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三十章 我愿意当枪手

升官有道最 第三百三十章 我愿意当枪手

    丁广话匣子打开,张嘴像是拧了开关的水龙头,对乡长吴大观憋了肚子的好几年各种冤屈股脑全都当着黄书记的面倾倒出来。

    在他的描述中,吴大观就是不学无术整天骗吃骗活的混蛋领导干部,不仅整天只顾着拉帮结派仗势欺人,还直把胡集乡当成自留地作威作福,欺压百姓侮辱乡干部那是家常便饭,违法违纪的事情半点没少干。

    按照丁广的描述,吴大观在胡集乡当乡长这几年收受下属各种好处那都是小事桩,最重要他还滥用职权侵占公款。

    这位吴乡长对上级布置的任务阳奉阴违欺上瞒下,尤其是饲料厂拆迁款直没到位的问题,造成今天胡集村拆迁老百姓上访的始作俑者就是吴大观。

    丁广还介绍说,“当初饲料厂要在胡集乡投资建厂的时候,明明县里已经在村里划出了块规划用地给饲料厂使用,吴大观却不顾县里规划用地范围私自调整用地面积并挪用了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

    正因为吴大观不顾老百姓利益独断纲行才导致了胡集村老百姓对于拆迁问题从始至终怨声载道,尤其是对于拆迁补偿款直未能到位的问题反应尤为强烈。”

    黄天听了丁广番话后沉默下来,他之前倒是想过吴大观这种基层领导在底下玩些阳奉阴违的勾当也算正常。

    只是黄天却万万没想到吴大观居然胆子大到离谱的地步?他居然连县规划局的规划用地范围都敢随便更改?他是真把胡集乡当成自己家的后花园了吗?

    丁广长篇大论的番话说完后,办公室外的天已经黑下来,黄天扭头看向窗外黑漆漆的夜色,脑子里不禁思忖:

    “山不容二虎,不管乡长吴大观到底有没有像丁广说的那样犯了这样那样的严重问题,就冲他在胡集乡当了几年的土霸王,也绝不能让他继续留在胡集乡。”

    黄天脑子里简单分析了下当前的局面后,身子微微前倾调整了下坐姿,冲着丁广咳嗽声道:“丁主任,你刚才向我汇报的那些事如果是确有其事,那么吴乡长这些年在胡集乡很多事的确是做的太过分了,根本就是不称职啊。”

    “黄书记你定要相信我,我刚才向您汇报的所有情况句句属实啊,不信您可以随便在乡政府大院找个人打听,我保证绝无虚言。”

    黄天见丁广脸上露出几分急切,冲他摆手笑道:“我怎么会不相信丁主任的话呢?我只是觉的,吴大观在胡集乡也算是根深叶茂,就算咱们知道他以前做了很多违纪违规的事情,下子想要把他连根拔除恐怕不容易啊。”

    黄天的话顿时让丁广脸上露出些许兴奋,尤其是当他听到“连根拔起”四个字的时候,恨不得要从座位上跳起来拥抱领导。

    大快人心哪!

    对于丁广来说,哪怕是有人动了要把吴大观连根拔起的心思都是值得庆幸的桩大好事,何况此人还是政治素质较为成熟的黄书记?

    丁广连忙冲黄天主动请缨:“黄书记,只要能为民除害您需要我丁广做什么都行,我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黄天忍不住笑了!

    要说乡里的干部跟县里的官员真是没法比,县里的官员更擅长袖子里玩火,乡里的干部却往往更习惯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问题。丁广身为乡人大主任,原本在乡里也算有身份的领导干部,就因为之前受了吴大观百般侮辱,听说领导要对吴大观下手,顿时张脸上高兴的像是几岁的孩子。

    喜怒于形是官场人大忌!

    政治智慧更多是凭着个人领悟力不断提高,黄天心里有数,有些话即便跟丁广说了他也未必能听得明白,他只能对丁广强调点,“不管吴大观之前做过什么,切还得靠证据说话,纪委或者说上级领导要看到证据,否则,那就是小道消息,不气任何作用!”

    黄天和丁广深谈后的第二天上午,他让朱家友通知胡集乡所有领导班子成员召开会议,在这次领导班子会议上,他亲自宣布了胡集乡领导班子成员分工调整内容。

    起初,会议开始吴大观只是冷着张脸静静听着,直到听黄天宣布说,“乡人大主任丁广同志负责调查处理胡集村老百姓上访事件”,吴大观突然像是针扎似的喊起来:“我反对!”

    黄天看也不看他眼:“反对无效!”

