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小道消息

升官有道最 第三百六十三章 小道消息

    张副书记听了下属汇报后气的想打人,他当即亲自去县长办公室找县长蒋大宽沟通此事,没想到蒋大宽见了他,态度居然比见到财政局的领导时更强硬。

    蒋大宽当时用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向他,满是讥讽口气对他说,“看来咱们普水县的领导中要属张副书记最体察民情心系百姓了,居然为了退休老教师工资放这种小事亲自到我办公室来汇报?”

    张副书记见他开口把退休老教师工资补事说成是“小事”顿时心生不悦,于是冲蒋大宽据理力争,“蒋县长,退休老教师的工资补问题怎么能是小事呢?那些老人教书育人辈子到了退休可就指望着工资吃饭呢。”

    蒋大宽当即太高嗓门反唇相讥:“你的意思,我得按照你张副书记的指示要求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就同意财政局拨款给那些人工资?张天来!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是县委副书记,我看你还是等到当上了县委书记的时候再来对我指手画脚吧,暂时你不配!”

    张副书记见蒋大宽不仅对老教师工资放问题固执己见还当着自己的面拍桌子大呼其名,这其中的屈辱滋味让年轻气盛的张副书记有些憋不住。

    他当即冲蒋大宽质问,“蒋县长,是不是因为咱们两人经常政见不合,所以你才故意滥用职权坚决不肯同意给退休老教师补工资?”

    蒋大宽的回答简直神了!

    蒋大宽说:“你怎么想都行,反正只要是你张天来批示的文件老子就是不同意你又能怎样?要么等你主持县委工作以后就可以执行!”

    张副书记虽然很是生气,却也无可奈何。

    今天早,黄天的通电话又让张副书记心情下子低落起来,他对老下属黄天愚人节开玩笑的事情倒是没放在心上,大家都是年轻人嘛私下关系又挺好,没事逗个乐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想到如今自己在县里的各项工作如今处处受到主持县委工作的县长蒋大宽制约,那种滋味实在是太痛苦了。如果要是此人做了县委书记,以后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什么事情,做个等待等待退休的人。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张副书记个人坐在屋里静静想了会心思后打起精神准备上班,正穿外套的时候听见客厅里电话铃声响起,他赶紧走过去拿起电话惯性说了声:

    “您好!我是张天来,请问您哪位?”

    电话里年轻男子普通话声音:“张副书记你好!我是市委组织部县区干部处的江风云同志,今天上午十点钟请你到市委组织部陈副部长的办公室来趟,陈副部长要亲自找您谈话。”

    “陈副部长要亲自找我谈话?”张天来疑惑的功夫心里迅疾盘算开来,“市委组织部的陈副部长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他怎么会突然找自己谈话?难道?”

    张天来的脑子里下子回想起刚才黄天打给自己的电话,他心底深处像是有颗希望的种子正在慢慢生长却又努力用理智压抑着不敢让它长的过分旺盛。

    希望愈大失望愈大。

    有些事情张天来连做梦都没想过,他担心自己万猜错了空欢喜场岂不是更难受,索性不要对莫须有的事情抱有太大希望更好些。

    “好的,我上午十点准时到。”

    张天来对着电话回答,不知不觉说话声音似乎多了几分激动。如果真的要是如黄天所说,那么对自己来说,那可是天大的喜讯啊。

    事情的展很多时候不是按照人的希望展的,或者说不是按照些人的希望展的,就说这次干部的任命蒋大宽根本就没有了竞争的资本。当第二天,普水县委张副书记将要被任命为普水县委书记的消息传开后,犹如枚重磅炸弹在普水县官场炸开。

    很多人认为这个消息是假的,甚至认为是开玩笑,可是当县委办服务张副书记的副主任很是搞笑的透露说,这个消息是真的时候,很多人的思维跟不上了。

    蒋大宽和其帮亲信下属直认为蒋大宽是县委书记的不二人选,现在突然说张副书记做书记了,那不是开玩笑,听到这消息后顿时傻了眼,对于蒋大宽来说,好像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已经拿到手的东西又被人硬生生夺走,最可恨的是夺走东西的人居然是他从未放在眼里的张副书记?这件事对蒋大宽的打击显然是致命的!

