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限免 第四百九十九章 人多势众

升官有道最 限免 第四百九十九章 人多势众

    ()  张天伟还是头回听说“黄天”的名字,他见金荣副恨不得要将此人生吞活剥的表情在旁随口问道:“金荣,这个黄天到底何方神圣?他什么时候跟你结下了这么深的梁子?”

    金荣听了这话冷笑道:“我说了你未必会信,这家伙不过是个基层乡党委书记,可此人的段实在是太阴狠了,所以我才会不小心着了他的道。”

    “乡党委书记?”

    张天伟差点惊诧的笑出声来,他抬要往金荣的脑袋上摸,冲他不可思议口气道:“金荣你没发烧吧?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把你害的进了南城市纪委呆那么长时间?谁信哪?”

    张天伟的心里以为,有资格跟金荣过不去的人怎么着也是省里哪位领导家的官二代,实在不济最起码也有定的政治地位。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这种乡下的小官僚在他们这种高高在上的省城官二代眼里跟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差别!

    金荣见张天伟不信,赶忙冲他解释:“你是不知道那个黄天有多阴狠,我听说他在普安市官场向来牛逼哄哄,仗着自己有点才华又被省委组织部的曹副部长高看眼整天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别说他对我,哪怕他见了你张天伟恐怕也未必会放在眼里。”

    听金荣这么说,张天伟心里倒是下子来了兴趣,他冲金荣嬉笑道:“怎么咱们身边还有这等人才?那我张某人还真有兴趣会会他,我倒是要看看个乡下来的乡巴佬到底有什么头六臂居然把我兄弟害成这样?”

    金荣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连忙凑近张天伟游说道:“张总,改天要是见了那个黄天你可得帮兄弟出口心里的恶气,对了,我爸的集邮册里还有张猴票,你要是喜欢,事成之后我立马双奉上。”

    “猴票?”

    跟金荣预想的眼,当张天伟听到“猴票”两个字当即两眼放光看向他,脸上带着股激动冲他问道:“你老爸那真有猴票?奶奶的,老子收集那张猴票好几年了,没想到你那有,对了,猴票是你爸收藏的,他能同意给我吗?”

    金荣当即把准备好的说辞说出来:“张总你放心,你想啊,我这次能平安从南城市纪委出来多亏了你家老爷子,这份恩情我老爸心里能不清楚?只要你能帮我把那个狗日的黄天给收拾了,替我报了这箭之仇,我相信我老爸绝对会对你感激不尽,到那时再跟他提猴票的事他好意思不给?”

    张天伟觉的金荣番分析的确很有道理,反正他心里也正想找会会会这位在金荣口心狠辣老谋深算的黄某人,索性点头答应:“行,我定帮你收拾了那个黄天,到时候你可准把猴票给我。”

    “成交!”

    “成交!”

    眼看着张天伟和金荣两人双掌在半空拍的“啪”声响,直在旁言不发的童副组织员突然插嘴道:“金副处长,张总,你们要是真想对黄天下我倒是有个消息。”

    “什么消息?”金荣和张天伟异口同声问。

    童副组织员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神情,他冲着两人低声道:“我最近负责工作组的事正好跟那个黄天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我昨儿好像听他说明天午要在宏力大酒店请人吃饭,要不”

    “宏力大酒店?”

    金荣不自觉重复童副组织员说的酒店名后顿时心里阵狂喜,他觉的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已经知道黄天明天的行踪,接下来就看张天伟这把“刀”的表现了。

    他看见张天伟冲着童副组织员轻轻点头,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行,既然这姓黄的敢欺惹我的兄弟,我明天就让宏力大酒店成为他这辈子终身难忘的地方。”

    张天伟说完这句话端起酒杯跟金荣和童副组织员起干杯,看着酒桌上两人都是副兴奋表情,好像明儿宏力大酒店事必定马到功成,童副组织员不由在心里暗暗摇头。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没有认识黄天之前,童副组织员直以为自己作为名在省委组织部混了多年的老官场还有有点政治头脑,还是能够游刃有余,自从跟黄天化干戈为玉帛后他才发现,自己那点小聪明在黄天面前压根连皮毛都算不上。

    眼前的两位官少爷论政治智商还不如自己呢,居然异想天开想要找黄天的麻烦?他们怎么可能料到自己的如意算盘早已在对方掌控之?

