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七零章 囧在人途

诡三国最 第五七零章 囧在人途

    “曹孟德要走了。”郭嘉摇着酒葫芦,睁着有些迷离的眼说道。

    荀坐在一侧,捧着本书,闻言稍微侧了一下头,说道:“嗯,怎么了?”

    “我想去看看。”郭嘉说道。

    荀放下了书简,说道:“可是东郡不是什么好地方。”

    兖州,现在闹黄巾很厉害。之前不管不顾讨伐董卓的后遗症逐渐的显现出来了,兖州是酸枣联军内的主力,而被调走的郡县兵卒也就导致了原本兖州青州一代的黄巾贼重新有了一口喘气的机会。

    刘岱对于兖州的控制不力,同时和原刺史桥瑁之间的争斗终于发展到了不可调和的阶段,刘岱借军粮不利的理由杀了桥瑁,但是谁都知道其中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因此兖州的当地士族也对于刘岱并不是非常的欢迎和配合,致使很多时候刘岱都陷于被动,就连黄巾贼活动的范围和区域,也因为种种的限制,并不能在第一时间内得知……

    当然,桥瑁死后,刘岱也封了一个王肱做东郡太守。此外还有一个董卓封的,现在又多了一个袁绍封的。

    所以荀郑重的说道:“曹孟德虽说也是颇有雄姿,但是毕竟先天不足了些……所以,你确定?”

    荀和郭嘉其实已经在冀州待了一段时间了,见过了袁绍,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当然袁绍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严格说起来,袁绍身边的谋士已经不少了,袁绍不但平衡这些谋士,而且还借助这些谋士之间的那种相互比拼来进行谋划和扩张,现在已经是做的非常好了,换成谁,都没有办法像现在袁绍这样,从一个官二代,在短短一年之内,不仅仅拿下了整个的冀州,而且还在瞄着幽州和兖州……

    袁绍这种战略眼光和鲸吞天下架势,的确非常的吸引人。

    但是曹操有什么呢?

    除了几个家族兄弟,和一些家族子弟兵之外,什么也没有。

    郭嘉放下了酒葫芦,说道:“曹孟德不喜欢袁车骑,我正巧也不怎么喜欢,所以,就看看呗……”

    荀默然,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袁绍神作书吧为天下冠族的表率,自然不可能屈尊去做一些小事的,否则屈尊多了,自然就失去了原本的威严和气度,这自然是袁绍万万不可以接受的。

    但是奈何郭嘉又是才情极高的,才情高,难免就心气极高,自然也不肯为了一点俸禄,就去捧袁绍的脚,当然就更加的不可能去迎奉什么郭图、审配之类的人。

    自然而然,郭嘉就遭受到了冷遇。

    “那你要怎么去?”荀问道。

    郭嘉哈哈的笑了几声,忽然站起身,举着酒葫芦,有些醉醺醺的说道:“从现在起,我不姓郭了……”

    xxxxxxxxxxxxxx

    曹操上下打量了这个披头散发的人几眼,沉声说道:“汝为何人?”

    “某姓戏,名志才也,为一行商尔。”披头散发,还带着一股浓浓的酒味的戏志才懒洋洋的说道。

    “戏志才?”曹操喃喃的重复了一声,两个字的名,在汉代现在的观念里面,多数都是意味着贱名,而且还是一个商人,“可有字?”

    “无字。”戏志才回答道。

    曹操不由得瞪了一下眼。

    一旁的卫觊也皱了下眉,有没有字他倒是不怎么在意,但是对于有些洁癖的他来说,像戏志才这样邋遢的形状,简直就是让其感觉有些恶心,不由得脱口而出:“怎能无字?”

    这年头,没有字比两个字的名更加的问题严重。

    字,一般是长辈授予,多半和名字相关,也有表明心愿,表示祝福等等的含义。没有字,就说明要么是没有师承,要么没有家族长辈,而不管是哪一种,都意味着戏志才是野生的人物……

    戏志才仰天哈哈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志比天高,命比纸薄,要志何用?不如无志。”当然,此志非彼字,当然在场的人都懂。

    卫觊微微一笑,说道:“贾沽之徒,竟也言志?”一个小小的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商人,居然还说什么志比天高,这特瞄的是来逗我的么?

    戏志才甩了甩袖子,说道:“陶朱公佐越王卧薪尝胆,方有灭吴之功;吕相国助子楚邯郸献女,才有嬴政始皇;此二人皆为无志耶?”

    卫觊顿时被噎了一下。

    曹操哈哈一笑,替卫觊结了围,说道:“果然妙人也,还请就坐。”

    戏志才拱了拱手,斜斜坐下,曹操也毫不在意。

    曹操问道:“不知……呃,志才,此番前来,欲贩何物?”本来是要叫字亲切些,结果没有字,只好称呼其名。

    “笔墨而已。”戏志才说道。

    曹操微微眯眯眼,问道:“这笔……如何言之?”

    戏志才懒洋洋的说道:“毫毛茂茂,陷文不活。”

    曹操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稍微往前倾了倾身躯,接着又问道:“那墨……又如何说?”

    戏志才伸手在怀里搓了搓,似乎是在抓虱子,有像是在揉着什么泥丸之类的东西,看得一旁的卫觊直皱眉,然后才说道:“墨悲丝染,不可不慎。”

    曹操丝毫不介意戏志才的无礼举动,欣然的一击掌,说道:“妙也!”

    旋即曹操又说道:“今东郡纷争,不知先生可有以教?”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戏志才慢悠悠的说道。

    曹操念了几遍,然后说道:“操愚钝,不知其意,先生可否详解一二?”

    戏志才哈哈的大笑起来,抓了抓乱发,说道:“曹公休要说笑……若真不知,为何遣人宣扬济南之事?”

    曹操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反驳,而是起身郑重的向戏志才长揖到地,说道:“操请先生出任东郡从事,还望莫要推辞!”

    戏志才略略沉吟了一会儿,忽然说道:“可有酒否?”虽然说的是酒,但是实际上却是说的另外一件事情……

    曹操一愣,忽然哈哈的大笑起来,说道:“若先生能来,定有好酒!”

    “如此……”戏志才起身,在曹操面前下拜,“志才拜见曹公!”

    曹操连忙上前一把扶起,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卫觊默默的低下了头,藏着眼中流出出来的一道寒芒……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