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三章 不对称的较量

升官有道最 第四百零三章 不对称的较量

    吴大观觉的,自己和这位年轻的黄书记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和谐,早晚有次生死较量,自从他到胡集乡走马上任的那天起就注定了两人天敌的命运,他早已在心里断定,两人之间最终必有人灰溜溜滚出胡集乡,当然不希望是自己。

    男人之间的斗争,很多时候不是依靠武力,武力的胜利,只能让人身体屈辱,却不能控制对方,只有让对方心里屈服,那才是最高的境界。

    “该来的总会来,男子汉大丈夫遇到问题先要做的应该是直面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当缩头乌龟。”吴大观心想。

    几分钟后,吴大观那略显消瘦的身形出现在书记办公室,进门不卑不亢冲黄天招呼:“黄书记,您找我?”

    黄天抬头打量刚进门的吴大观,见他原本肥胖的脸庞略显憔悴,以前高高挺起的将军肚也小了不少,看就是最近心事重重搞的整个人不复往日飞扬神采,看来在牛逼的人,如果没有了强大的靠山,如果不能自我独立,说什么都是没有底气的。

    “吴乡长来了,快请坐吧。”黄天淡淡口气招呼。

    吴大观左右看了眼,挑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来,人是坐下了,身体却笔直像是棵树,两只手撑在膝盖上副随时起立的姿势。

    黄天看出吴大观面对自己时内心警觉,脸上露出略带温和笑意,他冲吴大观问道:“吴乡长最近忙什么呢?”

    吴大观典型的官方回答敷衍道:“我也是瞎忙,不像黄书记作为把手,整天日理万机处理乡里的事情辛苦了。”

    黄天见他不仅不正面回答问题反而故意把话题岔开到自己头上,又冲他笑了下,这笑却是意味深长。

    他两眼盯着吴大观,边注意观察他的表情变化,边问道:“我听人汇报说,吴乡长最近跟张二江副县长走的挺近?最近好像经常在起,是不是很熟悉啊?”

    吴大观张脸瞬间多了几分紧张,脸色“忽”的全变了,尤其是嘴角两边的肥肉控制不住抽搐了两下明显看出紧张。瞧着吴大观上下嘴唇蠕动了下却始终没出任何声音,黄天看出他此刻心情颇多复杂,于是冲他淡淡口吻说:

    “吴乡长,张二江副县长是我的老领导了,他的为人怎样我是最清楚,我劝你呀,最好离他远点,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可别跟他学坏了,再说,你要是跟在他后面,遇到了利益冲突的话,你不是她的对手,或者是不对称的较量,你是必输。”

    吴大观脸上露出尴尬神情,他似乎想要表明什么,却又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索性闭紧了嘴巴声不吭。

    黄天心知自己抛出的第颗炸弹已经砸的吴大观有些晕乎,不等他回过神来,紧接着抛出重磅炸弹,伸手推了下面前摆放的相关材料,冲吴大观说:“吴乡长,找你来就是我这里有份材料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看?”

    吴大观听了这话,疑惑眼神看向黄天,脱口问他:“什么材料?”

    黄天伸出两根手指在那份材料上轻轻点了下,冲他笑道:“当然是极其重要的材料,很可能关乎吴乡长这辈子政治前途的材料,否则,我也不会劳驾你到我办公室,当然吴乡长要是没兴趣看我也不勉强,做什么事情要自愿。”

    吴大观顿时脸色紧,他从黄天的话里俨然听出了什么,反应迅从沙上站起来,快走几步站到黄天办公桌旁,伸手拿起那份材料仔细看起来。刚刚看完材料第页的内容,吴大观感觉自己颗心像是瞬间跌入冰窖,浑身上下血液凝固般令呼吸几乎不能自已,他拿着材料的那只手微微战栗起来,两只眼珠子差点就镶嵌进了那份材料里。

    眼看火候已到,黄天把夺过那份举报材料,冲吴大观冷冷道:“吴乡长,材料也看的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坐下好好聊聊吧,我可是有很多话想要问你呢。”

    吴大观感觉自己腿软差点跌倒在地,他的脑子里此时像是有千万只蜜蜂“嗡嗡”作响,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黄天到底什么时候背地里对自己下了这样的狠手?自己的老底已经被他揭穿,这么多把柄落在他手里,他居然直到现在才拿出来?”

    好深的心机!好歹毒的心肠!

    自己什么时候进去,那就是黄天决定的。吴大观大脑短暂的混乱过后,他强撑着走到沙前坐下来,只是这回腰杆却再也直不起来,活像是只被抽了筋的龙虾瘫软在座位上,再加上面如死灰的神情,那模样不亚于世界末日降临般恐惧。

    黄天将吴大观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知道效果已经达到了,等他重新坐回沙上缓过神来,依旧是之前淡淡说话口气问他:

    “吴乡长,你看了这个材料,就没什么情况要向我汇报吗?”

