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一章 你和我结婚吧

升官有道最 第四百零一章 你和我结婚吧

    浑身酒气冲天的女人像是团燃烧旺盛的火,整个人紧紧贴在他身上,双玉手毫不犹豫插进内衣抚摸身体,女人带着温热的指尖在身上摩挲瞬间点燃男人体内旺盛的荷尔蒙。男人体内猝不及防的天雷地火旦燃烧旺盛起来威力不可小觑,在女人毫无底线的挑逗下,男人很快燃烧起来。

    进入房间,根本无暇看看是什么地方,很快就纠缠在起。

    动着很是猛烈,外面的树叶被惊讶的瑟瑟抖。

    当激情褪尽四周重又恢复宁静,女人懒洋洋躺在男人怀里,就像只慵懒的宠物动不动,那种难得宁静安详的感觉让男人很受用。

    没有开灯的卧室里透着股难言的静默,窗外路灯透过窗帘进来的点点光亮映衬的整个房间更映衬几分漆黑。

    “你没喝醉呀?”

    黑暗中传来女人透着股怨气的幽幽声音:“有时候醉了倒是好事。”

    黄天从未听过冯佳媛用这种略带沧桑的声音说话,这种声音让他感觉陌生,他连忙支起上身看向冯佳媛,关心口气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冯佳媛双好看的大眼睛在黑夜里透着股奇异光彩,她用种略显低沉的声音问黄天:“你爱我吗?”

    沉默!

    女人突如其来的问题打的黄天措手不及,他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愣了会才说:“当然,如果不爱你,我们怎么会在起呢?”

    冯佳媛今晚像是变了个人,明显对黄天的回答不满意,重又问道:“我问你,爱我吗?你只需要回答爱或者不爱。”

    秒的犹豫过后,黄天冲她点点头:“爱!”

    寂静的房间里,黄天清晰听到冯佳媛口中像是终于松了口气,紧接着她却又提出了个问题:“黄天,你到底更爱我还是更爱胡云諾?”

    黄天心里惊,他条件反射脱口而出否认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胡云諾是云伟的姐姐,她从小看我长大,我对她的感情跟你不样,我只是特别尊重她,这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你尊重她?”黄天感觉冯佳媛说话声音透着股生硬,她依旧是冷冷口气,“你不会是在床上很尊重她吧?”

    黄天心里寒,双眼睛像是黑夜中的饿狼,突然下子警觉起来。他怀疑冯佳媛是不是曾经跟踪自己?否则她怎么可能说出刚才的话?按理说他和胡云諾的关系保密工作相当到位,她怎么可能确定自己和胡云諾上过床?还用刚才那种确定口气质问自己?

    片刻功夫,黄天脑子里已经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念头,他推开冯佳媛的身体换上冷漠口气冲她质问道:“佳媛,你不信任我为什么还要跟我在起呢?”

    以黄天以往的经验判断,这种情形下以进为退不失为上策,若是冯佳媛当真知道了什么大不了跟她提分手?想到“分手”两个字他心里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看到黄天真生气了,冯佳媛立刻软下来,身体主动靠过来拿着男人只手轻声道:“我不是不信任你,可你背地里跟胡云諾块招待浙江来的宋总,还跟她两人联手收购了迎春宾馆旁边那块地,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黄天心里不由愣,心里暗道,“冯佳媛怎么会对购买迎春宾馆旁边那块地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仔细想又反应过来,“宋老板最近在普安市考察项目,在商言商,有些事情都是签署了合同的,只要涉嫌生意上的往来交易哪还能保密?”

    既然冯佳媛今晚提起这话题,黄天也不否认,冲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从中牵线搭桥促成了胡云諾和宋总之间的合作,但是我跟胡云諾和胡云伟姐弟之间的关系你也清楚,生意归生意,其他的事情你绝不能胡乱猜测。”

    冯佳媛听了这话,张脸慢慢凑近黄天,直到两人之间距离不足两厘米,彼此都能清晰感触到对方的呼吸。

    她问道:“你跟胡云諾之间真没事?为什么我总感觉你跟她在起的时候从眼神到动作都不正常,你知道,女人的第六感是最灵的。”

    黄天心里不由松了口,暗自嘀咕,“原来是第六感,吓我跳”,他“理直气壮”冲冯佳媛反问道:“佳媛,胡云諾姐弟俩对我有恩,我这么多年来直把胡云諾当成亲姐姐,你别胡思乱想行吗?”

    “亲姐姐?”冯佳媛忍不住嘴里重复这个称呼,瞧她那副顶真表情,黄天不觉有些心虚,他连忙转换话题冲冯佳媛问道:

    “佳媛,你今天为什么要答应胡云伟帮他拿贷款?你该知道胡云伟这个人做事不是很靠谱,很多时候是利益为先!”

