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做个交易

升官有道最 第五百七十三章 做个交易

    只有不肯动脑子的人,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纪委书记办公室的气氛下子紧张起来,黄天看着坐在对面冲自己满脸不痛快的侯大海突然冲他笑了笑,只是那笑容中却透着股诡异。侯大海还没从刚才愤怒的情绪中走出来,冲着黄天没好气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黄天身子微微后仰,整个人后背几乎全都贴在老板椅靠背上,只手拿起桌上支笔转了几下换种商量口气对侯大海说:

    “侯部长,我们谈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侯大海诧异,“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黄天冲他摆摆手凑近些低声说:“你只要帮我抓了何达康替我出了心里这口恶气,我可以对你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既往不咎?”侯大海脸上露出好笑,“我侯大海这些年当领导向是行得正坐得直,我有什么需要你黄书记既往不咎?”

    黄天早料到侯大海会说出这句话,遂当着他的面把屠德均之前在县纪委审讯室交代相关情况说出来:“侯部长,听说去年咱们县里的螃蟹节你为了睡个三线小歌星下子掏了五十万还全都是公款入了账报销了?”

    “没有的事!”侯大海脸上露出紧张口中却坚决否定。

    “这几年青龙县的螃蟹节都是你手负责,你定从中捞了不少油水吧?你让财务往上报的那份财务报表都是真实的吗?你手里第二套账本是不是还在县委宣传部会计手里?”

    “我没有,黄天你别血口喷人!”

    黄天注意到侯大海的脸色刷的下子全白了看情形是被吓的不轻,他遂鼓作气乘胜追击道:“侯大海,我们通过对你办公室主任的审讯其实已经掌握了不少关于你违法违纪证据确凿的材料,可你知道我为什么直到现在没让底下人动手抓你吗?”

    “为什么?”此时的侯大海说话语气里透着股明显的苍白无力。

    “因为我知道你侯大海是个明白人,我更知道你定会分清黑白绝不会死脑筋袒护不该护的人,既然你今天代表董勤河来跟我主动交好我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帮我证据确凿抓了何达康,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笔勾销,否则”

    侯大海听了这话整个人下子像是抽了筋的龙虾软下来,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来纪委找黄天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就冲刚才黄天说出那两件事他心里已经明白过来,八成是办公室主任孔杰在里面已经把自己给卖了!

    侯大海说话口气再也不复之前嚣张,他有气无力问黄天:“否则怎样?”

    黄天冲他笑笑,意味深长道:“否则我不介意先让市纪委的人把你侯大海抓起来好好审讯番,我相信侯部长也是个聪明人,到那会再想要戴罪立功把关于何达康的违法情况说出来那局面可就完全不样了。”

    “你?”

    侯大海直到此时才幡然醒悟,董书记想要跟黄天和谐相处纯碎是剃头担子头热,以黄天这样辛辣不留余地的行事风格岂是随便能跟人谈和的主?何达康不过是平日里对他态度不够恭敬,在单位里整日摆出副老资格副书记的架子来让他心里添堵,他就为了这点恩怨就要把何达康弄进去?这家伙实在是太记仇了!

    侯大海也算是聪明人,他看出眼下的形势如果他不帮黄天对付何达康,那么下步黄天必定会毫不犹豫对付他。

    两权相遇取其重,两害相遇取其轻。

    侯大海在心里翻江倒海番后终于做出决定,他不无担心口气对黄天说:“黄书记,你要我提供证据对付何达康不难,但是何达康是本地人,他们何氏族在青龙县黑白两道多少有点地位,你要是真跟他结下仇恐怕”

    黄天听出侯大海话里意思已经服软心里阵窃喜,他连忙对侯大海劝慰道:“放心吧,你只要提供能够让何达康坐牢的证据就行,至于其他我自会考虑。”

    侯大海听了这话只能无奈应承:“好吧,既然黄书记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呢?明天吧,我把何达康在财务上,人事调整上涉及违纪违规问题整理下拿给你。”

    “行!就这么办!”黄天爽快答应。

    侯大海从黄天办公室出来后整个人下子成了瘟鸡,耷拉着脑袋脸色铁青心里像是有肚子火却无从发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只常年玩鹰的老手今天却猝不及防被只小黄雀啄伤了眼睛。这才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沙滩上,想想跟这位年轻的纪委书记比较起来,董书记那点政治智商简直是差太远了,他居然还在那门心思想跟人家做家人?

