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194章 绞肉机

历史扳道工最 第194章 绞肉机

    看到孙珲斩杀了黑袍武士,金兵立时骚乱起来,孙珲看到那名肩带着海东青的金军将领也面变色,打马向阵后跑去。

    孙珲没有腾身跃起去追他,而是大步前,将陨铁长刀交于左手,用右手捡起了黑袍武士的马槊,向着那名金军将领奋力掷出。

    他这掷使出了全力,金军给孙珲的砍杀吓得乱成团,根本没有人去顾及那名金将,孙珲的这掷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马槊发出刺耳的呼啸,直向那名金将的后背飞去,那名金将的两名护卫极是忠勇,见状猛地腾身扑过来,用自己的身体遮挡那名金将,只听“哧”的声,长长的马槊直刺入名护卫的胸膛,透背而出,又刺入另名护卫的胸膛。

    看到这幕,周围的金军骑兵完全呆住了。

    马槊连穿两名护卫之后,去势未尽,由于给两名护卫的尸体压低了,马槊带着两具尸体继续向前飞刺,正中金将座下战马的屁股,战马吃痛,扬起前蹄,大声的嘶叫起来,将那名金将掀翻在地。

    金将重重坠地,给摔得盔歪甲斜,头昏眼花,肩的海东青也飞掉了,他正要起身,柄乌亮的长刀飞了过来,有如刺豆腐般,刺穿了他胸前的护心铜镜,直没入他的胸膛。

    金将呆呆的看着胸前的长刀刀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随同完颜宗望的大军路杀来,过关斩将,势如破竹,也曾亲手阵斩宋军兵将,但没想到会在今天的追击宋军溃兵的战斗中遭到这样意外的可怕打击。

    其实不光是他满心震骇,随从的金军骑兵也是和他样的感觉。

    自打南下侵宋以来,他们就没吃过这样的败仗,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杀神。

    两名护卫大哭着奔来,用力的扶起了他,这时浑身是血的孙珲猛地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的面前,双手各持柄沾满了鲜血和脑浆的竹节钢鞭。

    两名金军骑兵从孙珲身后猛冲过来,挥刀斩向孙珲,孙珲头也不回的挥动双鞭格挡,两名金兵手中的长刀立时断裂,孙珲身子沉,双鞭横扫,正中两匹战马的前蹄,两匹战马哀鸣着倒地,两名金兵翻身落马,没等他们起身,孙珲双鞭已至,正中二人头顶,二人登时给打得脑浆迸裂,扑倒在地。

    “呵呵,以前还真不知道,用这竹节钢鞭敲脑袋瓜子,手感超好,怪不得那么多人爱用这玩意儿。”孙珲看着面前簌簌发抖的三个人,冷笑着起身。

    两名护卫绝望的对视了眼,举刀向孙珲猛扑过来,孙珲双手扬,双鞭飞出,正中二人前胸,鞭首透胸而入,发出骇人的骨胳碎裂的声响,二人身子后仰,摔到在金将身边,气绝身亡。

    孙珲来到面容已然因为恐怖而变得扭曲的金将面前,伸出手握住陨铁长刀的刀柄,将长刀拔了出来。

    金将的胸前涌出了鲜血,嘴里也是鲜血狂喷,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却给满口的血呛着了,句话也说不出来。

    孙珲挥刀将他的头斩落下来,结束了他的痛苦。

    看到孙珲斩下了这名金将的头颅,金军骑兵们发出了惊骇的喊叫,好多人拉着马团团转,面对孙珲个人,竟然没有敢冲过来为那名金将报仇的。

    就在这时,突然间几支箭射了过来,其中有支箭正中离孙珲最近的名金军骑兵的脖子,将其射下马来,孙珲看到这幕不由得愣,他转头望去,赫然看到冰面几个宋军弓手正奋力的张弓搭箭向这边射,另有十几名步卒在冰面叫喊着向这边奋力奔跑,显然是受了他刚才人血战金兵的激励,返回来助战来了。

    但从这些弓手射箭的准头和力度来看,比起金兵来,似乎有着不小的差距。

    几名宋军步卒冲到了岸边,此时金军骑兵在孙珲这个煞神的打击下已经斗志全无,他们本来是在战胜袭营的宋军之后来这汴河虐杀宋军逃卒找刺激的,但却没想到吃了大亏,而在发现宋军开始反击之后,便要调转马头逃跑,但看到冲过河面的宋军只有数十人,又起了轻视之心,名金军头目指令小队骑兵攻击孙珲,为死去的金将报仇,另外的骑兵则向冲岸的宋军士兵发起攻击。

    孙珲看到金军仍然不退,杀心大起,他大吼声,挥动陨铁长刀,直向金军骑兵冲去。

    孙珲捡起名金军士兵丢下的盾牌,边以盾牌护身,边挥刀斩向金军骑兵座下战马的马腿,他身法灵敏,动作奇快,好似台奔跑的绞肉机,在他的连番快斩之下,冲来的金军骑兵纷纷倒下,没等他们站起来,便给孙珲刀削掉了脑袋。

    孙珲发现了这是种高效率的收割金兵人头的方法,便继续施用,时间杀得金军人仰马翻,遍地脑袋乱滚,那些本来处于劣势的宋军步卒和弓手压力大减,斗志也渐渐昂扬起来,他们边结队冲杀,边努力的向孙珲靠近,显然把孙珲当成了中心。

    孙珲不停的砍杀着,吼叫着,不断有鲜血泼溅到他的头,脸,身,是人血还是马血,他都已经不在乎了,身穿的那件剥自尸体的单衣已经给鲜血浸透,粘在了身,光着的下边身子完全粘满了血污,他的身边到处都是尸体,热热的血浸软了河岸的土地,脚下满是黑红色的泥浆,以至于他奔跑冲杀之时,双脚有如踩在了沼泽里,滞碍了他的速度。

    又名金军骑兵向孙珲猛冲过来,孙珲看到这是名手持长矛的轻骑兵,他伏在马,放平长矛,想要借助战马的冲击力将自己下刺穿。孙珲冷笑了声,迎前去,刚刚有好几名象这样的金军骑兵向他发动样的攻击,但都给他轻松的砍掉了脑袋。

    在对方猛冲过来之际,孙珲这次没有用刀去砍马腿,他想要戏弄下这个看去象是个小头目的金兵,猛地从对方马首左侧腾身跃起,躲过对方的长柔刺击的同时,用手中的盾牌猛击这名金军骑兵的脸。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