各方面的暴击,而不是汉人比胡人有更强悍的武勇和更聪明的谋略……

    其实这一点斐潜找就在太库当中的一些书籍记载当中看出来了,汉代和匈奴之战,严格说起来匈奴并不是被打败的,而是被活生生的拖死了的,匈奴在汉武帝长达三四十年的战争当中,被从强大拖成了弱小,从一个强横无比的部落联盟拖得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到最后汉人穿着铁甲提着精炼的环首刀冲上去,而匈奴最后连一套破烂的皮甲都凑不齐,还有要拿骨头做箭头……

    这就叫做一汉顶五胡。

    而在此之间的正面战争,嗯,汉人其实并没有占据多少的便宜,也没有多少的谋略得以实现。

    平城之战,惨败。

    马邑之战,被提前识破。

    然后第一次正面打败匈奴是在元光六年冬,遣代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出代,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

    卫青至龙城,获首虏七百级。

    这七百级,多是卫青这一路获得的,另外三路不是被杀败,就是迷路……

    随后的战役也基本上是这样,各有胜负,汉军整体刚开始算下来还是杀敌一千,自损千二,有好几次甚至正如军队都被匈奴吞没……

    “右将军苏建亡军,独自脱还,赎为庶人。”

    “李广杀匈奴三千余人,尽亡其军四千人,独身脱还……当斩,赎为庶人。”

    “浚稽将军赵破奴二万骑出朔方击匈奴,不还。”

    “骑都尉李陵将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北,与单于战,斩首虏万余级。陵兵败,降匈奴。”

    “因将军公孙敖万骑、步兵三万人出雁门……敖与左贤王战不利,皆引还。”

    “贰师将军广利将七万人出五原……广利败,降匈奴。”

    难道这些带兵的将领们就没有谋略,没有武勇么?

    而斐潜面对的是大草原上新型的新一代的霸主,取代了匈奴的鲜卑部落,仅仅就靠谋略就能将鲜卑击败了?

    开什么玩笑。

    并州本身人口就不多,若是再在战争当中消耗掉太多的元气,不管是现在针对于鲜卑的防御,还是未来,都是一件悲惨的事情。

    斐潜神作书吧为领路之人,自然是需要看得更远,想的更多,在正式的将权限交出去之前,自然是要明确一下两个人的态度,别只是一时的冲动,然后过一段时间后悔了,这样不仅是误人,也是误己。

    枣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说道:“上古之人,厥地生民,薪柴篝火,方维后稷。舜既躬耕,禹亦稼穑,庄禾茂茂,卉木荣荣。孔鄙樊须,不履田园,困于陈蔡,七日不食。家国耕神作书吧,勤则不匮,儋石不储,赋税何有?兵饷何来?吾欲遵节,黄泥为伍,青苗为伴,劝农进桑,终不悔也。”

    斐潜也没有任何的评价,而是郑重的向枣祗拱手为礼,表示对其志向的敬意。

    枣祗也正容还了一礼。

    一旁的太史明此时才说道:“吾……才不如世叔士元,智不如兄长元直,敏不如兄长子敬……”

    枣祗在一旁微微拱拱手表示谦虚。

    太史明继续说着:“……决胜千里,运筹帷幄,明也曾想过,然非吾所长也……自幼曾观家父与家兄扶犁而耕,见其辛劳,曾夸言将神作书吧一物,可免其劳……中郎请宽心,明非哗众之人,也愿与钢铁器具为伴,若能惠及后人,亦可慰足生平矣……”

    太史明讲的短短徐徐,也不像枣祗那样的文采,但是意思却是一般无二,斐潜也郑重的向太史明行了一礼,然后对着枣祗和太史明二人说道:“无农则仓无粮,无工则器不利,善战者未有赫赫之功,吾当择日拜授二位农、工之印!”

    正说话间,忽然远远的在北方有一骑狂奔而来,在烟尘当中,隐隐的看出似乎是驿站里面专门来传递信息的驿卒……

    斐潜心中不由得一紧,难道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