    想想黄天才到青龙县上任多长时间?不超过两个月吧?他上次出手抓了两个股级干部,这回又要拿下个科级的县纪委副书记何达康,最要命的是他手里居然早就握有自己相关犯罪证据自己却毫不知情?

    这家伙的心机实在是太深了!

    侯大海现在回想前阵子县委常委会上,明明他已经背后下手抓了自己的办公室主任,当自己在会议上对他言语刻薄讥讽他却能稳坐钓鱼台保持淡定?这样的修为哪像是个二十出头年轻干部?简直连些官场老妖也自愧不如!

    侯大海此时才记起以前黄天刚到青龙县走马上任的时候有人在他耳边说过,“新来的黄书记在普水县的时候向被称为‘官场奇才’”,还有人说,“此人在普水县的时候从来都是百无禁忌胆子大到连县委书记心里都憷他”,现在看来,之前听到切关于黄天的传闻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侯大海下楼的时候头脑中不知怎的有种不祥预感,他总觉的黄天刚才在自己提及董书记的时候眼神里似乎闪过股子说不出的恨毒。

    侯大海心想,“以前从未听说黄书记跟董书记之间有过交集,两人既然无冤无仇他怎么会那么恨董书记呢?总不会是自己神经过敏看走了眼?”

    青龙县政府对面有条街,街上家名叫“春色满园”的小酒馆向生意兴隆,大约是距离县政府较近的缘故,但凡县政府又工作人员加班都喜欢去这家酒馆吃顿工作餐。晚上七点多,刚刚从县纪委被放出来的屠德均正脸心事重重坐在小酒馆二楼的包间里透过临街的玻璃窗往外看。

    外面的马路上华灯初上,不时有人从宽阔的县政府大门口进进出出却始终没看见屠德均期盼的身影,他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索性把眼神收回来。上次被纪委抓走的经历对于屠德均来说就像是个噩梦,他原本以为自己的人生从此彻底陷入黑暗,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场突如其来的噩梦居然会结束的那么快?

    从得知自己重获自由的那刻开始他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夜之间他已经对县纪委的人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原本想着戴罪立功减轻罪责谁能想到最后竟会是平安无事的结果?

    身为青龙县委书记的小舅子,屠德均这些年在青龙县官场的地位相当特殊,尽管他的领导职务不过是古顺河乡党委副书记,可是平日里来来往往称兄道弟的人全都是县委常委成员。不管是县委宣传部长侯大海,还是县委组织部长,只要他个电话哥几个没人敢不给面子,要说姐夫底下帮兄弟中跟他最为投缘交情最深的人莫过于县纪委副书记何达康。

    正因为这原因,他对何达康背地里干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了解的最多也最详细,想到自己那天夜里交代出立功赎罪的话里有不少跟何达康有关,屠德均心里对这位往昔的好兄弟充满歉意。

    今晚这顿酒说起来是他主动请何达康喝两杯随便聊聊,其实他自己心里却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弥补自己内心对何达康不能言的歉意罢了。

    七点刻左右,何达康终于出现在县政府大门口,屠德均看见他出门后先抬头冲着对面马路上小酒馆方向看了眼,然后拎着个黑色公文包急匆匆路小跑过来。几分钟后,何达康熟悉的脚步声已经在二楼包间门口响起,门口的服务员轻轻推开门,何达康人站在门口满面春光冲着包间里的屠德均伸长只手,特别高兴口气招呼道:

    “哎呀你小子总算是平安回来了!你可把哥哥我担心死了,对了,那几个混蛋把你带走后没为难你吧?”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他们哪有那胆子?”屠德均心虚敷衍道。

    何达康跟屠德均向关系匪浅,进了包间也不客气先屁股坐下来冲他笑眯眯调侃:

    “你说那天听说你小子被双规吓的我差点尿裤子,我刚准备去看看你却又听说你被黄书记安排到别处审讯了,我当时肺都快气炸了,你说黄天那个狗日的不声不响把你给抓来居然还防贼似的防着我把你弄到外地审讯,这家伙绝对故意!”

    “还好兄弟你吉人自有天相,那家伙把你关了天夜又能怎样?最后还不是得乖乖把你给放出来?依我看他就是纸老虎,表面上看起来吼声挺大其实压根嘴里颗牙都没有,就他那种毛没长全的小鸡仔还想装能耐,吓唬谁呢?”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