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被带走了

升官有道最 第三百九十三章 被带走了

    蒋大宽进门的时候,眼瞧见县委张书记正陪着位看起来四十出头,头往后梳成大背头的中年男人说话。大背头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看向张天来的表情透着股说不出的居高临下,那神情有几分像是听下属汇报工作的意思。

    大背头瞧见蒋大宽在秘书和张二江副县长的陪伴下进门,眼神的注意力立刻被他吸引,冲旁的张天来道:“蒋大宽同志来了。”

    张天来眼神迅往门口扫了下,满脸堆笑回答:“是的,部长,咱们普水县长蒋大宽同志已经来了。”

    张天来嘴里说着话,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非常友好态度冲蒋大宽招招手:“蒋县长,你作为今天的主角,可是来迟了,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市委组织部的陈部长。”

    蒋大宽连忙脚底下加快几步走过去,把握住部长的手满脸热情招呼:“原来是部长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人逢喜事精神爽。

    贵宾接待室里每位领导以及随行人员都知道今天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亲自光临普水县所为何事,人人脸上洋溢着轻松愉快的微笑。陈部长见人已经到齐,低头跟张天来说道:“张书记,既然蒋大宽同志已经来了,咱们会就正式宣布对蒋大宽同志的职务调整决定吧。”

    张天来连忙点头顺口问道:“行,那您看是在这里宣布,还是去三楼会议室?”

    陈部长正要表态说,“在哪宣布不重要,只要人来齐了把事办了就好”,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刚才蒋大宽进门时已经关上的接待室两扇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这回,从贵宾接待室门外走进来的却是三位面容陌生的年轻小伙子,三人同样身穿深色西服套装,站在中间位看起来身材又高又瘦像竹竿的年轻人显然是几人当中的头。

    “竹竿”进门双剑目迅在贵宾室里就坐的各位领导脸上横扫圈,语气生硬冲帮人问道:“请问哪位是普水原县长蒋大宽?”

    突然闯进门的不之客让贵宾接待室里原本片和谐的气氛显出几分冷场,作为普水县委号领导,县委书记张天来先从座位上起身冲着三人问道:“请问几位是哪个部门的?找蒋县长有什么事?现在这边在开会,有事情等会议结束再说吧。”

    张天来话音刚落,旁张二江副县长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冲三人道:“不知道三位找蒋县长有什么事,现在市委组织部真在宣布蒋大宽县长的职位调整决定,你看是不是等市委组织部的领导正式宣布完蒋县长的职务调整后跟他慢慢谈,行吗?”

    旁蒋大宽想到刚才张二江副县长汇报说省纪委来人的事情,心里却明镜似的,他显然已经猜出几位年轻人身份,赶忙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冲着木桩子似的戳在门口年轻人说:“几位是省纪委的兄弟吧?有何公干?”

    瞧瞧,蒋大宽这还没正式担任普安市纪委副书记的职务呢,已经张口闭口称呼省纪委的同行为“兄弟”了,这叫个会说话。

    听说门口几位年轻人来自省纪委,贵宾室里众人脸上纷纷露出诧异表情,个个面面相觑相互看看,眼神里分明在互相讯问,“好端端的,省纪委的人突然跑到普水做什么?”

    得罪纪检委,日日要忏悔。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凡是纪委系统工作人员出现的地方准没好事,要么就是抓贪官,要么就是审贪官,反正跟升官提拔之类的喜事无关。

    众人疑惑眼神中,蒋大宽已经主动冲着省纪委几位年轻人走过去,跟几人热情握手后,招呼道:“几位省纪委的兄弟从省城路刚来真是辛苦了,快请坐快请坐!”

    跟蒋大宽热情的态度相比,省纪委几个年轻人显然表现的过于冷漠,站在中间的“竹竿”冲蒋大宽上下打量眼问道:“请问你就是普水县长蒋大宽同志?”

    蒋大宽连忙点头:“是我是我,我就是蒋大宽。”

    他看到“竹竿”冲着身后两个年轻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年轻人连忙上前步左右站在蒋大宽身体两侧,那架势倒像是要抓人?

