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限免 第五百零二章 不放人

升官有道最 限免 第五百零二章 不放人

    ()  “个小小的派出所民警居然敢不给自己面子?湖南路派出所那几个混蛋脑子里进水了不成?居然还用‘民愤难平’几个字来搪塞自己,老子整天就差被各种冠冕堂皇的说辞磨出老茧来,这帮小警察还跟老子玩起了字游戏?”

    张副省长能混到副省级位置上也不是吃素的,他立马意识到儿子此次被抓背后定有猫腻,尽管接下来他还有些公务要忙,可想到儿子正在派出所不知道有没有受委屈,他当立断把所有的公务全都放放,让秘书叫上司立马陪自己亲自去趟湖南路派出所。

    本来可以直接给派出所上面的领导打个招呼,可是张副省长这里面定有什么猫腻,了解真相之前不要轻取妄动。

    湖南路派出所所在地其实距离省政府不过几站路,张副省长下楼上了专车后,轿车驶过条道路两边种满高大梧桐的林荫大道再转个弯眼便能看见湖南路派出所的大门。湖南路派出所的大门外是条宽阔的马路,透过派出所门口的电动闸门往里看是栋蓝白相间的层小楼,别看楼层不高可是里面的房间还是真的不少。

    派出所的楼是门卫室、员工食堂、健身房、会议室、信访接待室、档案室等,二楼间走廊直往里走两边全是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楼的办公室实在是空置太多领导索性在楼上弄了个兵乓球室和羽毛球馆,这层小楼从外面看不起眼,里面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张副省长毕竟是省内高层领导,他旦出行总有点领导巡视的派头,派出所的门卫眼看到省政府领导用车的车牌号,二话没说直接把电动轨道门打开放领导专车进去。

    这边张副省长的专车还没停稳,那边门卫的电话已经及时打到楼上派出所长办公室,门卫紧张的嘴唇直哆嗦:“所长所长那个好像来了省里大领导了。”

    所长正坐在二楼办公室聚精会神打游戏呢,突然接到这电话眉头皱心不在焉道:“你给老子说清楚点,到底谁来了?”

    门卫回答:“具体是哪位领导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看那轿车的车牌号肯定是省里重要领导,车都已经进了咱们派出所门前了,要不你自己看看?”

    所长听了这话连忙探头从二楼窗户往下看,这看不得了,楼下停的那辆公车牌照还真是不简单,车牌号居然是单数?这说明乘坐专车的领导在省里怎么着也是排的上号的高层。他赶忙放下里的游戏脚底下带风路往楼下跑,等到所长跑到楼的时候,正好张副省长在秘书和司的陪同下也进了楼大厅,所长连忙满脸堆笑迎上去:

    “请问几位领导是?”

    旁秘书冷冷看了所长眼,伸指站在旁脸色铁青的张副省长介绍:

    “这位是我们省政府的张副省长,你现在把你们所长叫出来,告诉他张副省长正好路过你们派出所顺便考察下你们派出所的工作。”

    派出所长也是猴精,他上午亲自带人从宏力大酒店抓了两个年轻人回来,其个年轻人路上不绝口说自己是张副省长的儿子,现在突然张副省长就大驾光临了。他心说,“看来那家伙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官少爷,否则这位张副省长也不会这么快得到消息跑到自己这个小庙来‘视察工作’。”

    当着领导的面所长忙不迭自我介绍:“张副省长,我就是湖南路派出所的李所长,不知道您今天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真是失敬失敬!”

    张副省长眼神在派出所长脸上扫了眼,他深知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在这偌大的省城里,无论是组纪宣两办还是底下这些基层派出所,只要是能做到头头脑脑位置多少有点背景关系。眼前的这位派出所长虽然表面上对自己唯唯诺诺其实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又有谁知道?

    如果他真心畏惧自己的权威,刚才秘书打电话来自报家门的时候他就应该识相把儿子张天伟给放了。派出所长显然对张副省长行人不请自来的目的心知肚明,他边恭恭敬敬请领导进楼接待室喝茶休息,边喝令下属:

    “去!把今天上午刚刚抓回来的张天伟给带过来!”

    张副省长见派出所长行事还算知晓进退,趁着儿子还没进门的空板着张脸问他:“不知道犬子今天在宏力大酒店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居然到现在派出所都不肯放人?是不是当时发生的情况很严重,打伤了谁?”

    派出所长正等着领导问这句话呢,听闻此言立马满脸堆笑凑到张副省长身旁摆出副为难表情轻声解释:

    “张副省长您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基层民警工作难做啊,每次接到案件怕的就是上面的眼里,午在宏力大酒店有位孙总,自称是省纪委孙书记家的大公子非说您儿子张天伟打了他妹妹,逼着我们非得把人抓了。

    您说我们这些人都是普通的小警察每个月靠拿点工资养家糊口,大家都是为了生活,不容易,哪敢得罪人家省纪委书记的儿子?这不您之前秘书打电话我们愣是没敢放人,这下您来了正好给您当面解释下,还请您千万别怪罪!”

