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六百零五章都是马屁精

升官有道最 第六百零五章都是马屁精

    程振义言外之意不仅不主张张继伟继续追究古顺河乡拆迁一事,还煽动口气拉拢其他常委们扛着稳定大局的名义一起反对张继伟,这让张继伟脸不由露出几分怒意。 他觉的程振义分明是故意跟自己唱对台戏,他明知道自己心里对古顺河乡那块地曾经发生的旧事耿耿于怀,明知道自己昨天在众目睽睽之下遭了下级官员的不客气对待,他居然还故意跟自己唱反调,他这分明是故意!

    “程县长的意思,昨天的事情这么算了?”张继伟说出这句话的口气明显带着严重不满。

    “那张副书记还想怎么样了?”程振义居然毫不犹豫争锋相对?

    在座的所有常委成员以往从未见过程县长也有如此锋利的一面,一个个竟像是猛然看到了难得一见的西洋景一个个两眼紧紧盯着程振义。张继伟显然没料到程振义居然不顾在县委常委会跟自己翻脸的风险也要一心维护古顺河乡拆迁一事,这让他心里不由多想了几分。

    “程振义一向是以老好人形象示人,今儿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古顺河乡拆迁那块地跟他有关联?还是他眼看县委书记的位置空出来,在心里早已把自己当成最强竞争对手想要借此事立威?”

    不管程振义到底属于哪一种情况对于张继伟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明白自己此时骑虎难下的局面,索性豁出去跟程振义斗一回。

    张继伟说:“程县长说的对,现在咱们青龙县群龙无首涉及到无法决定的大事还是由县委常委会所有领导班子成员举手表决吧,想必民主集制处理问题的老方法程县长不会反对吧?”

    程振义见张继伟先发制人同时又把自己的后路给堵了,他倒是不慌不忙,居然听从了张继伟的建议冲他轻轻点点头,奶奶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有什么人支持你?简直是不知道什么是基层官场的人,还和老子斗?

    程振义毫不犹豫接下张继伟的话茬:“在座各位常委成员,有同意立刻对古顺河乡拆迁一事进行调查的人请举手。”

    令张继伟大跌眼镜的现象发生了!在座县委常委总共十位,除了他本人之外居然没有第二只手举起,县纪委书记黄一天倒是抬手示意了一下说:

    “我对具体的情况不是太了解,所以我选择弃权!”

    也是说,在座的县委常委成员,居然大部分人都支持程振义的决定,不支持对古顺河乡拆迁事宜进行调查,这他娘究竟什么鬼?

    张继伟懵了!

    他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挫败感,原本他以为董勤河走了,他底下一帮人肯定会随着青龙县官场局面变化各自另找新主子。以前的董勤河跟程振义根本不对眼,他底下那些人哪怕保持立也绝不会选择追随程振义,没想到今天的常委会现实像是狠狠煽了他一巴掌,一下子把他打懵了!

    程振义见张继伟一双眼睛吃惊不小瞪大溜圆半天不说话心里不由暗笑一声,“这点道行还想跟老子斗?真他娘是丢人现眼的二世祖!”

    程振义心里明镜似的,古顺河乡拆迁一事董勤河也没少从占便宜,他手下那批老人心里会没底?整个会议室里除了县纪委书记黄一天新来的有可能不了解内情,其他县委常委压根不可能支持任何人对古顺河乡拆迁一事进行调查,否则岂不是自己挖老领导的墙角?

    县长程振义对刚才的表决结果非常满意,索性趁热打铁宣布:“关于古顺河乡拆迁问题少数服从多数,这是解决矛盾问题最好的办法,但是我认为拆迁速度要加快,青龙学搬迁速度也要加快,在座的各位务必各负其责尽快把这项工作做好。”

    ......

    程振义接下来到底说了些什么张继伟几乎充耳不闻,他显然还沉浸在刚才一败涂地的懊丧,要说以前他这个县委副书记曾经因为去古顺河乡微服私访被派出所的人给扣押了已经丢过一次脸,那么这一回他的脸面更是丢了个彻彻底底!

    县委常委居然没有一个人支持他?他可是一心奔着县委书记的职位来的?底下人个个不把他当回事,哪怕他真有一天当了县委书记恐怕也是光杆司令!会议召开了近两个小时后终于结束了,黄一天从县委大院出来后刚一回到县纪委办公室,看见门口有个身材魁梧的黑大汉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

    他正瞧着黑大汉看去有几分眼熟,见黑大汉满脸堆笑自己迎来:“黄书记,您还认识我吗?我是古顺河乡的党委书记庄时运啊。”

    “庄时运?”

