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154章 远古遗存

历史扳道工最 第154章 远古遗存

    希姆莱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他在组建党卫军之初,便明确规定,只征召那些身高在5英尺9英寸以上、金发碧眼、受过良好教育、具有纯正雅利安血统的年轻人。在选拔党卫军军官时,个最基本的条件是要求被选拔者能够证明自己的家族自1750年以来未曾与其他种族通婚。生物学上的淘汰这样真正的、野蛮的基本原则,也被适用于党卫军成员的未婚妻。希姆莱于31年12月31日颁布的订婚和结婚命令中,党卫军成员举行婚礼前必须由党卫军人种局对未婚妻进行生理检查。只有当恋人“健康、无遗传疾病和至少是同等人种”时,这位“党卫军国家领袖”才颁发结婚许可证。得到同意后这对党卫军配偶将继续受到监视。繁殖后代是义务。没有孩子的党卫军成员会被扣除部分军饷——种隐形的生育奖。希姆莱甚至非常认真地计划,命令结婚5年而没有孩子的党卫军成员离婚。他要“培育人类”,他在演讲中不断强调,“将日耳曼人种”重新“培育得纯洁”。他向海军军官们解释说:“我给自己下了这个实用的任务,要通过对外表形象的挑选、通过不断加压、通过无情的、残酷的挑选和通过消灭弱者和无用者,培养个新的日耳曼部落。”个人愿望、爱情、个人的幸福——人类尊严和文明的这些中心点——在此不起用,被视为“多愁善感”或“颓废的”。希姆莱的妄想惟的目的就是保持和改良“人种”,将雅利安人这样的“优秀”人种进化为具有超常能力的新人类。

    “根据对历史文献的研究,亚特兰蒂斯遗族遍及世界各地,而这次我们的领袖要去的地方,就是位雅利安神族武士的陵墓。”瓦德尔想起那次地下的危险经历,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是位什么样的武士?”沃兰特问。

    “历史上关于他的记载很少,传说他力大无穷,杀死过巨人,能够降伏猛兽,还能够未卜先知,提前预测出敌人要对他采取的行动,然后杀死敌人。”瓦德尔答道,“而且据说他拥有长生不老的法术。”

    “那他为什么最后还死了?有了这座陵墓呢?”沃兰特有些好笑的问,他搜遍自己脑中的历史知识,也无法将他所知的任何个历史人物和这个人对上号。

    “是啊,据说人们把当他成了神明侍奉,但有几个年轻男女认为他不是神,而是妖魔,于是想办法杀死了他,也可以说和他同归于尽了。至于用的什么办法,现在还不知道。”瓦德尔答道,“他死后,人们为他修建了座豪华的地下陵墓。”

    “而这座陵墓的位置,恰好处于德**队和俄**队的阵线之间,是吗?”沃兰特明白了过来。

    “是的。”瓦德尔点了点头,“您是怎么知道的?”他好奇的问。

    “因为那个位置,是我通过星象算出来的。”沃兰特答道,“领袖曾给过我张古代星图,让我测算它代表着什么,我算出了它隐藏的秘密,是些奇怪的线条,但将这些线条组合起来后,就是张地图,上面指示了个具体的位置,只是我看不出这是哪里的地图,领袖说他有办法,可以让精通地理的军人来辨认。我当时没有多想,这个位置,竟然会在战场中。”

    “我想,这也许就是领袖把你带来的原因。”瓦德尔笑了笑,“也许我们在陵墓中,还会发现你能派得上用场的东西。”

    “也许吧。”沃兰特说着。打开葡萄酒瓶,给瓦德尔和自己各倒了杯,他放下酒瓶,拿起酒杯,将里面看起来有如鲜血的液体饮而尽。

    从沃兰特那里出来后,瓦德尔自己往回走,他的住所离这里不远,但乡村道路崎岖不平,他只能脚深脚浅地走在土路上面,脑子里还在想着那只形象模糊不清的的动物。

    那天杀掉了他几乎所有部下的动物。

    按照那位喇嘛的说法,这个动物源于西藏的座山上,但是这个老头子又故意语焉不详,似乎有所保留。单以这个动物的能力来讲它应该具有很强的迁徙能力,如此说来应该在很多地方都会出现才对,为什么人们直都没有记录?难道它的躲藏真的直那么成功?或者只是自己和“祖先遗产协会”的人还没有找到这样的纪录?

    瓦德尔走到了座东正教堂门口,发现大门上挂着把锈锁已经年旧失修的样子。这座教堂看起来有年头没人来了。他抬头看了看大门上的黑漆漆的十字架,难道达尔文的进化论之外还有别的造物捷径?这种想法倒也没错,人类直以来都在试图创造新物种,比如宠物犬和花卉,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人类都尝试过。但是,这些只是冰山角而已,如同无穷无尽的天书,孟德尔为了研究杂合体的豌豆就用了8年时间,站在何种高度的智慧才能彻底读懂天书且运用自如呢?

    天色渐晚,瓦德尔想转身离开这里,他向落日余晖中的尖顶投去了最后瞥,这座乡间少有的沙皇时代的旧建筑上的,些造型幼稚可笑的雕像吸引住了他的目光。这些似是而非的雕像他以前见的多了,他少年时代便酷爱研究西方建筑,他知道哥特式建筑的顶层四周会有四只张大嘴的动物形像为排水口,只是他从未注意到那座地下陵墓中噬人无数的动物竟然蹲伏在这里。想到这里,瓦德尔突然触动到了心事,他不禁皱起眉头多看了几眼。

    瓦德尔突然冷笑了几声,然后自言自语道:“原来事实竟然如此的荒谬,人类直就知道它的存在。”他语气里似乎还略带了几分自嘲,事实上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这个尖顶上的造型,必然是处于位手法拙劣的乡间雕刻家,这只动物咧着张笑脸,象人样傻笑着看着瓦德尔。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