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赶紧交代吧

升官有道最 第五百六十四章 赶紧交代吧

    进入房间,黄天眼看到屠德均正坐在张床上闭目养神,两只手紧紧抱在胸口,条腿放在床上条腿顺溜在床边,那情形半点不像是在被审讯反倒像是来度假休息。

    黄天看到房间内情形顿时勃然大怒冲着手底下帮人大发雷霆:“你们就是这么审讯分子的?他在床上睡着,你们在旁坐着,他在那装逼耗时间,你们就在旁干看着?你们要不要再给他送两瓶好酒好生伺候着?”

    审讯屠德均的工作组成员怎么也没想到顶头上司黄书记会突然从天而降,个个脸上露出愣怔表情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旁工作组的组长凑上前小声向领导解释:“黄书记,不是咱们工作不尽心,这个屠德均实在是太难缠了,我们刚要问话他就来毛病,会要上厕所会要喝水反正怎么也不配合审讯工作,对于这样的人我也没有办法。”

    黄天听了这话更加火冒三丈,他回头冲工作组长狠狠瞪了眼呵斥道:“你见过哪个分子随随便便就承认自己贪污行为?你不是头天做纪检工作吧?对付这种人的手段还要我亲自手把手来教你吗?”

    “不是。黄书记我们”工作组长还想解释被黄天冷冷呵斥,“你闭嘴!”

    “把屠德均给我从床上拉起来,让他坐到自己该呆的地方去!”黄天冲着手下人高声下达指示,明摆着是要亲自审讯的意思,底下人立马动起来。

    有人上前用力拉扯屠德均的胳膊肘试图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屠德均连忙使尽吃奶的力气拼命往后赖,县纪委三个小伙子齐上阵才好不容易把他从床上拖起来硬按到屋里的审讯椅子上。

    即便是被人硬生生按住坐在椅子上,屠德均看向面前几人的眼神依旧露出股说不出的居高临下,他冲着刚才对他动手的几个年轻人咬牙切齿发狠道:“你们几个有种哈!老子记住你们了,等老子出去后你们都给老子小心点!”

    瞧见屠德均身为证据确凿被双规人员居然还敢如此嚣张当着自己的面威胁负责审讯他的纪委干部?黄天心里股邪火生出来。他心里明镜似的,屠德均这是仗着有个当县委书记的姐夫撑腰才会如此有恃无恐,看来想要让他乖乖把大实话秃噜出来还得想点辙才行。

    黄天静静坐在屠德均对面,两眼像是钩子死死盯着他,直盯到他眼神里不自觉露出慌乱实在是忍不住的表情冲他质问:“黄天,你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脸上又没有花?”

    “谁说你脸上没有花?”黄天脸上露出丝阴笑,“我刚才就在心里琢磨呢,你这张脸上万要是被开水烫了被火给烧了难免要有伤疤,也不知道开水烫出来的伤疤和烧出来的伤疤在脸上究竟是不是样?”

    屠德均听出黄天话里弦外之音,脸上顿时露出恐怖:“你敢!黄天!你要是敢滥用私刑我就举报你!我要让我姐夫不仅撤了你这个县纪委书记还要让他处分你开除你!”

    黄天见屠德均刚才还牛逼哄哄的表情下子脸上露出怯意心里不禁阵窃笑,“还以为这个屠德均骨头有多硬?原来不过如此。”

    想想眼前这个虚张声势的屠德均可是董勤河的小舅子啊,虽说眼下还没到对董勤河下狠手的时候,先收拾收拾他的小舅子过过瘾倒也不错。

    黄天心里打定主意后,冲屠德本正经审讯口气:“屠德均,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带到这来吗?”

    “不知道!”屠德均梗脖子硬邦邦回答。

    “既然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纪委的人带到这里来我就提醒你几句,有人去市纪委对你进行实名举报你知道吗?”

    “那是有人诬告!我压根就没干过半点违反规定的事!”屠德均理直气壮。

    “都到了这份上了,你还说这些没用的话有意义吗?”黄天冲屠德均没好气瞥了眼,“说吧,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事情都交代出来对你来说只有好处,否则可别怪我今天对你下手不留情面。”

    屠德均听出黄天话里威胁的意思,冲他瞪眼道:“黄天,你想干什么?这朗朗乾坤下法制社会我就不信你真敢滥用私刑?”

    “不信你可以试试?”黄天看向屠德均的眼神中透出股戏谑。

    乘车从青龙县赶过来路上黄天已经下定决心,今天晚上哪怕是不眠不休想尽切办法也要撬开屠德均的嘴巴得出有价值的信息,否则县委副书记张继伟费了那么大劲才把屠德均给双规了弄到这里岂不是白搭?