    吴大观气的冲他拍桌子,涨红了脸据理力争道:“黄书记,你是把手书记没错,可你也不能在乡领导班子会议上搞言堂啊?我以乡长的身份坚决反对丁主任负责调查胡集村老百姓上访事件。”

    黄书记问他:“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没理由!就是坚决反对!”

    吴大观的回答典型吴氏语言风格,这家伙有时候情绪上来说话就像是放炮,噼里啪啦放了通只管有声响出来就好。

    黄天不搭理他,冲他冷冷道:“吴乡长,我们现在正在开领导干部会,你如果对我提出的建议有什么不满意可以去县里找领导反映,如果县领导也觉的我这个乡党委书记决策错误,我自然会改,否则,我说话那就是党委的决定。”

    吴大观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凭什么是我去找县领导评理?要去也是你去,你是乡里的把手党委书记,乡里有任何问题也该是你亲自向领导反应。”

    黄天抓住吴大观话里漏洞冲他反问道:“吴乡长,既然你也清楚我才是乡里的把手党委会书记,你又说不出什么反对丁主任负责调查胡集村老百姓上访事的理由来,那这件事自然还是我说了算,党领导政府。”

    黄天这将军立马逼的吴大观说不出话来,他那榆木脑袋瓜子哪能跟黄天比?自己把自己绕进去都不知道,等到后知后觉现了,会议早已进行到下个议题。

    眼瞅着向在乡领导班子会议上说不二的吴大观今天居然被黄书记三言两语弄了个下不来台,这让坐在旁的乡人大主任丁广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他在心里暗道:“吴大观啊吴大观你也有今天?等着瞧吧!既然黄书记安排我调查胡集村老百姓上访问题,我定会利用这次机会让你好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丁广有了新上任的乡政府把手黄书记在背后撑腰顿时扬眉吐气,像是憋闷已久的雄鹰总算是盼到了展翅翱翔的机会,在乡政府领导班子分工调整会议召开后的第二天迫不及待亲自来到胡集村了解情况。

    胡集村位于胡集乡政府东边,从乡政府出来后经过条笔直宽阔的水泥路便可直达村口,丁广平日里很少到村子里来,他从心底里嫌弃村里地面上三五步总会看见鸡粪羊屎之类。

    三月阳光照耀下的胡集村,大早四处不时传来鸡啼狗吠,又有老人站在自家门口呼唤孙辈回家吃早饭的声音夹杂其中,汇成曲生机勃勃的生活乐章。

    村头的草垛排排疏疏朗朗林立在地上,太阳光穿过草垛照耀在草垛旁追逐打闹的孩子们身上,草垛的背后就是望无际的田野,田野那头的树林触目可见。

    丁广显然没什么兴趣欣赏眼前的春光美景,他急匆匆赶到胡集村大队部跟早已等候多时的村支书见面。

    胡集村的村支书姓胡,前些年在城里打工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弄伤了只胳膊不得不回老家,这回来却成了胡集村里数得着“年轻人”。

    这几年村里的十七八的年轻人大多三五成群去南方打工,据说南方打工个月的工资收入抵得上在家种地年的收入,巨大的经济收入落差让农村成了年轻人避之不及的地方,个个挤破脑袋往大城市里跑。

    这年头,不仅仅是年轻人门心思去南方打工,村子里六十岁以下的中老年人也全都在农闲的时候出门打工,这个季节里放眼望去,整个村庄不是上了年岁折腾不起的老人就是牙牙学语的小奶娃留守在家看门守户。

    胡支书从南方回来后正好村里缺村干部,乡里干部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够担任胡集村的村支书,他起初死活不答应。

    当个村支书收入不高事情不少还容易得罪人,胡支书从小在村里土生土长,他可不想为了当个光有好名声没实惠的干部把老邻居们全都得罪光。

    后来乡干部好说歹说劝他,“现在村里的情况就这样,实在是找不着更合适的人选了,你要是推脱不肯干,难道让村里那些七八十的老人家当村支书?哪怕是为了村子里多点贡献,总得有人把村里些事情领头干起来。”

    胡支书也是个心肠软的人,若是乡干部硬压着他干这个村支书,他未必答应,但是乡干部次两次登门劝他,他心里就有些过不去,最后勉强点头答应先干段时间,等到乡里重新物色合适人选立马把自己换下来。

    老实巴交心眼实诚的农民哪是乡镇工作经验丰富的乡干部对手?自从胡支书当上了村里的支部书记,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就再也没机会把头顶上的官帽子拿下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