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相互帮助

升官有道最 第四百八十七章 相互帮助

    童副组织员态度坚决:“黄书记,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既然你如此诚心诚意待我,我童某人就绝不能眼睁睁看着黄书记受委屈,还被金荣使阴谋诡计开除出工作组。”

    黄天看童副组织员说话口气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不觉纳闷,“怎么今天童副组织员说话听起来有些古怪?他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怎么听这话意思还想帮自己把?”他冲着童副组织员连连摆手拒绝道:

    “别别别,你现在有时间和卢主任联系下把自己的事情搞定就行了,我即便是被开除出工作组顶多也就是丢点面子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我这人皮厚。”

    “黄书记就别推辞了,金荣这个人你也知道和我家庭很是熟悉,我有办法让金荣不仅没法继续为难你,还能让他自食恶果!”

    童副组织员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不自觉前倾隔着张桌子靠近黄天,说话声音低沉却相当有力,那神情分明是信心十足。黄天实在猜不透他今天约自己见面到底想要说什么,只能静静坐在位置上看着他嘴巴不停张合把心里想要说的话股脑秃噜出来。

    童副组织员说:“黄书记,你知道刚才我跟金荣通电话的时候聊什么吗?”

    “不知道。”黄天摇头。

    “我问他,上回他陪钟副厅长去底下市里考察副厅级领导干部的时候,收下的那副‘翠岗山亭’还在不在?”

    “‘翠岗山亭’?那是什么东西?”黄天心里动假装奇怪问。

    “‘翠岗山亭’是幅画,原作是中国近代杰出画家李可染的作品,此人是相当著名的诗画家齐白石老先生的弟子。”

    说到李可染的名字大部分外行可能闻所未闻,但是提及他师傅齐白石的名号却是响彻中外,很多人立马会反应过来。

    “你的意思,前不久金荣跟钟副部长道市里考察干部的时候收了人家副画?这画的名字就叫‘翠岗山亭’?”

    “不错,你知道那画值多少钱吗?”童副组织员问。

    “不知道,我对这些古玩字画的行情不太了解。”

    黄天当着童副组织员的面故意装傻充愣,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古玩字画的行情?想当初他曾经亲手将副李可染的《清漓风光》送给某位领导,那幅画当年从拍卖行购买价格为242万。李可染身为大师齐白石的徒弟自幼喜绘画,他13岁学画山水,49岁变革山水画,曾行程万里旅行写生,72岁任中国画研究院长

    李可染在国内外书画界的名声虽不及恩师齐白石却也有自己的席之地,此人擅长画山水尤其擅画牛,近几年书画拍卖价格更是节节攀高。童副组织员哪能看透黄天的心思?他以为黄天真对字画窍不通,冲他耐心解释:

    “这个李可染是江苏徐州人,他画的‘九牛图’私下被炒价格近三百万,有人说如果过几年说不定更高,你说他的画有多值钱?”

    “照你这么说,金荣利用到底下考察干部的机会收了人家上百万的礼物?那他这事干的也太出格了!”黄天故作诧异问。

    他心里明镜似的,这个时间段的领导职位需要花上百万购买至少也得厅部级领导干部,金荣个小小的省委组织部副处长应该还不够格决定这么高级别官员的前程,他怎么会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果然,他看见童副组织员冲他摆摆手说:

    “你想歪了,金荣收下的那副画是李可染的徒子徒孙临摹的高仿作品,即使不是真迹,但是估摸市场价五十万左右。”

    “那也不少了,现在纪委不是五千块的标准就够调查吗?金荣要是真收了人家这么贵重的礼品,万闹出什么事情来他可就完了。”

    黄天口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突然下子反应过来的表情,心里暗道,“对呀!既然自己心想要置金荣于死地,眼下岂不是最好的机会?”

    金荣身为省委组织部名副处长,居然利用到底下市里考察干部的机会收受重礼?他这分明涉及严重受贿?若是把这件事捅到省纪委,恐怕他金荣不仅从此身败名裂还得蹲几年的班房。

    黄天正蹙眉沉思,听见童副组织员对他轻声说:“黄书记,我刚才跟金荣通电话的时候特意假装不在意问了他句,那幅画还在不在他手里?”

    黄天不觉心里动,连忙追问:“他怎么说?”