    黄一天脑子里骤然想起来,记得第一次双规屠德钧后县纪委的工作人员曾经把庄时运找来了解情况,当时他隔着监控视频见过庄时运,但是庄时运怎么会认识他呢?而且还找到他办公室来?此时此刻庄时运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不由让黄一天多想了几分,按照正常思维来考虑,庄时运应该和屠德钧是一丘之貉,也是说庄时运很有可能是董勤河的人,既然如此他来找自己有何目的?

    抬手不打笑脸人。

    既然庄时运已经笑眯眯站在面前,黄一天也不好意思立马对他下逐客令,他一声不吭领头先进了书记办公室,一副你庄时运干什么跟我无关的表情。

    庄时运连忙紧随其后也进了办公室,瞧着黄一天在老板椅坐定了才开口说:“黄书记,我知道您是最铁面无私公平公正的领导,我今儿是求您帮忙来了。”

    “求我帮忙?”

    黄一天诧异,他庄时运既然是董勤河的人有什么事情该找董勤河才对,怎么会这么怪找到自己门来?他到底是太弱智还是故意跟自己耍花招?

    黄一天不动声色在心里琢磨了一番后,两只胳膊架在桌冲他耐人寻味看了一眼,问道:“说说看,你找我什么事?”

    庄时运像是对黄一天略带挑剔眼神视而不见,摆出一副掏心掏肺模样说:“黄书记,听说刚才你们县委常委开会了?”

    “嗯,有这事。”

    “我知道,刚才的常委会张副书记一个劲揪住古顺河乡拆迁问题不放,幸亏各位领导慧眼识人没给他机会公报私仇,在这里我先谢谢黄书记您秉着一颗公平心做出了弃权决定。”

    黄一天心里一愣,这他娘叫什么事?刚刚结束的常委会不到十分钟,庄时运已经对常委会相关情况了如指掌,这他娘还有什么政治秘密可言?他不出声,只是平静眼神看向庄时运,想要看看他这场戏接下来还要怎么演?

    庄时运像是早有猜透了黄一天的心思,冲他真诚道:“黄书记,次张副书记去古顺河乡调查拆迁事宜被人打一顿那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您想想看,老百姓遇到拆迁问题本身有反感心理,万一有人进村里随便鼓捣一番那帮老百姓不配合政府拆迁怎么办?”

    “所以你们乡里组织了人二十四小时严防死守?”黄一天面带不悦问。

    “我们乡里也是为了执行县领导的指示,董书记之前一直相当关注古顺河乡拆迁事宜,他的小舅子屠德钧又在古顺河乡一手遮天。

    说到底我这个乡党委书记那是个摆设,我能有什么法子呢?除非我不想要书记这个位置,除非不想进步,书记你知道,进了官场,不想进步那是不可能的!”

    黄一天见庄时运当着自己的面说董勤河和屠德钧的不是,心里不由愈加提高了几分警惕,他觉的庄时运分明在自己面前演一出,“周瑜打黄盖”,目标却是为了迷惑他这个“曹操”。庄时运见黄一天一直对自己言语相当谨慎心里也有些哭笑不得,几乎青龙县所有官员都认为他是董勤河的人,因为董勤河的小舅子跟他在一块搭班子工作,看来这位黄书记心里必定也是这样想。

    有些事说不清理还乱,他索性懒得解释,只是冲着黄一天提出:“黄书记,我想请您帮帮忙把我调出古顺河乡吧?您是不知道,古顺河乡拆迁的事情实在是太复杂了,这个烂摊子丢给谁都行,我反正是一秒钟也不想再扛了。”

    庄时运的话倒是让黄一天脸露出几分诧异神情,他即便是脑袋想破了也绝不会想到庄时运今天来找自己居然是为了调整岗位?

    “他在古顺河乡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调整岗位呢?算他想要调整领导职位也该去找董勤河才对,怎么会找到自己门来?”

    黄一天静下心神想了一会实在是摸不准庄时运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问他:“你在古顺河乡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你刚才不是还说以前一直是屠德钧在古顺河乡一手遮天,现在他已经被纪委双规了,你不是正好可以放开手脚好好工作?”

    庄时运却摇头:

    “黄书记,您在青龙县是有耳目,但是有的事情还是不清楚,古顺河乡关于拆迁问题,青龙学项目问题里头的关联实在是太复杂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唯一的心愿是平平安安造福一方够了,至于领导人之间的利益博弈实在是没心思参与。”

    “领导人间的博弈?不过是拆迁的一块地,到底谁跟谁之间的博弈?”黄一天立马抓住庄时运话重点,冲他皱眉问道。

    “还能有谁?当然是董勤河和程振义!”庄时运没好气回答。

    黄一天听庄时运对前县委书记和现任青龙县长全都直呼其名心里不有讶异,他怎么感觉眼前这位庄书记说话做事有几分愤青的意思?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