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纪委的内鬼

升官有道最 第三百二十八章 纪委的内鬼

    官场历来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吴大观和常佳这样的基层领导干部,上头若是没有人罩着丢官掉爵是分分钟的事情,想必黄天心里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索性上任就毫无顾忌对两人痛下杀手。

    看来他黄天是指望着自己到胡集乡后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胡集乡上下打造成他自己说不二的地盘。

    他倒是想得美!

    很多人觉的纪委的工作充满了神秘,其实纪委工作人员跟机关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比较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纪委干部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会为了孩子上学愁、也要买房买车过日子、也会遇到家里老人生病求人帮忙等诸多普通居民涉及的问题。

    人们之所以看纪委干部的时候蒙上了层有色眼镜主要跟他们的工作内容有关,县纪委内部分为办公室、党风政风监督室、第第二第三纪检监察室、案件审理室等科室。

    其中几个纪检监察室主要负责案件审理,案件审理室主要负责检查处理县直单位和乡镇报批的案件,以及检查对象对做出党纪政纪处分不服的申诉案件复议复查等。

    纪检部门的领导通常比普通单位的领导高个级别,比方说县纪委书记就应该属于副处级或者是正处级领导职位,这点在各地规定不同。

    胡集乡的党委副书记常佳被县纪委调查组的人带走后按照纪委办案惯例并未回到纪委,而是被安置在县城某处地理位置较为偏僻的宾馆进行秘密审讯。负责审讯常佳的两位纪检员是县纪委监察室的两位小伙子,个姓赵,个姓李,他们的顶头上司便是监察室的科长姓蒋。

    纪委的工作人员是这家宾馆的常客,每次只要是带了人过来必定是在宾馆最高楼层最东边的几间房住下,宾馆送餐人员只能把饭菜送到楼道口的吧台上不准靠近房间。

    眼看中午太阳明晃晃从窗口照进来,夜连轴转审讯常佳的纪检员小赵脸上透出不耐烦,他冲着小李没好气道:“你先盯着,我出去抽根烟透透气。”

    “行,你去吧。”小李随口应了声。

    有经验的纪检员心里都清楚,在犯罪分子被抓的二十四小时内是撬开其嘴巴的黄金时间之,因为这个时间段犯罪分子精神上刚刚遭受沉重打击,很容易在言语中出现极大漏洞。

    眼前的常佳从昨天半夜被抓到现在整整十二个小时了,他虽然表面上强作镇定,有经验的纪检员小李却能看得出来,这家伙算不得什么硬茬,估摸顶多熬到今晚肯定交代。

    纪检员审案子,良好的心理素质非常重要,当犯罪嫌疑人被关在个极其狭小封闭的空间里面对纪检员的时候,他的全身所有感官将会灵敏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他甚至连纪检员的个眼神都能揣测半天想从中看出些许端倪。

    在这种情况下,纪检员唯要做的就是必须比犯罪嫌疑人心理优势更加明显,不仅要表面上淡定,更重要是从气势上压倒对方,让对方感觉到强大的政策压力之下他除了坦白从宽无路可走。

    这是件极其普通的宾馆标准间,十多平方的房间里摆放了两张单人床,床对面放了个半旧的柜子,柜子上摆放着台电视机,房间南面墙有个偌大的窗户,此时外面正午的阳光正透过厚厚的窗帘照进来。

    纪检员把两张床并在块,靠北边墙壁摆放了张椅子,已经夜未眠的常佳正面容枯槁坐在椅子上没精打采,嘴唇因为心火旺没喝水的缘故翘起了层白。

    纪检员小赵出门后,小李正准备继续对常佳进行审讯,听见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他和常佳几乎同时冲着门口方向看过去,见到监察室的蒋科长已经快要走到床跟前。

    小李连忙从座位上起身冲着领导问好:“蒋科长您来了。”

    三十出头的蒋科长冲下属小李点点头算是回应,顺口问道:“常佳进来了这么久,到现在交代了没有?”