    蒋大宽不觉心里沉,连忙冲“竹竿”问道:“各位同行,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竹竿”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腋下夹着的公文包里掏出份盖着省纪委鲜红印章的处理执行书,当场宣布:

    “鉴于原普水县长蒋大宽同志涉嫌收回以及作风问题,省纪委从即日起对蒋大宽同志进行隔离审查。”

    “竹竿”两眼盯着执行书读出来的每句话对坐在贵宾接待室里的每位领导来说无疑都是晴天霹雳,尤其是对站在他面前不足米远的蒋大宽。

    眼前局势瞬间急转直下让蒋大宽脑子里顿时片空白,他盯着“竹竿”不可置信口气问道:“你说什么?有人举报我?我的案子之前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我之前已经被处分过了,之前还被市委领导做出了免职处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不信你们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市委冯书记,真的,我绝对没有半点谎言,我的案子已经处分过了,今天是我马上要调到市纪委当纪委副书记任命宣布。

    你们看,这位是市委组织部的陈部长,他能证明我的案子已经结束了,我已经受到过处分了,你们不能个案子重判好几次啊?你们说对不对?”

    蒋大宽慌乱无措间本能只手指向身后市委组织部陈部长,看向部长的眼神充满了乞求,希望能站出来证明自己刚才说的番话全都是真相。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市委组织部的领导显然对眼前突形势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行走多年官场的本能让他很快做出应激反应,他冲着省纪委几位年轻人说:“如果省纪委已经对蒋大宽同志的案子有了重新定性,看来我今天是白跑趟了。”

    说完这句话,抬腿就往贵宾接待室门外走,旁的张天来等人见此情形连忙紧随其后,不会的功夫,刚才还济济堂的贵宾接待室沙上只剩下张二江副县长和蒋大宽的秘书两人站在位置前面愣愣呆。

    蒋大宽见此情形急了,连忙冲着张二江大声喊:“张副县长你倒是说句话呀?你告诉他们之前举报我的案子是不是已经处理完了?你赶紧帮我跟他们解释下呀?”

    张二江嘴唇蠕动了几下却句话也没说出口,倒是蒋大宽的秘书满脸焦急走到脸严肃的“竹竿”面前问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蒋县长被举报的案子之前市纪委不是已经处理完了吗?视为已经重新研究任命决定,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竹竿”瞟了秘书眼,冷冷道:“按照程序你还没有资格问我,不过你放心吧,我们省纪委办案绝不会诬赖任何个好人的,也不会放过个坏人,惩治,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工作,更是我们的权利。”

    “竹竿说完这句话后,冲着两个下属指示道:“带蒋大宽下楼上车。”

    眼瞅着好好的场喜剧瞬间变成悲剧,蒋大宽此时的心里简直比油煎火炸更难受,他着急想要为自己辩解:

    “同志同志,你们定是搞错了,真的真的,我的案子市纪委已经处理过了,我已经受过处分了,不信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要不你们让我给市委冯书记打个电话,他最清楚我的案子,只要你们听了电话定会明白,你们搞错了,真是搞错了!”

    无论蒋大宽嘴里说些什么,几个年轻人概当作没听见,三人像是老鹰拎小鸡似的顺手拎起蒋大宽的身子转身出门准备下楼。

    蒋大宽见这几人来真的,吓的差点当场哭出来,他个劲冲几人哀求道:

    “求求你们让我打个电话好吧?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能证明我是冤枉的!你们放心,你们定是搞错了,我怎么会呢?肯定是有人对我怀恨在心故意栽赃陷害啊?我是冤枉的!真的,天地可鉴,我是冤枉的!”

    任凭蒋大宽如何舌灿莲花为自己辩解,几个年轻压根不为所动,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几人带出县政府大楼奔向停车场,蒋大宽更慌了,他拼命挣扎着身体想要赖在电梯里不肯出来。虽说蒋大宽身材肥胖,但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齐心协力哪能弄不动他个不到二百斤的胖子?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把他从电梯里拽出来。

    蒋大宽眼看反抗无效,只能扯着嗓子喊:“我是冤枉的!张副县长,你赶紧帮我打电话给市委领导!我是冤枉的!冤枉啊......”

    普水县政府的办公楼外,阳光灿烂照耀在门前片空地上,在大块空地正中位置插着根铝合金材质的旗竿,顶端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正随风舞动。

    当蒋大宽被省纪委的年轻人硬塞进商务车里带走的时候,五星红旗像是听见了底下有人高喊“冤枉”,旗帜猎猎在风中抖动频率骤然加快,仿若在向周遭的人们宣告什么。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