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四百四十八章说者无心

升官有道最 第四百四十八章说者无心

    卢主任通电话让黄天心里不禁多想了几分,他先确定卢主任绝不会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跟自己撒谎,既然这件事是确有其事,那么那位省领导就是谁?自己心里或者说关系圈里没有这样的领导,可是那位省领导为什么会给素不相识的自己打招呼呢?

    黄天心里非常清楚,他这两年拉下的关系网不算多,用得上的领导更是屈指可数,其中跟卢主任口中提及某位省领导皆半点关联都没有。Δ┡eㄟ1小shuo如果这位省领导不是跟自己有什么直接关联,必定是跟自己关系特别密切的人能扯上关系才会如此尽力帮自己说话。

    可放眼周边近亲属大都生活在社会底层,绝不可能跟省里这位领导扯上关联,那么这位既跟省领导熟悉又对自己颇为关心的人到底是谁呢?

    黄天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他重生后头回对眼前的局面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他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双无形的大手好心推着自己往前走,可这双手的主人到底是谁他却无从得知,看来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想透的,那么就不去想了。

    晚上,得月楼装修精致的包间里片欢声笑语,钱成富是个老油子,为了讨黄天的欢心,特意请了向跟黄天关系不错的张志和带着女朋友林婉晴道过来当陪客,几个年轻人原本熟络见面自然气氛轻松融洽。

    桌人正坐在包间里心情愉快推杯换盏,突然听到隔壁包间有人扯着嗓子大喊:“金德贵,你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官二代?你老子已经跑路了,你他娘的要不是运气好早被警察抓了,还敢当着老子的面装逼,我呸!”

    金德贵的声音骤然响起:“赵小泉,你他娘找打是不是?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句,别怪老子跟你不客气!”

    “吆嗬?你个狗日的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你他娘都已经被调整到县台办当个破副主任,还敢嚣张?你算个什么东西?”

    看来今晚也是巧了,赵小泉和金德贵也在隔壁包间喝酒,赵小泉这会正在酒桌上哪壶不开提哪壶惹的金德贵非常不痛快。

    自从金德贵的父亲金局长潜逃后,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又趁机把金德贵在团委任书记期间被处分的事情拿出来说事,认为金德贵不能胜任把手的位置,导致金德贵的职位再次被调整,如今成了县台办主任张志和手下名副职领导。

    金德贵这次被调整跟上回情形截然不同,上回被处分的时候有他老子金局长在背后撑腰,怎么着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回却明显被人落井下石故意排挤,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也就在这边等着退休养老了。

    几人听见隔壁包间里,金德贵正冲着赵小泉忍无可忍飙:

    “赵小泉你个狗娘养的!你别以为最近背地里和江佳欣老公陈贵捣鼓的那些破事没人知道?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们背后使坏的事告诉黄天,让黄天知道情况和你真枪实弹的斗,看你有什么本事和黄天斗!”

    “你他娘少在这胡说八道,我跟陈贵不过是朋友在起谈谈话吃吃饭,背地里干什么了?什么都没有干,你要是再敢诬陷好人,别怪老子把你以前对付黄天的那些丑事说出来,你老子畏罪而逃,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敢和黄天斗”

    “有种你说,你现在就说!老子以前是蛊惑周小虎和黄天斗,但是老子不怕,做事敢承认,你敢吗?你整天跟张二江鬼鬼祟祟在背地里算计黄天还敢贼喊捉贼?你跟江佳欣的老公捣鼓那些破事是不是仗着张二江在背后给你们撑腰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这样狗肚子里装不下四两油的东西,干坏事就差写在脸上了,谁看不不出来,还有脸装!”

    “呸,不要脸的东西!”

    赵小泉显然下子被金德贵揭穿了秘密不禁恼羞成怒冲着金德贵嘶喊:“金德贵,你他娘要是再敢乱说句试试?看老子不撕烂了你的嘴!”

    金德贵也不甘示弱冲他叫嚣:“有种你他娘动我下试试?你要是敢动老子根手指头,老子不把你打残废老子就不信金!”

    赵小泉心里显然是恨透了金德贵,若不是他当初蛊惑自己和老婆道参与陷害黄天,自己和老婆哪会落得凄惨下场?

    现如今,老婆在监狱受苦,自己又被降职处分被调整到经济开区管委会当了个有名无实的副主任,特别是那个钱成贵和黄天关系很是和谐,所以处处不待见自己,这日子过的家不像家心里满是憋气,而这切的切罪魁祸就是金德贵!

