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玄幻书籍 → 异世狂少最新章节 → 第一千零七十章再见武圣臂

异世狂少最 第一千零七十章再见武圣臂

    第一千零七十章 再见武圣臂

    第一千零七十章 再见武圣臂

    天宏少爷无精打采的轻叹口气,那不甘心之摸样,看得武狂一阵翻白眼,“呵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之前你不是还对凌飞很有意见呢,怎么现在反倒是为他鸣不平起来了。 ”

    “我并没有为他鸣不平,只不过不甘心这样一个天才竟然毁在两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手中罢了。”天宏少爷轻叹口气,嘴角噙着淡淡笑意。其实他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他和凌飞不管有多少恩怨,那都是他们之间的私事。但是现在却是事关北部分宗能否重回辉煌的大事,两者之间的轻重他还是能分的清楚的。”

    天雷子缓缓站起身,目光扫向比试台之上的四人,“恭喜四位成功闯出雷神空间的弟子,你们晋阶成为了这次宗门会武的四强,拥有着争夺这一届宗门会武冠军的资格。”

    “而接下来的冠军之战,和之前雷神空间考验一般,没有任何的规则。不管你们将会如何的作战,当最后一人还能站在战台之上的人,他就会是这次宗门会武的冠军!”

    “哗!”

    周围一片哗然,众人都是心头震动!这最终的决战竟然没有采用常用的比试台一对一的交战,而是依然如同和雷神空间考验那般的没有任何规则。难道宗主大人想要将这宗门会武的最会决战变成一场乱战吗?

    比试台上空,四道人影目光都是微微一闪,双眸中都是有些震惊之色。明显他们也是没有想到宗主最终竟然采用这样的方式,来进行中和最后的冠军之战。

    “规则已经宣告完毕,那么接下来便是这一届宗门会武真正的重头戏,冠军之战!”

    伴随着天雷子此话一落,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战台之上的气氛,陡然间变得火热起来。。

    所有人都是瞪大着眼睛盯着比试台,他们很想知道,这最后的冠军争夺战,他们四人究竟会如何开局。

    而在那万众瞩目之下,雷无间与琴清对视一眼,皆是微微一笑,旋即两人身形一闪,各自出现在一个比试台上。

    琴清目光直射向天空上面色阴沉的瞿颖,双眸中有着阴冷笑容浮现出来。

    “瞿颖,我知道你一直在等着为凌飞报仇,那便来吧!”

    天空上,瞿颖与风晴雪对视一眼,旋即螓首轻点,其娇躯一动,便是落到琴清所在比试台上。

    琴清所言不错,瞿颖早就等着和其交手。她知道自己和雷无间之间实力有着一些差距,所以,她和风晴雪早就有过商议。雷无间交给她来对付,至于琴清则是她的。

    站在比试台上,瞿颖那带着一些阴森的清澈双眸,则是看向了前方那一道清秀身影,旋即她手中长剑斜指地面,那素来安静的俏脸上。在此时有着浓浓的杀意流露出来。

    “呵呵。看来你对我的恨意很大啊。我不就是偷袭了一下凌飞嘛?你没有必要有如此大的反应吧?”琴清也是察觉到了那从瞿颖体内散发出来的杀意。当即眼神一凝,淡漠的笑道。

    “我对你的恨意和凌飞无关,只不过宗门会武乃是雷灵宗神圣之事,像你这中卑鄙无耻之人,根本不配染指。”瞿颖眸子盯着琴清,轻声道。

    “口气倒是不小。竟然说我不配染指,你以为你是谁啊……”琴清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哼,你不是说我不配染指吗?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是如何取得冠军之位的。”

    瞿颖那一对深邃漆黑的的眸子,阴森之色一闪而过,“只要有我在,你和这宗门会武冠军之位注定无缘。也罢,不和你这种只会施展阴谋诡计的卑鄙小人多言,准备出手吧。”

    说罢,瞿颖那深邃的眸子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闭合起来。

    嗡!

    就在她双目微闭时,她手中的长剑剑顿时爆发出惊天般的剑吟之声,铺天盖地的剑气散发开来,将其周身直接笼罩。

    嗤嗤。

    坚硬无比的比试台,在剑气肆虐之时竟是在突兀的出现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痕迹。

    瞿颖玉手微抬,手中的长剑剑锋,遥遥的指向琴清。前方的空间仿佛都是有些无法承受这种凌厉剑气,竟然被直接撕裂出一道道缝隙。

    琴清紧紧的盯着瞿颖玉手中的那一柄长剑,自那其中散发出来的凌厉剑气,即便是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依然让她皮肤瑟瑟生疼。

    琴清面色渐渐凝重,看来之前还真是有些小看这个瞿颖了。此时其常见之上所显露的剑气之强,就算是他都感受到一抹浓郁的危机。

    “想不到你的剑道竟然强悍如此,看来因为之前凌飞的光芒实在太过耀眼,所有人都有些小看你了。”琴清冷笑道。

    而面对着琴清的冷笑,瞿颖却仅仅只是冷哼一声,并未给予任何的回答。只是那微闭的美目陡然睁开,随即,其莲步轻移,手中长剑轻轻一颤,便是对着琴清刺去。

    嗖!

