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章 报复的不是时候

升官有道最 第四百二十章 报复的不是时候

    最近段时间,黄天也没有闲着,正为了台胞温嘉成老先生投资兴办大学的事情忙的脚不沾地,眼下这所大学的名字已经初步确定华夏大学。

    这个投资金额较大的项目汇报到市委市领导面前立刻获得了市委冯书记极大关注,冯书记还特意让市里分管文教工作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和分管文教卫的副市长亲自出面和远在台湾的温老先生取得联系,希望把这个项目尽快落实到位。

    领导有干劲,下属拼老命。

    作为下属认真干事是本质工作,也是个党员干部履职尽职的前提,在位不做事那就是不作为,在位乱做事那就是乱作为,都是法律法规所不允许的,但是如人民的名义中的易学习同志只干事不求待遇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普水县委书记张天来是个干实事的人,但是也是想不断进步的人,为了落实市委冯书记的指示特意召开了次县委常委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张书记亲自言向在座各位领导班子成员介绍了下对台湾同胞温老先生招商事宜的重要意义和市委冯书记的批示要求。

    张天来铿锵有力的表示:“温嘉成老先生片爱国爱家乡的情况令我们很感动,如果此次成功签约毕竟会让更多的台湾同胞对回内地投资增加信心。胡集乡的黄书记这次能够为咱们普水县招商引资工作再添卓越政绩,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对他的表现全都欣赏有加,咱们只有齐心协力把这个项目做好才能不辜负上级领导的期望。”

    “华夏大学是个投资额较大,涉及面广的项目,在咱们普安市的招商引资历史上也是从未有过这么大规模的投资先例,在座的各位领导必须先从思想上重视这个项目,务必为这个项目保驾护航让它尽快落实到位。”

    张天来说到中途特意转脸看向县长朱长江,郑重道:

    “对了朱县长,这个项目接下来就是政府层面的事情,我认为由你亲自主抓任项目组长,其余的分管基础建设的副县长任副组长,各个相关部门的领导任成员,务必要做好政府层面和投资老板温老先生之间的沟通工作,把这件有利于咱们普水县教育事业的大好文章给做好。”

    “黄天同志已经把尊贵的客人请进门,已经把项目谈妥了,接下来要怎么热情周到又不失分寸的招待好贵宾,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把项目建设好,服务号,那就是咱们具体负责此项工作的领导责任。”

    此次县委常委会议基本上以张书记言堂为主,说到底这次会议就是为了让在座的各位领导传递个重要信息:普安市的把手对项目很是重视,我们普水县号领导对华夏大学项目也是极为重视,把它当成是目前最要紧的事情来落实,谁要是想在这个项目上拖后腿,那就可能丢位置丢帽子了。

    领导重视好办事嘛。

    让张天来没想到的是新上任的普水县长朱长江对于华夏大学的项目却有不同意见,在常委会上估摸是顾忌颇多没好意思说出口,毕竟市委研究决定的事情如果在常委会议上反对,那就是不要干咳,所以等到会议结束立马尾随他进了书记办公室说出自己心里想法。

    朱长江很是公示公办的口气说:“张书记,刚才的县委常委会议上讨论关于筹备华夏大学的项目,我对于市委的要求很是重视,定不折不扣的完成,但是对于之中的细节还有些不同看法,想跟您汇报下,请你参考。”

    众所周知,县级的政府虽说县委书记是领导班子带头人,大部分具体工作还需要县长亲手来抓,这就涉及到个领导班子团结协作的问题。

    先,党领导切,这点毋庸置疑。

    对于县级政府来说,县委书记的手里牢牢掌控着人事权、财务权等最为重要的几大权力,在县里些大工程、大项目、大事件的处理上,即便是县长拿出具体处理方案,最终也得经过常委会议讨论,说白了就是征求县委书记的意见。

    人心齐泰山移。

    任何个县里,只要县委书记和县长两人劲往块使,县里的各方面工作处理起来会跟顺畅,底下人办事心里也有底。

    凡事也有例外。

    万个县里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面和心不合,表面上客客气气私底下各自玩弄权术争权夺利,那情况可就复杂多了。这种情况般生在县长在本地官场老资格拥有根深蒂固的势力圈,而县委书记却是空降当地身边没有兵卒可与之抗衡。

    普水县政府领导层的配备情况总体还算合适,县委书记张天来原本就是本地官场提拔上来的老领导,对于县里各方面情况都非常熟悉。县长朱长江在市级机关锻炼多年,如今新官上任干劲十足,虽说此人在市里有些背景,新来乍到肯定不敢跟县委书记明刀明枪对着干。