    童副组织员想起黄天之前交代自己,“这几日得空陪金荣块解解闷,只要他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通个气,另外金荣这次出来肯定费尽心思要报复,以他目前所处局面亲自动可能性很小,他八成会借用外力来为自己出气,只要发现苗头立马顺道帮他铺路取得信任同时也赚份人情。”

    什么叫关算尽太聪明?

    什么叫山外青山楼外楼?

    什么叫道高尺魔高丈?

    看着酒桌上正满脸兴奋开怀畅饮自觉胜券在握的张天伟和金荣,童副组织员觉的自己总算是明白了其隐含深意。

    第二天午。黄天早早来到宏力大酒店,他今儿约了孙家兄妹吃饭,上次他在派出所被那位陈所长滥用私刑的时候幸亏孙倩及时赶到让他少受了不少皮肉之苦,这顿饭他特意请了孙家涛和孙倩兄妹俩以表达感激之情。

    当然,他心里清楚今天这顿饭注定不会吃的那么痛快,切早已在他预料之,无论如何他对孙家兄妹的这份感激之情是真挚的,至于饭局开始后会不会发生些突发状况他倒并不在意。有人存心鸡蛋碰石头自寻死路,他能怎么办?

    人各有命,真要怪就只能怪那位张副省长家的大公子张天伟交错了朋友,谁让他跟自己的死敌金荣坑壑气存心找自己麻烦呢?

    想当年,金荣为了坑害自己特意在瓶高档洋酒里放了特殊物质导致自己在昏迷状态下被动在些非常重要的合同上不仅签名还摁下了印。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此时的黄天静静坐在宏力大酒店楼大厅的沙发上,两眼盯着酒店进出玻璃旋转门,眼神后掩藏的痛楚唯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当年他在省委组织部任职,金荣跟他整天称兄道弟感情可不是般的好,两人块喝酒玩女-人,块赌钱找乐子,最出格的次金荣居然把他“女朋友”叫过来让他随便享用。

    当时的他以为金荣真是自己最铁的兄弟,女人如衣服兄弟如足,自己真是从心底里把金荣当成是自己的足样看待,结果呢?当遇到利益冲突的时候,金荣毫不犹豫站在了实力更强的对立面,他至今还能记起金荣当初对自己说出的那番话。

    “黄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的金钱和时间我得到了什么?现在只要你死了,不仅我安全了我还能有会获得更好的发展,要是这种事落到你身上,你会怎么选?”

    黄天当时心里不觉苦笑,什么叫患难见真情?直到他被逼上绝路的时候才真正看清楚,所谓的“兄弟”不过是各取所需的豺狼。

    平日里自己威风八面的时候,兄弟们个个对自己“忠心耿耿”,旦自己落难了,所有人,包括跟自己关系极为亲密的金荣毫不犹豫做出了对他有利的选择。

    什么狗屁兄弟情义?在金庸小说里出现的义薄云天,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情节完全是小说家虚构罢了,真到了紧要关头,哪来的兄弟?剩下的只有赤果果的利益交换。

    “上辈子是自己太傻,怨不得别人”,黄天心里暗想,“金荣,你我之间这笔账今晚是该好好算算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宏力大酒店原本是清朝时外国人大使馆改建而成,即便是经过了数次装潢后整个酒店边边角角还透出明显的欧式装修风味。

    黄天坐在酒店大厅里等了十多分钟,终于看见孙家涛和孙倩兄妹俩有说有笑从旋转门进来,他连忙从沙发上起身满脸热情冲着两人走过去。

    “孙大哥,孙姐,我在这呢。”

    孙家涛抬头瞧见年轻俊朗的黄天今天打扮新愈加显出几分说不出的潇洒忍不住回头冲妹妹笑了下调侃道:

    “难怪人都说现在国内的明星不少长的好看没几个,反倒是普通老百姓里头长相出众的比比皆是,你瞧瞧小黄这模样这造型,哪怕是去走回红毯也不比那些男明星差吧?”

    孙倩向对黄天颇多好感,听了这话自然点头:“大哥说的对,小黄要是去当演员,现在那些男明星立马没饭吃。”

    黄天听孙家兄妹俩拿自己开玩笑并不多言,只是先走过去跟两人握后冲着孙家涛笑眯眯介绍:“孙哥,我听说你最喜欢吃海鲜,今晚我可是特意为了你摆了桌子海鲜大餐。”

    孙家涛听了这话故意装出副惊喜表情配合道:“真的假的?桌子海鲜大餐,那今天还不把我肚子给撑爆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