    瞿颖这一剑看似随意,但所造成的动静,却是让得无数人为之骇然不已。只见得那弥漫整个比试台的凌厉剑气,仿佛直接是在此时凝聚而来,随着长剑的刺出,化为一柄足有百丈的剑影,唰的一声,便是穿透百米了空间,出现在了琴清面前。

    剑影所过之处,地面之上立即出现一道数百米长的鸿沟,而其上原本稳定的空闲都是出现剧烈的扭曲。

    琴清见到那暴刺而来的剑影,眼中也是一片凝重!看到其出手,此时她对瞿颖已经收回了轻视之心。这个一直隐藏在凌飞的光芒之后的女人,她能够一路走到这里,必然有着其过人之人。她一路走来,目的自然是为了宗门会武的冠军宝座,她自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轻视之心,让其丧失大好的机会。

    “魔音浪!”

    琴清脚掌一点,身形便是暴退,途中其玉手向后一弹,一步古琴便是出现在其手中。玉手飞速在琴弦之上波动,旋即众人便是察觉到天地间的元力仿佛都是被其琴音所驱使一般,开始剧烈活动起来。

    轰!

    天地元力犹如波涛一般飞速汇聚,直接是在其面前化为了一道千丈庞大,不断起伏的元力巨浪。

    轰!

    元力波浪刚刚成型,那凌厉无匹的剑影已是暴刺而来,毫不犹豫的重重点在那不断起伏波动的元力浪花之上。

    嘭!

    一阵低沉闷响声响彻而起,在剑影刺入元力波浪之中刹那,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立即近乎疯狂的扩散开来,周遭的空气,直接是被生生挤压得爆炸开来,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响。

    琴清环抱古琴,其目光紧紧的盯着那雄厚的元力巨浪,下一霎,他面色突然一变。

    扑哧!

    一道道的密集的裂纹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从那巨大的元力巨浪之中弥漫而开,旋即只听得扑哧一声,一道剑影便是直接洞穿了宽厚足有千丈的元力巨浪,最后狠狠的轰在了躲避不及的琴清横在身前的古琴之上。

    嘭!

    琴清的身体直接是被震飞了出去,那对芊芊玉足擦着地面滑行了上百米然后方才缓缓的稳住。此时竖在其身前的那座古琴之上一根琴弦随意低垂着。原来,刚才那一道剑芒直接将她的琴弦斩断了一根。

    瞿颖忍不住瞄了一眼那看似古朴的木质古琴,对其防御力之强也是暗暗震惊不已。之前自己那道剑芒穿过百丈元力巨浪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其上携带的巨力,足以将生铁洞穿。但是最终刺在那个古琴之上,却仅仅只是让其断裂一根琴弦。就连那古琴的木板都是没有洞穿。

    看来这古琴绝对不是一般之物,否则,如果没有经过特殊之法的炼制,就算是其千年天山仙木也绝对无法挡住他那一剑。

    “啪嗒。”

    在环抱古琴的玉臂之上,琴清手指顶端有着一滴鲜血滴落下来,化为血珠落地。

    两人的交锋,仅仅只是瞬息间,但那种爆发出来的惊人力量,却是让得所有弟子都是头皮发麻。因为他们能够感觉到,先前瞿颖那一剑,如果对象是他们,他们绝对无可闪避。

    “ 没想到瞿颖师姐这一剑之威,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

    “你们快看,琴清手指在滴血,应该是在刚才的交手受伤了!”

    “瞿颖师姐实在太厉害了啊,哈哈……瞿颖师姐我们支持你,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只会施展阴谋诡计,算计别人的小人。”

    原本响彻天地间,因为宗门会武最终大战开启而便安静下来的玄天界此时再次热闹起来。

    此时在另外一个一片虚空之上,风晴瞄了一眼对战之中的瞿颖和琴清,当下身影一闪便是落到另外一个比试台之上。随后其目光转向雷无间。

    “既然瞿颖和琴清已经动手,我们也别看热闹了,下来一战吧。”

    “我也正有此意。”

