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三百零九章 该你倒霉

升官有道最 第三百零九章 该你倒霉

    金德贵今年二十八,已经在县团委书记的位置上干了两年,放眼整个普水县里也找不到几个跟他样仕途顺风顺水的年轻领导干部,这回又被提拔到乡里任党委书记,这分明是上级领导要重用的意思。

    在大多数官场人的惯性思维里,只要金德贵在乡下再熬两年,说不准再回到县城的时候能弄个副县长当当,整个普水县官场如此年纪就能跻身副处级领导岗位的官员几乎是凤毛麟角,这样年轻有为的官员谁不高看眼?

    金德贵心里明白,自己这次能够顺利获得提拔机会赵小泉两口子功不可没,按理说这时候自己应该请他们两口子吃饭表示谢意才对,现在赵小泉倒是主动请他,自然不能拂了人家片心意。

    他冲着电话听筒微微点头笑道:“赵局长也太客气了,你我兄弟之间哪用得着这么讲究?”

    金德贵却不知道,他这句话说出口电话那头的赵小泉不由心里紧,他生怕金德贵口拒绝自己的邀请,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没想到金德贵接下来话锋转对他说:“今晚要请客也该我请赵局长才对,上回的事情我还没好好谢谢你们两口子呢,要不我让人开车去市里把嫂子块接过来?”

    赵小泉连声拒绝:“别别别,咱们男人块喝酒带老婆多不方便啊,既然金书记答应了,会咱们到老地方集合。”

    “行!那咱们就不醉不归!”

    金德贵相当愉悦表情放下电话,心里却忍不住暗骂句,“赵小泉这厮花心思还真多,居然约自己今晚块去老地方?”

    赵小泉口中所说的“老地方”位于普水县和临县交界处,在那个三不管地带有个外表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三层小洋楼,牌匾上黑底金字三个柳体大字“百花楼”。

    百花楼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酒店,其实进去之后廊檐曲折别有洞天,从大门进去后穿过条狭长的小路便是个看起来装饰奢华的娱乐场所。

    据说这家百花楼白天从来不做生意,即便是到了晚上也是至少六点半之后才会有客人上门,说白了,这家店纯粹挂羊头卖狗肉,明面上开酒店暗地里做的全都是见不得人的生意。

    因为百花楼地理位置较为特殊,此处向是本地公安和临县公安都不甚关注的地段,几年间居然生意红火引来八方豪客。

    不过,这家酒店的消费标准也不低,据说杯价值五块钱的生啤进了百花楼标价立涨十倍,但是这里色艺俱佳姑娘却能让客人们轻易忽略酒店高消费趋之如骛。

    金德贵是百花楼的常客,以前也带赵小泉块来过,瞧他头回进了百花楼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两眼简直不知道该往哪看,当时把金德贵乐的前俯后仰。

    现在,听说赵小泉主动请自己去百花楼,金德贵心里琢磨,“敢情赵小泉那厮心里馋虫又兜不住了,难怪刚才说要带上他老婆坚决不肯,男人干这种事哪能带老婆?”

    出乎金德贵意料之外,电话那头的赵小泉此时脸上压根没有半点欢愉表情,他放下电话的时候情不自禁大大松了口气,脸色却愈加凝重几分。

    今天上午,赵小泉正坐在办公室看报纸打时间,他突然接到了普水县长蒋大宽亲自打来的电话,蒋大宽在电话里冰冷口气对他说,“请赵局长有空的话到我办公室来下。”

    领导召见快马加鞭。

    别说赵小泉当时正清闲骨头疼,哪怕是忙的人仰马翻,领导个电话叫自己过去那也得赶紧放下手里切工作最快的度赶过去。

    乘车往县政府去的路上,赵小泉心里不禁疑惑,他之前跟蒋大宽县长倒是见过几回面,但都是在公开场合,说起来两人私下并无半点交情,蒋县长今天怎么突然想起亲自打电话叫自己过去?

    赵小泉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县长办公室,瞧见蒋大宽张脸冷若冰霜心里更加没底,在沙上坐下后连忙小心翼翼开口探听:“蒋县长找我有事?”