    小李如实汇报:“蒋科长,从昨晚到现在,这位常副书记咬紧牙关说自己是冤枉的,还说拆迁款的事情跟他毛钱关系都没有切都是按照领导指示办,问他是哪位领导指示他又不说正死扛着呢,不过既然说出了是按照领导要求办事,那么说出来也很快了。”

    蒋科长听了这话点点头,冲着小李吩咐道:“很好,要继续审问下去,定要问出结果,不过这个点也该吃午饭了,你和小赵两人顶了夜也有点累了,这样吧,你们俩先吃饭,我在这替你们看会,等你们吃饱喝足了再继续接着审。”

    按照相关规定,纪检人员在审讯过程中不能同时离开被审讯对象,现在审讯人员之的小赵之前已经出去抽烟了,留下个小李本不该出去,可站在面前的毕竟是顶头上司,小李几乎没怎么多想高高兴兴出房间吃饭去了。

    等到小李走,房间里瞬间只留下蒋科长和常佳两人,只见蒋科长冲着常佳上下打量遍后,又抬头看了眼装在墙角的监控,屁股在常佳斜对面坐下来。

    常佳这才注意到这位刚进门的蒋科长手里拿着瓶矿泉水,他不觉条件反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

    “想喝水吗?”蒋科长见状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在他眼前晃了晃。

    常佳没点头也没摇头,从昨晚到现在他滴水未进滴米未吃,他自然清楚这帮纪委的人想要先从体力上先瓦解他的意志,既然明知道对方不会给自己喝水那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没想到蒋科长却当真把那瓶矿泉水摆放到他面前,冲他轻声说:“常副书记,你要是口渴了就喝两口吧,这瓶矿泉水的牌子可不常见,贵着呢。”

    常佳听了这话两眼不自觉扫向面前的那瓶矿泉水,他只看了眼那瓶水便看出猫腻来,刚才这瓶矿泉水直拿在蒋科长的手中所以他没看出来。

    现在,当这瓶矿泉水摆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现,这瓶矿泉水表面看起来跟普通矿泉水无异,其实在矿泉水瓶中间部位本该包裹矿泉水商标广告图案那块现在却被人换成了张写满密密麻麻小字的白纸黑字的字条。

    眼看到那纸条上熟悉的字迹,常佳差点激动的掉下眼泪来,那不是自己的老领导吴大观的字还能有谁?那字体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常佳如饥似渴眼神盯着那张字条把上面的字看了个清清楚楚后记在脑海里,当他再次把眼神从矿泉水瓶上移开看向蒋科长的时候,两人看向彼此的眼神中已经露出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默契。

    正当蒋科长把那瓶矿泉水重新拿在手里,宽大的手掌恰好再次遮住矿泉水瓶上商标部位时,刚刚吃完午饭的小赵和小李推门进来。

    蒋科长换了副教训口气对常佳说:“常佳,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不要再有什么痴心妄想,你定要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明白吗?”

    这回,常佳配合冲着蒋科长点点头。

    蒋科长又回头冲两个下属叮嘱道:“你们两个继续审讯的时候好歹给人吃点喝点,又不是什么重量级的贪污犯不至于把人饿到没力气说话的地步。”

    小李和小赵连忙点头:“行行行。”

    蒋科长走后,小赵和小李又是个不眠之夜的艰难审讯工作,让小李和小赵感到奇怪的是,明明上午审讯的时候两人凭经验已经看出常佳挺不了多久,没想到他这夜居然硬撑了下来。按照常佳的说法,目前纪委掌握证据的些违纪违规行为全都是他人所为,这种明摆着人承揽所有罪责的行为让纪检人员非常诧异。

    小赵和小李心里疑惑,“到底什么原因让常佳下子突然想通了,硬挺着把所有的罪责律承担?明明几个小时前他还亲代所有事情都是按照领导指示来,现在却坚决改了口。”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条河流”,这是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的句话,这句话也足以证明世上的切其实都在不停变化中。

    常佳的嘴巴封住了,吴大观的日子便好过多了,但却再也无法跟往日人独断纲行大搞言堂的霸权时期相提并论。

    随着时间的推移,胡集乡政府大院的官员们都能感觉到,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的乡政府其实暗地里局势非常微妙。

    乡政府很多人暗地里揣测,常佳被抓算是只靴子落地了,另只靴子到底什么时候能落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谁的心里都没底。

    乡长吴大观最近依旧像往常样正常上班下班,些铁杆下属依旧对其众星拱月整天围着他溜须拍马,人人心里都有本帐,虽说官场流行朝天子朝臣,但是墙头草和背叛者的名声总归不好听。

    何况乡长吴大观这些年在胡集乡当领导虽说脾气暴躁张口骂人,但是此人的优点是诺千金为人处事相当仗义,比方说手底下下属张三家孩子上学,李四家老婆找工作,只要是他能帮得上忙的绝无二话。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