    吴大观此时心里早已反应过来,他在心里暗笑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明明自己的把柄已经被人紧紧抓在手中,居然还异想天开等着黄天“河边湿鞋”抓住机会对其迎头击?可笑!奶奶的,实在是太可笑了!

    自己和黄天根本就不是个层次上的对手。

    枉费自己前阵子处心积虑接近张二江想要来招“借刀杀人”,却没想到对方早已把刀架道自己脖子上,自己却丝毫未察,自己这点道行还想跟黄天斗个死活?

    螳臂当车!

    往往事情到了紧要关头最考验人性,吴大观心里寻思,“眼下这种情形最重要是能黄天手下留情给自己留条活路才是重中之重,个人如果失去了自由,什么都是假的,就如蒋大宽那么牛逼的人,现在狗都不会理他。”

    再说,黄天抓住了这些东西不去县纪委直接举报,说明他有其他的想法,有给自己网开面的机会,只要自己顺着黄天的思路去处理,那么自己就是安全了。吴大观脑子里想清楚利害关系后,看向黄天的眼神多了几分祈怜,多了几分真诚,他半真半假向黄天“袒露心扉”:

    “黄书记,我跟您说实话吧,之前张副县长的确打电话让我过去,他说我跟您在胡集乡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指示我务必抓住您的小辫子,可是天地良心我真没有啊,请您定要相信我,他让我干的那些坏事我点都没干。”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吴大观到了紧要关头哪还顾得上张二江死活?明明是他绞尽脑汁接近张二江,蛊惑张二江出手对付黄天,如今嘴里的话全变了,倒成了张二江是个蛊惑人,张二江这个老家伙成了主谋,他倒是成了可怜巴巴被胁迫者?

    其实黄天压根无所谓吴大观对自己说这番话的真假,他也没指望吴大观能对他掏心掏肺把所有真话说出来,反正张二江跟他的恩怨不是两天了,吴大观怎么说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他见吴大观脸惊慌看向自己,按照自己之前想好的步骤慢条斯理往下进行,他冲吴大观问道:

    “吴乡长,现在这份材料你也看了,你倒是说说看,这事下步该怎么处理?丁广刚才可是在我办公室着急要把这份材料送到县纪委呢,我作为乡里的党委书记,也是乡里的把手,很多事情如何处理要站在全局的角度,过分狭义就会对乡里已经形成的很好局面带来负面的影响,大家在起干事的目的都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福利,所以我也想听听你的想法。”

    “不不不!黄书记您千万不能任由丁广胡来啊!丁广这个人做事没有思路,也没有魄力,以前我和前任书记很看不好这种整天歪鸡歪鸡的人,所以不给他任何权力,也因此他就看我为仇人,他跟我仇人样的态度也不是天两天了,他这次这么做是存心要置我于死地啊!”

    吴大观吓的差点跪下来。

    “吴大观,你跟丁广之间的新仇旧怨我不想听,如何评价个人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我现在只想听你说说我感兴趣的话题,如果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想法,到时候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有了机会抓住不住那就不要怪别人了。”

    “我明白黄书记的意思,我明白,黄书记您放心,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您尽管问。”

    “好,那你就先告诉我,最近段时间整天跟张二江副县长凑在块忙什么呢?”黄天犀利眼神看向吴大观,他确定这种时候吴大观绝不敢再对他有所欺瞒。吴大观的态度相当配合,听黄天提出问题后连忙据实以答:

    “黄书记,自从蒋大宽走好,张副县长的政治渔网很是强烈,心琢磨要竞争普水县长职位,他还说了,只要他当了普水县长立马提拔我当胡集乡党委书记,他还说......”

    书记办公室外,淅淅沥沥的小雨直在下,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吴大观的嘴巴像是泄了闸的大坝整整上午在黄天面前滔滔不绝,听着耳边吴大观持续不停陈述中带着忏悔的声音,黄天不自觉把眼神投向窗外。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是黄天贯处理问题行为准则,他倒是没想到,张二江那样个有头脑没大脑的人居然痴心妄想在背后对自己下黑手?还想做什么县长,简直是吃屁吃多了,把老子惹急了,想办法让他进去,他也就不那么牛逼了,奶奶的,和老子斗,谁都要死。

    “他也配?老虎不威,他张二江当老子是病猫么?”黄天在心里暗暗耻笑他的愚蠢。和老子斗,那么老子先挥点小智慧,看看张二江如何应对?

    老子是有智慧的人,就依靠智慧去处理。

    黄天找吴大观深刻谈话后的第二天,普水县官场有人四处宣扬则小道消息:“常委副县长张二江同志巴结上了市里的大领导,马快要提拔当县长了!他自己亲口对身边的人说,拉上的市里关系很是过硬,走马上任普水县长的位置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