    张副省长听到派出所长口说出“省纪委孙书记”的名号顿时心里明白过来,“是啊!他个副省长哪能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相提并论?自己的儿子动打了人家的闺女,孙书记岂能忍住不发飙出了心里那口恶气?”

    明白了事情原委的张副省长也只能在心里暗骂儿子,“实在是太不争气!什么人不好惹偏偏要去得罪省纪委书记的对儿女?难道他不知道‘得罪纪检委终生要后悔’的老话吗?”

    片刻功夫张天伟被两名警察从外面带进了接待室,眼见到老爸坐在里面,张天伟顿时腰杆直了不少,进门冲着老爸喊冤叫屈道:

    “老爸,这几个警察是非不分颠倒黑白非说我犯了法?你要好好的处理这几个不长颜色的东西,老爸,我真没犯法,是他们先动打人的我就是正当防卫,真的!”

    “够了!你个屡教不改的逆子!”

    张副省长见儿子直到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气的当众冲张天伟呵斥:“你说你没事跑到宏力大酒店打人家个女孩子干什么?省纪委孙书记家的闺女也是你能轻易敢打的?我看你真是脑袋进水了!”

    “什么省纪委孙书记家的闺女?老爸你说什么呢?我哪敢得那些人,今天是金荣非得拉我块去宏力大酒店帮他收拾个叫黄天的乡巴佬,我哪知道跟黄天块吃饭那女的是省纪委孙书记家闺女啊?要是知道,我怎么也不可能去啊。”

    张天伟听了老爸的话也有些愣愣,刚才他被派出所的人强行抓过来心里便有些疑惑对方的身份必定非富即贵,却怎么也没想到那跟黄天在块的男女居然是省纪委孙书记家的儿女?张副省长听儿子说,“金荣拉着他块去酒店”当即脑子里阵阵冒火,他冲着儿子恨铁不成钢教训道:

    “金荣让你跟他块去打人你就去呀?你自己没长脑子吗?金荣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仗势欺人的小人物,你跟着这样的人光天化日之下在大酒店那种公共场合打架你就没想过会造成什么样严重后果?再说,你被这样的小人物指挥,脑袋是不是坏了?”

    “老爸,我当时也不想去做这个事情,还不是金荣说帮他教训了那个黄天之后就把他爸珍藏的猴票送给我嘛。”

    张天伟自知理屈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却还是被张副省长字不漏听在耳朵里。他听到儿子为了张邮票居然就禁不住别人挑唆当了别人的枪子当场气的伸指着儿子半天说不出话来,就在那刻,他心里瞬间对挑唆儿子打架的金荣充满了厌恶。

    “这个金荣实在太不是东西了!之前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把他从南城市纪委捞出来,没想到出来居然就祸害自己儿子?奶奶的,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不懂得感恩,和这样的人相处就是等于把脖子伸出去给人宰啊。”

    张副省长气的只微微颤抖。

    作为名官场老人,张副省长此时已然对眼前的局面了然于心,金荣挑唆儿子带人块去打人,结果那人正好跟省纪委孙书记的双儿女块吃饭。儿子原本行事莽撞,心为了得到金荣承诺的张猴票居然出把省纪委孙书记女儿给打了,自己的闺女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打,孙书记岂能随便让打人者过关?

    他现在终于明白过来,“难怪刚才让秘书打电话自报家门派出所长也不敢放了儿子张天伟,这年头人的眼皮都薄着呢。”

    张天伟以为父亲亲自来了自己也就该出去了,气汹汹冲着旁的警察说:“老子刚才跟你们说什么来着?老子从来没在派出所呆过小时,哼!你们现在信了吧?”

    瞧着儿子牛逼哄哄的模样,张副省长心里气不打处来,他下狠心让儿子这次吃点亏长点记性,否则这次强行把他从派出所带走下次再鲁莽行事还不是样要被抓进局子?张副省长此行主要目的是搞清楚儿子犯事的前因后果,现在既然了解清楚此事始末就要去处理,否则,也许儿子真的就无法出来了,冲着派出所长说了几句场面话后抬脚走人。

    张天伟见父亲要走了连忙紧随其后,刚走了两步却听见父亲交代派出所长:“我这个儿子既然犯了法就该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就让他在派出所好好冷静几天吧。”

    派出所长心里正担心张副省长若要强行带儿子离开,自己没法向另方事主交代,听他这么说连忙高兴的小鸡啄米点头:

    “好的好的,切按照您的指示执行。”

    派出所长像是最听话的小厮路送张副省长走出派出所的办公大楼,正弯腰候着领导上车突然看见已经只脚踏上车的张副省长又把那只脚拿下来回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