    蒋大宽双略显深邃的眼睛盯在赵小泉脸上静静看了会,或许是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犹豫了片刻后突然又冲他重重叹了口气。

    领导这声叹息让赵小泉心里更加七上八下,他原本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索性冲着蒋大宽问道:“蒋县长,您要是有什么事尽管直说。”

    蒋大宽听了这话冲他点点头,总算开口道:“赵局长,刚才我接到市纪委领导打来的电话,你爱人朱晓慧同志已经被纪委立案调查。”

    “啊?这怎么可能?”赵小泉顿觉股冰寒瞬间传遍全身,他睁大双眼睛瞪着蒋大宽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蒋县长,我老婆定是被冤枉的!她向本分老实从没做过违法的事情市纪委凭什么对她立案调查?”赵小泉本能为老婆辩解。

    蒋大宽淡淡口气:“赵局长,市纪委已经证实你老婆贪污公款二十万,你也知道纪委查案子最讲究证据,你老婆要是真没犯错,纪委的人怎么可能随便抓人?”

    “可是?”赵小泉原本嘴巴张大还想要解释什么却最终句话也没说出来。

    蒋大宽像是早料到赵小泉会是这副反应,冲他摇头叹气道:“赵局长,今天特意打电话请你过来有件事还请你务必实话实说。”

    “您请讲。”赵小泉麻木神情微微点头。

    蒋大宽开门见山问他:“你老婆为什么要到县纪委举报团县委副书记冯佳媛?你们两口子跟冯佳媛之间有仇?”

    “冯佳媛?”赵小泉口中机械重复这个名字,他突然脑子里反应过来,冲着蒋大宽问道,“蒋县长,您的意思,我老婆被抓跟冯佳媛有关?”

    瞧着蒋大宽慎重点点头,赵小泉只觉眼眶热差点眼泪当场掉下来,他赶紧当着领导的面把实话股脑全都说出来。

    “蒋县长,我老婆到县纪委举报冯佳媛全都是县团委书记金德贵的馊主意,就连我老婆买礼物送给冯佳媛的钱都是金德贵给的,他说亲我们两口子帮帮忙,可我没想到......”

    “可你没想到冯佳媛是个硬茬,谁要是得罪了她没好下场是吗?”

    蒋大宽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忍不住阵抽痛,从当前的形势来看,他和赵小泉也算同病相怜,都是不经意间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才会导致被悲惨结果。

    “赵小泉,底下的话我只说次,你给我听清楚了,个字都不能听漏。”蒋大宽突然极其严肃口气对赵小泉说。

    “您说,我认真听着呢。”赵小泉勉强撑着让自己腰杆稍稍挺直,两只眼睛巴巴盯着蒋大宽。

    “现在你老婆朱晓慧已经被纪委立案调查,这个案子是市委冯书记亲自话查办,所以你老婆这次肯定是在劫难逃。”

    “不!蒋县长,求求你定帮帮忙,我老婆她要是出事我们整个家就算是毁了!”赵小泉本能冲蒋大宽哀求。

    蒋大宽脸上露出几分无奈:“赵局长,根据市纪委确切消息,你老婆贪污公款二十万证据确凿根本不可能翻案,目前情况下你们两口子能保住个就算是万幸了,这时候你还是多想想怎么自救吧。”

    “啊?”

    蒋大宽这番话对于赵小泉来说无异于当头棒,顿时让他脑子似乎清醒了几分,他本能冲着蒋大宽苦苦哀求道:“蒋县长蒋县长,求求您高抬贵手帮帮忙千万不能让我们两口子都进去,我们孩子还小,要是我们两口子都进去了孩子可怎么办啊?”

    赵小泉个大男人当着蒋大宽的面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泪如雨下,他做梦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突然翻天逆转到如此悲催的地步。之前两口子兴致勃勃在金德贵的蛊惑下干了蠢事,本想巴结上金德贵弄点好处,没想到下手的对象冯佳媛居然居然是个得罪不起的主。

    想到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念之差导致如今两口子可能同时身陷囹圄的局面,赵小泉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赵小泉像是唠叨的怨妇当着蒋大宽的面抱怨不迭:“蒋县长,陷害冯佳媛的事情是县团委书记金德贵手策划的,他才是整件事的主谋,我们两口子充其量不过是帮凶,求求您给市纪委的领导说说情,这事不能全赖在我们两口子身上啊。”

    蒋大宽早已对整件事的过程了然于心,他今天把赵小泉找过来谈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帮他们两口子洗脱罪名,他现在急切要做的是亡羊补牢弥补自己之前过失争取尽快得到老领导冯书记的原谅。

    停职处分对于任何位领导来说打击都是致命的,蒋大宽现在迫不及待想要让自己被停职的时间短些再短些。

    个领导干部若是手中没有了权力,那才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