    “他刚才亲口对我说,那幅画如今就挂在他家的客厅里,时半会他还舍不得出手,等着慢慢的升值。”

    黄天听了这话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神情,童副组织员却在旁笑呵呵提醒道:“黄书记,我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你可不是想要看到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发呆的。”

    聪明人点就透。

    黄天立马猜到童副组织员话里弦外之音,他有些为难道:“万金荣突然又把那幅画紧急处理了怎么办?”

    “我跟金荣是多年的老同事了,我对他的秉性最为了解,认为有关系有金钱就可以什么都不怕的人,所以这件事只要速战速决定能抓他个正着。”

    “万他到时候打死不认账,除了那幅画又没有其他的证据,那岂不是很被动?”

    “你放心吧,我既然今天约你来这里见面,岂能半点准备都没有?我刚刚已经跟送礼给金荣的那位官员通了电话,假意说也想要买副像金副处长模样的画,诱他自己亲口说出送礼给金荣的事情还录了音。”

    童副组织员嘴里说着话把录音资料递给黄天,脸上的神情却是平静的,好像他不过是在跟黄天商讨件平常小事。黄天手里摩挲着装着录音资料的物件,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无心之举帮了童副组织员把,居然会得到他如此“丰厚”的回报?

    种善因得善果。

    黄天冲童副组织员满腹感激:“童副组织员,你我萍水相逢,你如此慷慨的帮助我,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呢?”

    “你赶紧去趟省纪委吧,迟则生变,只要金荣收受重大回路事实被确认,想必他日后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对你处处刁难,从纪委那边进去过的人,想发展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是啊,到时候他在牢里,我在外面,他就算想要刁难我也够不着啊。”心情大好的黄天忍不住跟童副组织员开玩笑。

    宽敞明亮的咖啡厅里,优雅动听的钢琴曲正叮叮咚咚响在耳边,坐在黄天和童副组织员对面有对小情侣正搂抱在起笑盈盈看向对方。

    世界多美好!机会要抓牢!

    黄天看向那对卿卿我我小情侣的眼神背后透出的幽深毫无遮拦暴露了他内心的迫切,童副组织员说的对,“迟则生变”!

    五四青年节刚过,曹副部长从外地公差回来,卢主任亲自带着司机到机场接机,从机场回来的路上顺道把最近段时间省委组织部内发生的大事小事并如实汇报。曹副部长边听边默默在心里思量,当他听说人事制度改革工作组的相关工作情况以及黄天在工作组处处被排挤几乎要被赶出去的情况后,气的当时冷脸发飙:

    “这帮有眼无珠的东西,整天就知道墨守成规脑子里塞不进半点新观念新思想,这样的人或者说什么专家有什么资格继续在这里,留在这里简直就是坏事。”

    按照常理,这时候旁的卢主任应该添油加醋帮着黄天说几句才对,但他嘴巴动了动却句话也没说出口,只是平静眼神看向领导,极快的速度继续汇报工作。

    卢主任这样的做法显然是明智的,在曹副部长明知道他和黄天是师兄弟的特殊关系前提下,如果他在此时针对黄天在工作组被排挤事发表立场鲜明的观点,即便他的观点公平公正也难免让领导闻出味来。

    很多时间,下属只要汇报个事情,下面如何处理那是领导的事情,不是下属能决定的!

    第二天早,工作组众人纷纷接到省委组织部办公室通知,说是省委组织部曹副部长今天早要到工作组来视察工作,了解些情况,请各位准时到达会议室。

    接到电话通知的工作组成员不自觉个个心里生出疑惑,“以往此类通知向是负责组织工作组日常工作安排的金副处长统发送短信通知各位,今儿怎么改成省委组织部办公室的人打电话通知了?”

    黄天也接到了办公室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通知,当他冲着电话说了声,“知道了”,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

    昨天晚上,卢主任向曹副部长汇报相关情况后,特意让卢主任通知自己去了趟他的办公室,旅途劳顿疲惫不堪的曹副部长办公室的沙发上问了他系列问题后表现的非常气愤。

    他记得曹副部长当时对自己说了这么句话,“小黄你认认真真把这次的改革方案做好,我就不信某些居心叵测的人胆敢在省委组织部这边手遮天,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人事改革方案当成了抢功劳争政绩的地方?

    简直是乱弹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