    冯佳媛秒不差回答:“他不是你多年的好兄弟吗?”

    “是,他的确是我多年的好兄弟,可好兄弟之间做事也有原则是不是?不能为了兄弟把自己陷于不义之地,我都没答应帮他的忙,你干嘛要答应呢?你知道我不喜欢做违规的事情,为了兄弟也不行。”

    冯佳媛听了这话脸上却露出丝好笑,她冲黄天讥讽道:“你还有原则?国家明文规定领导干部不得私下参与企业经营活动,你帮胡云諾跟宋总谈合作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你的原则?”

    “两件事的性质根本不样!”

    “有什么不样,不都是涉及到企业经营方面的事吗?”

    “我那只是看在私人交情的份上帮胡云諾说句话罢了。”

    “我这也不过是看在私人交情的份上帮胡云伟说句话罢了。”

    黄天突然感觉他跟冯佳媛就这么吵下去只会是场无休无止的拉锯战,说白了,女人的心里已经先入为主断定了自己和胡云諾之间关系暧昧,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是白搭。

    他有些泄气,冲冯佳媛无奈摇头:“算了算了,我也不想和你说什么,天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冯佳媛却不依不饶,她靠近黄天耳边极低声音道:“黄天,我警告你,要是让我知道你背地里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

    这句话下子让黄天心里股火蹿出来,他冷冷道:“佳媛你脑子没病吧?别说咱们俩现在还没结婚,就算咱们有天真结婚成了两口子,难道我还不能跟女人正常来往了?你要是真的看不惯,咱们早点结束,对大家都有好处!”

    “来往可以,但是必须得到我的允许!”

    “你不觉的自己很无聊吗?”

    “你要是心里没鬼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

    “你别没事找事行吗?”

    “怎么成了我没事找事了?你要是没敢亏心事我会找事吗?”

    “你有完没完?”黄天不胜其烦。

    “没完,今天你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别想睡觉,你和之前的钱红红郝佳丽的事情我可以睁眼闭眼,可是你跟胡云諾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黄天有种想要火却又无从泄的感觉,他索性穿好衣服下床准备却隔壁房间休息,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冯佳媛却死缠烂打拖着他只胳膊不让走:“你什么意思啊?你还有理了?你凭什么对我耍脸色?我长那么大连我爸妈都从来没跟我耍过脸色!”

    “松开!”黄天说话口气中透着股难以掩饰的愤怒。

    “我就不松开,我看你能拿我怎样?”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黄天胳膊稍稍用力,猛的下子甩开冯佳媛紧紧抱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不等冯佳媛反应过来,快走到隔壁房间锁好门,任凭冯佳媛追到门外拳头不停敲门只当没听见置之不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外的敲打声慢慢停下来,当整个房间彻底安静下来的时候,黄天才觉,自己今晚情绪失控了。

    官场是智者的天下。

    要想在仕途之路上走的长远,为官者必须始终保持颗冷静的头脑才能对局势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当黄天个人静静躺在床上才反应过来:

    冯佳媛今晚酒后吐真言彻底暴露了她的本来面目!

    以前,他直以为冯佳媛是个善良的好姑娘,性格单纯可爱,即便是偶尔耍些小脾气也会在心里为她开脱,“毕竟她是富家出身,必定从小娇生惯养,怎么可能受到了委屈”,现在看来,自己倒是把她看的太简单了。

    仔细回想自己跟冯佳媛在起由陌生到熟悉再到关系亲密无间的过程,他突然现,其实自己压根不了解她。

    她到底出身在什么样的家庭?她平常说话口气中为什么总会不自觉透出股高高在上的气势?另外,对于小小的普水县团委副书记位置她似乎从未放在眼里过,既然不在乎为什么又要留在县团委上班呢?她不是家在市里吗?

    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恍恍惚惚进入梦乡,这让黄天第二天早晨起床上班的时候觉的有些没精神。

    天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淅淅沥沥飘起了小雨,黄天坐在来接他上班的专车后排座上,眼神略显呆滞盯着轮又轮打在车窗上却又很快滑落的雨滴,心里感觉种无言愧疚。他居然为了个冯佳媛情绪受到干扰?难道自己居然忘了头上压的沉重大山?忘了自己身背血海深仇?忘了前世今生立下的毒誓吗?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次重获次的机会,定定要珍惜!大男人顶天立地既然活着就要活个轰轰烈烈,否则跟苟活的蝼蚁有何区别?

    细雨中的胡集乡政府透着股清新,从乡政府大门进去,主干道两旁的垂柳露出不同于往日的青翠欲滴,无数条嫩绿的柳枝在细雨中随风摇摆自成幅美景。

    轿车直开到党委书记办公室门口才停下来,乡里的办公室都是带走廊的青砖红顶瓦房,从车里下来可以直接踏上走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