    赵小泉今天在酒桌上眼看到金德贵就有种想要跳起来狠狠揍他顿的冲动,若不是顾忌公众场合他早冲过去了,结果喝了几杯酒后,心里的怒气无法控制了,金德贵现在不过是落魄的人,他的父亲跑了,家产被查了,就是普通的个职工,有什么可拍的,于是上前找茬,两人言不合当众呛起来。

    酒壮怂人胆。

    按说,赵小泉那体格又瘦又小哪能是天生牛高马大的金德贵对手?偏偏这家伙刚才喝了点酒被酒精冲昏了头,跟金德贵吵着吵着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随手拿起面前的酒瓶照准金德贵面门砸过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赵小泉又是突然出手,手里扔出的酒瓶下子正中猝不及防的金德贵面门,顿时痛的他龇牙咧嘴鼻子里鲜血哗啦啦往外冒。

    金德贵虽然家庭变化很大,但是哪是肯吃亏的主?他好歹在普水县做了这些年的官二代,老虎拔了牙还有点余威呢?坐在隔壁包间的黄天等人就听到“哗啦啦”像是有人掀翻了桌子声音,接下来便听到赵小泉口中出被打凄惨叫声。

    隔壁包间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黄天等人即便想要故意屏蔽都不行,钱成富眼看隔壁事态失控,冲着几人摇头道:“这个赵小泉和金德贵,哪里还有半点机关干部的样子?”

    钱成富嘴里说着话从座位上起身,无奈道:“我还是过去劝个架吧,省得这两人万今晚闹出人命来,让人知道我这个县委组织部的领导就坐在隔壁包间喝酒总归不妥。”

    张志和劝他:“钱副部长,依我看您还是别去趟这趟浑水了,万您要是被这两酒鬼给误伤了,那可得不偿失。”

    钱成富并未采纳张志和的建议,他想起金德贵如今是张志和的下属,冲他招手道:“好歹金德贵现在也是你的手下,要不你跟我块去看看什么情况?万这两人实在是不听劝,大不了打个电话让公安局来收拾他们。”

    “这?”张志和听了这话,疑惑眼神投向坐在身旁的黄天时不知该如何决定。

    黄天依旧是副千年不变波澜不惊表情,他见张志和那眼神分明是想要听听他的意见,索性脸上淡淡笑冲坐在旁的冯佳媛和林婉晴道:

    “你们女孩子最喜欢看热闹了,会要是看到什么血腥场面晚上做噩梦可不能怪我?”

    黄天这句话说出口立马挑起两个姑娘的兴趣,冯佳媛先跳起来鼓掌笑道:“你也太瞧不起咱们的胆量了,不过是看人打架罢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冯佳媛居然把金德贵和赵小泉比喻成猪?这让包间里几人忍不住脸上露出会心笑。

    林婉晴也在冯佳媛的情绪带动下来了兴趣,伸手挽起冯佳媛的胳膊冲她笑道:“走,咱们块去见识下两头猪到底是怎么打架的。”

    “哈哈哈”

    随着几人不约而同出爽朗笑声,两个姑娘打头,黄天和张志和紧随其后,钱成富倒成了最后走出包间的那个,几人抱着看戏的心情去隔壁包间看西洋景。

    隔壁包间的门早已洞开,因为里面突然生了客人打架事件,吓的服务员赶紧跑去把酒店大堂经理喊上来,身穿笔挺西服的大堂经理进了包间后下子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之前还整洁大方的包间如今满地狼藉,包间里用于就餐的大圆桌被掀翻在地,桌子的酒菜汤碟连同浅色的台布起散落包间满地。

    包间正中地面上有两个客人正厮打在处,其中身形瘦弱的客人显然不是身形强壮客人的对手,被人骑在身上拳头左右开弓打的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

    大堂经理急急忙忙想要上前阻止,冲着两人大喊:“别打了别打了快停下来!”

    正在打人的那位显然喝多了酒正在气头上,此时哪里听得进外人的劝说?大堂经理原本想要上前拉住他只胳膊阻止他继续打人,没想到却被他顺手抡倒是把大堂经理摔了个屁蹲。

    眼瞅着酒店门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堂经理正着急上火指挥服务员,“赶紧下楼打电话报警”的时候,门口又来了批看客。

    其中名看起来年纪较长的冲着正在打架的两人猛的声棒喝:“金德贵!你给我住手!大庭广众之下你还有半点机关干部的形象吗?”

    正骑在赵小泉身上歇斯底里的金德贵猛听到有人喊出自己名字,不自觉扭头看了眼,瞧见站在门口黑着张脸的人竟然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钱成富,顿时心里慌。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