    在这种形势下,县长朱长江要想办成事就不得不尊重县委书记张天来的态度和意见,这也是他今天会议结束立马跟屁虫似的跟在张天来身后进了他办公室的原因。朱长江嘴里说着“要汇报工作”,说话的口气却并不像下属向领导汇报工作般谦恭,他跟张天来说话口气更像是平级领导间轻松聊天。

    他见张天来进了办公室后在老板椅上坐稳了,主动凑到他办公桌前的张椅子上坐下来跟张天来的直线距离不过米远,故意压低了声音说:

    “张书记,关于招商华夏大学的项目,您心里可定要有数,不能由着胡集乡党委书记黄天胡来,毕竟这项目市里领导都很看重,万要是哪里做的不到位或者说出了问题,你我可是第责任人,可担不起那责任哪。”

    张天来听了这位朱县长的话不觉云里雾里,脸上露出疑惑神情问他:“朱县长,您说胡集乡的黄天书记在华夏大学项目上胡来?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当然是从华夏大学选址工作说起啊。”朱长江拍桌子理直气壮道,“张书记您想过没有?为什么黄天书记非要把华夏大学的项目放在胡集乡的地盘上?就是因为他是胡集乡的党委书记,还是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张天来意味深长眼神看向朱长江,他心里多少能猜到朱长江今天跟进自己办公室的目的是什么,表面上却装着无所知静等他的下文。

    朱长江脸上带着丝愤怒说:

    “张书记,我觉的黄天同志身为党的干部,干工作就该心为公执政为民,不能考虑自己的小底盘,咱们县里经济开区大片大片的土地在那空着,他为什么不能建议投资商把华夏大学建在经济开区却非要把大学建在胡集乡的地盘上?”

    “依我看,他这就是私心作怪,生怕别人不知道华夏大学项目是他黄天招商引资筹建的,傻子都知道乡里的交通条件和配套设施根本不能跟县里相提并论,所以我建议咱们县委领导能够慎重考虑华夏大学选址问题。”

    朱长江三言两语把自己心里话说出来,张天来见他副义愤填膺表情心里却连连摇头,他私下也听说了这位朱县长和黄天貌似不和谐,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识大体,华夏大学这么重要的项目他也敢拿来利用打击下属?

    张书记对于这位新任县长的印象顿时落千丈,奶奶的,市里都同意的事情你说什么都是屁,说什么“黄天私心太重”,这才真是贼喊捉贼!不过,朱长江再怎么不上路子也是跟自己搭班子的县之长,张天来只能先把心里口气憋着,他对朱长江说话口气平淡如常,他甚至冲他轻轻微笑下说:

    “朱县长,关于华夏大学选址问题,黄天的意见或者说我们大家的意见都不是很重要,我倒是更看重投资商温老先生的意见,毕竟人家是花钱投资项目的大老板。咱们政府部门主要的工作职能是为投资商创造个良好的投资环境,至于投资商对于项目选址要求,我们还是要尊重的,你说呢?”

    朱长江听了这话点头道:

    “张书记您说的对,对于投资商提出的任何要求我们肯定应该慎重对待,不过这位温老先生对咱们普水县的具体情况并不十分了解,之前又直是黄天同志亲自接洽,所以我认为很有可能黄书记因为私心缘故跟温老先生交流的时候并未秉持片公心。”

    “片公心?”张天来简直在心里对朱长江的用词嗤之以鼻,“照朱长江话里的意思,黄天煞费苦心招商来个大项目倒是成了自私自利?他朱长江在背后对下属落井下石倒是成了片公心?真他娘派胡言!”

    张天来感觉自己的耐心已经容忍到了种极致,他担心自己再跟这位朱县长交流下去会控制不住情绪要火,奶奶的,你要捣乱老子不参合,到时候市领导问责起来,不是你个县长能承担的,于是他低头拿起办公桌上份文件作出副公务繁忙的造型,冲他说:

    “朱县长,华夏大学项目现在已经交到你手里手负责,接下来些具体的事你也可以跟温老先生直接沟通,我还是那句话,关于项目建设等很多问题不是我你能决定的,所以关于选址问题,我们绝对尊重投资商的意见。”

    朱长江听出张书记言外之意,无非是,“这事你朱县长自己看着办吧,我是不想参合了,不管黄天之前把华夏大学选址在哪,只要你能让温老先生同意你的意见,改变初衷,老子也是没有意见,切以投资商意见为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