    张副书记只有三十出头,论年纪论资历论工作能力他凭什么跟自己相提并论?再说他张天来刚刚提拔当了县委副书记未满年就再次提拔,这根本不合常理!不仅蒋大宽觉的这次的任命有些不是很正常,几乎他手下所有心腹亲信都觉的市委领导对于张天来突然提拔为普水县委书记的任命愤愤不平。

    消息传出当天,群追随蒋大宽多年的老下属纷纷聚在他的县长办公室“义愤填膺”,有人当着蒋大宽的面扯着脖子叫嚣:

    “蒋县长,这事明摆着不正常!他张天来算个什么东西?来普水几年那是要资格没有资格,要经验没有经验,他才从县委组织部长位置上提拔当县委副书记多长时间?就是普水资格比他老的副书记就几个,按资排辈怎么能轮不到,这种如此年轻的恶人也配当县委书记?”

    “对对对,这件事肯定另有文章,蒋县长,您可不能忍气吞声就这么算了,那个张天来表面上看起来装很纯洁,似乎跟什么包青天似的,谁知道背地里玩的什么损招?”

    “蒋县长,不管谁来普水当县委书记,在咱们兄弟心里您才是真正的把手,只要您说句话,要咱们这帮人干什么都行。”

    “蒋县长您倒是说句话呀?这种时候只要动手还有机会,万等到张天来那混蛋的正式任命文件下来,切可就都来不及了。”

    ......

    神情颓废的蒋大宽抬眼看向聚在自己办公室里帮心腹下属,听他们会“阴谋论”会又“表忠心”心里却倍感凄凉。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这些年有太多血淋淋的事例告诉他,败了就是败了,哪怕是输的多么有尊严仍旧改变不了成为别人手下败将的事实,今天的局面自己是没有想到的,也不会想到。

    奶奶的,自己都主持县委工作了,履行县委书记的权利,就等着张任命文件了,到最后说县委书记的位置不是自己的,这不是和自己开玩笑,这次变动的情况需要研究的东西太多了,再说自己的靠山冯书记为什么也会同意这样的决定想到上次在冯书记的办公室收到的待遇,说明自己做的什么事情,让领导不满意?

    他抬起只手冲帮老下属有气无力的挥了挥,那意思,“都散了吧,我想要个人静静”,下属们见状也只好满是担心的眼神冲着老领导看眼,满脸不情愿挪动步子出了县长办公室。

    “事情怎么会突然弄成这样?”

    当帮老下属全都出门后,偌大的县长办公室里只剩下蒋大宽个人,他忍不住长叹声,伸出根手指揉着略有些疼痛的脑袋扪心自问。直到此时蒋大宽才有些反应过来,“上次去拜访老领导的时候,老领导对自己就没什么好脸,劈头盖脸把自己骂了顿。

    那分明就是老领导对自己心存意见的预兆啊?自己怎么就没察觉呢?为什么不能够认真的整改,得到老领导的支持,局面肯定不是今天的结果,这次张天来突然被提拔为普水县委书记必定是得到了老领导的肯,否则市委组织部的那帮人对底下如此重要的领导岗位绝不敢随便点将。”

    蒋大宽百思不得其解,“老领导之前向待自己不薄,为什么这次百八十度大转弯把普水县委书记的位置给了县委副书记张天来呢?”

    他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琢磨了半天实在是想不通,索性拨通了老领导的电话想要听听他本人的说法。

    电话连打了两次都是秘书接听,说,“冯书记正在忙”,等到第三次拨打的时候总算听到了冯书记的声音,冲他问道:“小蒋啊,你这么着急打电话有事吗?”

    蒋大宽听了这话心里说不出的苦涩,他心说,“老领导啊老领导,您可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头顶上的帽子都被你拿掉给了别人,怎么就不能打电话问问?不管如何你要给我个说法啊!”

    这种时候政治修养再高的人恐怕也搂不住要说实话了,蒋大宽知道自己以后的展还要得到领导的支持,得到领导的信任,否则,还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结果,好不容易装出副虚心请教口气问冯书记:

    “老领导,听说咱们普水县委书记的人选已经确定了?”

    “是啊,昨天开了常委狐疑,研究了普水的县委班子结果,组织部可能已经和当事人谈过话了,怎么你到现在才听到这件事?”冯书记并未否认。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