    面对风晴雪的邀战,雷无间微微一笑便是答应下来。随即,其身影一闪便是落到比试台上。

    其姿势优雅,衣衫飘飘,乌黑长发随风而动,给人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雷无间故意摆出如此优雅之姿态,如果在之前在宗门之中,立即会有万千少女为之倾倒。但是现在其刚刚落到比试台之上,想要看到的万千少女为之倾倒之摸样根本没有出现,万千少女齐呕吐的壮观场景倒是比比皆是。

    “风晴雪师姐,狠狠教训这个装b的无耻小人……”

    “就是,就是,直接被他虐成渣……这样的卑鄙小人,我们只看一眼就污染我们的眼睛。”

    “什么看一眼就污染眼睛啊……和他同呼吸一样的空气我都感觉十分丢人现眼。”

    ……

    周围谩骂之声一浪高过一浪,这让雷无间郁闷无比。此时他有些难以理解,他不过是偷袭了一下凌飞和东方冥,而且,又没有违反宗门会武的规则,怎么就会引起众怒了啊。

    就在其郁闷之极时候,突然听到一道粗狂声音竟然压过那些讨伐,臭骂之声。

    “哈哈哈,这个雷无间,足够卑鄙无耻,我喜欢……我决定了,之后他就是我的榜样,我的楷模……”

    这到粗狂声音,奇响无比。在万千怒骂声中,却依然被众人听得清楚。当无数人之愤怒目光转向他们之际,却是看到其竟然在给几个手下训话。

    “你们几个听着,今天我就成立卑鄙无耻帮……雷无间师兄,琴清师姐就是我们的开帮祖师。当然了,你们主要还是听我的,他们的无耻行径,只是当做我们的心灵寄托就行了。还有,我们卑鄙无耻帮的帮规也很简单,非卑鄙无耻之事不可做,非卑鄙无耻之人不可加入本帮。”

    “嘿嘿,帮主,不知道该如何判断那人是不是做了卑鄙无耻之人,做了卑鄙无耻之事呢……”

    帮主狠狠瞪了那人一眼,一副孺子不可教之摸样。

    “你们就怎么这么笨呢……现在不是有雷无间师兄和琴清师姐这两个活生生的例子竖在那里呢吗……你们只要依此为榜样选人做事就可以了。”

    本来雷无间对于这个为自己说话之人十分感动,可是听到他们对话之后,此时他恨不得立即上前把他的嘴巴给封了。

    此时其他弟子或许对他十分鄙夷反感,但是宗门会武结束,和自己成为宗门会武之冠军,便会渐渐的淡去……但是这个卑鄙无耻帮只要存在一日,人们都会想起这次宗门会武之事,呀呀呸得,这些二货哪里是为他说话,明明是故意害他啊。

    “嘭嘭嘭!”

    另外一个比试台之上,瞿颖和琴清连续交手数十招,剧烈碰撞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原本被风晴雪和雷无间吸引过来的目光此时再次转移到另外一个比试台之上。此时瞿颖和琴清交手已经进入白热化,两人全力出手之下,一时间竟然不分胜负,谁也无法占据上风。

    这四人中,瞿颖的名气最小,甚至到了最闷会武最后关头还有人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毕竟他们这一支队伍,一直都是凌飞顶在最前面,即便是十进五之战,瞿颖也是第二个出手并轻松赢得胜利,所以很多人都并不知道这个格外低调的少女,其实她所拥有的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当凌飞在的时候,她都是收敛着她的锋锐!但是现在凌飞不在,她隐藏起来的剑锋终于现出耀眼光华。

    “无情十三剑,想不到你竟然修炼了这种剑技。看来之前所有人都小看与你了。”

    “无情十三剑!”

    周围看热闹之人听到这部剑技之名字都是微微一愣,随即,不少人都是交头接耳,暗暗嘀咕。

    “宗门中有这种武技吗,怎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也没有听说过,看琴清那摸样,这武技绝对不是默默无名那种才对啊。”

    ……

    “雷天长老,您老见多识广,有没有听说过无情十三剑啊。”

    雷天长老嘴角微微抽搐,随即目光扫向身边众多北部分宗弟子,看到他们殷切之眼神,随即重重点头。

    “我的确听说过无情十三剑,但是我对这部剑技了解也不多。只知道这是一部级别极高的武技。特别是最后三重,据说都在天阶之上。只不过修炼这部武技对修炼之人要求极高,一般之人极难达到……如果强行修炼,必然会被武技反噬。筋脉受损,轻则修为无法提升,重则直接变成废人。

    据说宗门之中,有一位前辈她本来有望冲击高阶武圣境,甚至更高境界。但因为修炼这部剑技筋脉受损,最终造成一个天才的陨落。从此之后,这部武技便被宗门称之为禁技,任何人都不得修炼。”

    “既然任何人都不得修炼,那瞿颖师姐是从何处得到修炼之法的/”

    “这我便不得而知了……估计是从哪里无意间得到的,或者被某位前辈私下传授的吧。”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天雷子面色凝重看了一眼雷傲宗主,”雷傲师弟,你也知道这武技是何等凶险,她当时修炼之时你身为一宗之主怎么不阻止?”