    最紧要的是,只要把屠德均的问题弄清楚了就不怕牵连不到董勤河,屠德均毕竟是董勤河的小舅子,他们两人之间会没有半点利益牵连?眼下的局面明摆着,顺着屠德均这条线深挖下去就定能把董勤河拖下水,只要能从屠德均嘴里得到关于董勤河违法违纪信息,县纪委就可以立刻向上级领导申请双规董勤河,到那时

    黄天越想心里越兴奋,他冲身边的下属指示道:“去!给我准备瓶刚刚烧开的热水,另外再准备些烧火锅用的酒精。”

    下属听了这指示吓的当场脸色都灰了,怯怯看了黄天眼边从座位上抬起屁股出门边又回头问句:“黄书记,真要拿开水和”

    下属话没说完被黄天狠狠瞪了眼呵斥道:“叫你干点事怎么那么多废话?赶紧的!”

    下属被领导教训连忙脚底下加快速度找东西去了,眼见黄天好像要动真格,房间里屠德均眼里露出紧张神情,他假装淡定神情冲黄天不屑道:“黄书记,你这是拿我当三岁小孩耍呢?还拿热水准备酒精,你这是要把我给烫了还是煮了?”

    “会你自己挑,这点选择权你还是有的。”黄天不动声色定定看向他冷冷回答。

    瞧着面前这位年轻的青龙县纪委书记就这么动不动看向自己,眼神里透出股说不出的冰寒,屠德均原本就有些紧张的颗心忍不住“嘭嘭嘭”快速跳起来。

    “黄天,你不会是玩真的吧?”屠德均想要试探面前这位黄书记的口风。

    “你以为呢?”黄天冲他淡淡笑回答。

    “我看你不敢!滥用私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不信你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这样对我!”

    “哈哈哈”

    黄天听了这话突然下子仰头笑开,那爽朗的笑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听在屠德均耳朵里却显出几分狰狞,他心沉忙问道:

    “你笑什么?”

    黄天好不容易收了笑,伸出根手指头冲屠德均点了两下没好气道:“屠德均啊屠德均,你说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也当了这些年的乡干部,怎么连半点变通的思想都没有?”

    “变通?什么变通?你他娘什么意思有种你说清楚了。”屠德均感觉自己的脑子跟对方好像的确不在个地球上,他压根听不懂黄天说什么。

    黄天倒是有“耐心”,他趁着下属去拿开水和酒精还没回来点点掰开揉碎了跟屠德均解释:“你想啊,我们纪委审案子的时候,为什么那些贪污分子开始都像你样什么都不肯说,到后来却又憋不住把切犯罪事实都吐出来呢?”

    “还不是你们纪委这帮人惯用的伎俩,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还整天拿大电灯照呗。”屠德均副相当了解内情的口气。

    “错!”黄天斩钉截铁否定了他的说法。

    “哪错了?”屠德均问。

    房间里的两人此时更像是在讨论问题,最起码从两人说话语气中听不出明显敌对的意思,旁纪委工作人员将黄书记用这副口气跟屠德均说话心里不由暗暗着急,“说这么些废话就能让屠德均老老实实交代?黄书记这不是瞎耽误工夫嘛。”

    黄天回答说:“你这想法从根上就错了,不过也不怪你,毕竟你也是头回被纪委抓,要是以前的纪委人找你多了,你就该知道如何回答了。”

    屠德均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不乐意:“黄书记,你这话说的我是很不爱听,好像谁还愿意被纪委多抓几回似的。”

    黄天笑道:“你屠德均这样的货色我抓你回已经足够了,因为我敢保证过会你肯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做梦吧?就凭你那开水和酒精?黄天,老子也是被吓大的!我就不信你今天真敢对我下狠手!要知道你的后台到时候可能保护不了你!”

    “不不不!”黄天冲着屠德均连连摆手,“屠德钧,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怎么会对你下狠手呢?如果真是出了问题,我对你的审讯报告上只会写上这么几句话,‘在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不小心情绪激动拍桌子弄翻了杯水正好烫到犯罪嫌疑人的脸上身上’;

    又或者是‘犯罪嫌疑人竭力挣脱工作人员控制想要逃跑的时候不小心跌到了开水瓶上’,这样来呢我们纪委工作人员的确可能工作上有些失误会被领导批评几句,但是毕竟我们也是为了工作瑕不掩瑜嘛,批评过后积极改正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