    “我阻止了,结果被臭骂了一顿。随后,我便只好听之任之了。”

    “哼,你是北部分宗的宗主谁敢臭骂你……你这借口,借口。”

    “嘿嘿,天雷师兄,你可是总宗门的宗主。当年你好像也没少被她臭骂吧……”

    “啊,你说的是她。”天雷子顿时像斗败公鸡蔫了,他掌控雷灵宗上千年,整个宗门之中他只被一人臭骂过,那便是他们的小师妹。

    “原来是她的后人,怪不得我看到这个瞿颖时,会有种熟悉之感。仔细看来,的确有小师妹年轻之时的几分摸样。'

    “唉,雷傲师兄,既然是小师妹的女儿。那你更应该阻止了。难道你忘了当年小师妹便是因为修炼这门霸道武技……最终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摸样的,难道你还要将来的惨剧重演不成……”

    “天雷子师兄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当年的惨剧再次重演的。当年小师妹修炼天赋最高,虽然年纪最小但是修为却是我们之中最高。结果就是因为修炼无情十三剑,最终筋脉受损,数百年都是没有修复。最终酿成,至今无法进阶武圣境的悲剧。

    从此之后无情十三剑便被称之为雷灵宗的禁忌武技,任何人不得修炼。其实,之所以进阶人修炼,并不是因为这部剑技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这部剑技实在太过霸道,而且,对于身体强度和筋脉有着极高的要求,如果达不到要求强行修为,必然会被剑技反噬,筋脉受损乃以修复。

    “希望瞿颖不会冲走小师妹的老路吧……”

    琴清望着手臂上再次出现的一道鲜血淋漓的剑痕,面色却是阴沉得有些可怕,旋即他阴森的盯着瞿颖,森然一笑,道:“不过,你如果以为我没有一些底牌的话,那便大错特错了!”

    话音落下,她手掌缓缓的抹过剑痕,只见得本就血迹斑斑的手臂之上竟然浮现一层乳白色的光晕。而随着乳白色光晕出现的刹那,众人便是诡异的看到,琴清的手臂之上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着。仅仅几个呼吸间,那手臂之上的伤口便是完全消失。

    “好强的恢复能力。”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暗暗震惊无比!不过最为震惊的却是近距离观察到这一幕的瞿颖。之前其剑气撕裂而出的伤口,本来只要剑气不被清除想要恢复难度极大,但是琴清那双臂之上的伤口却是她眼睁睁的看着复原了。

    如此诡异之事一般之人绝对无法做到,难道是因为刚才那一道突然浮现的白色光晕。只是那光晕倒是何物,竟然有如此之强的恢复力,竟然连剑气造成的伤口都能瞬间恢复?

    瞿颖紧握长剑,面色愈发凝重!这个琴清果然不愧是总宗门中排名前五的高手,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瞿颖目光直直盯着琴清之手臂,其竟然变得仿佛玉石一般晶莹剔透。甚至其内的血管筋脉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最为让她忌惮的是,其上释放着一股股淡淡威压,让她有种顶礼膜拜之冲动。

    “呵呵,这种感觉真是十分美妙。”

    轰!

    琴清冷冽一笑,旋即,一拳陡然轰在比试台这上,然后所有人便是目瞪口呆的见到那坚固无比的比试台,直接是被震裂出一道裂缝,裂缝噗噗的接连爆炸,直射瞿颖脚下而去。

    瞿颖美目微凝,手中长剑直接插入地面,剑气顺着地面暴射而出,将那裂缝阻拦下来。

    瞿颖微微抬头,她望着琴清那有些诡异的手臂,秀眉轻扬,淡淡的道:“想不到你也得到一枚武圣壁?”

    这琴清还真是不简单,看其刚才那架势,恐怕他已经是将这武圣臂和身体合二为一,如此一来,他便是能够将这武圣臂的力量,比那个秦无炎施展的更为充分。

    “无情十三剑虽强,不过你现在修为太低了一些,等你修炼到最后三剑,就算是我身怀武圣臂都不敢和你交手,但是现在嘛……这场胜利是属于我的...”琴清清秀的面孔之上,突然闪过一抹狰狞。

    本来武圣臂她并没有打算现在便施展出来,毕竟这可是她最大的底牌,她是准备留作争夺冠军之时再使用的,但是瞿颖的无情十三剑太过强悍,竟然逼迫她不得不提前动用。

    “嘿嘿,瞿颖,你能见识到我最大的底牌,败在我这武圣臂之下,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