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一章谁是胜利者

升官有道最 第二百九十一章谁是胜利者

    另外,关于学校地址选择问题报到市委领导面前,若是市里的领导再齐心选择支持黄天挑选的学校地址,那自己的面子可真要丢光了!

    “不行!学校的选址绝不能定在城西!”蒋大宽心里暗下决心,哪怕是去市里求冯书记帮忙,也绝不能输了这口气!

    说话到了国庆节,县政府大院里的花坛也重新换了色彩炫目的圆满鲜花造型,大街小巷内处处刷新标语,店铺纷纷挂上鲜艳的五星红旗,小城里处处洋溢着国庆假日景象。

    国庆节假期过后上班头天,普安市常委副市长范副市长突然亲临普水县考察工作,因为之前领导要到普水考察的电话通知时间较为仓促,范副市长专车到达普水县政府大院的时候,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只有半成员参与接待。

    当范副市长坐在楼上会议室里听取普水县相关领导工作汇报后,“顺口”表态道:

    “听说你们准备把姜志勇老先生投资的学校地址定在城西,我认为这个决定非常不错,姜老先生回家乡办学的目的就是为了服务百姓,绝不能让某些人把这么好的个项目操作成华而不实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

    范副市长说这番话的时候,会议室里不少人眼睛余光偷瞄蒋大宽县长,看的他心里毛浑身难受如坐针毡。

    范副市长突然莅临普水县考察倒是给蒋大宽重重敲响了记警钟,他察觉到范副市长这趟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言语中分明在释放某种信号,这让他心里不由暗暗急,看来自己当时和黄天在大众场合都起来那是不明智的。

    当天下午,范副市长前脚走,他立马叫上司机赶到市里,几乎跟范副市长的专车前后脚进了市政府大院,从车上下来后立马快步上楼进了市委冯书记的办公室。冯书记还是老样子,见了谁都是副笑呵呵的面孔,瞧见蒋大宽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脸上倒也未显诧异,冲他主动招呼:

    “小蒋来了!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

    蒋大宽赶忙满脸堆笑走进屋,顺手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副字画摆放在冯书记办公桌上,口中满是“欣喜”介绍道:

    “老领导,前两天国庆节放假我去了趟北京,晓得您爱好墨宝特意去潘家园子转了圈淘了副宝贝给您,您是行家,赶紧看看这副郑板桥的竹子到底画的怎么样?”

    “郑板桥的竹子?”

    冯书记听了这话看向桌上那幅画的路双眼顿时散异样光芒,整个市委大院谁不知道市委冯书记最痴迷郑板桥的画?

    市委书记办公室正中面墙上挂着高仿郑板桥体幅“难得糊涂”,四面墙上更是错落有致挂了不少郑板桥各个时期的竹画。

    有秘书曾经去过冯书记家里,据说他家里进门走道两边都是竹林,进入客厅后满眼各种画竹子的挂画,其中幅面积特别大的画几乎占据了家里客厅整面背景墙。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厦门某走私案的犯罪头目赖某曾经说过的句名言,“是石头就有裂逢,是人就有弱点,我不信这世上有人没有,如果有他就定住峨眉山上。”

    对领导干部投其所好博得青睐几乎是所有人投石问路的最佳方式,蒋大宽作为冯书记的老下属,对其喜好如数家珍,尤其是冯书记痴迷郑板桥画竹的爱好更是了如指掌。

    他这幅画压在箱底快两年了,原本是准备提拔当县委书记的时候拿出来添把火加加油,没想到这次却逼的他不得不咬牙提前拿出来。

    当初这幅画在潘家园子里买下来的时候,他掏了三万块现金,后来还特意花钱请了省城几个懂行的专家看过,几个专家异口同声说他这幅画买的真是太值了。

    虽说这幅画看起来有些旧,页面上还有些许破损,但是经过几个专家鉴定后确认其是郑板桥的练笔之作,可千万别小看了名家练笔作品。

    据说郑板桥的画如今拍卖行情水涨船高,副兰竹芳馨不久前拍卖出百三十八万元的高价,而几幅巨作寿竹兰芳竟然以千五百多万的价格成交。

    蒋大宽手里这副画是郑板桥当年练笔之作,真要是拿到市场上竞价,少说也能卖个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价钱真是赚大了。

    当蒋大宽小心翼翼把这幅画摊开在冯书记的办公桌上,冯书记当场激动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作为名骨灰级的郑板桥画迷,他眼看出这幅画绝对是郑板桥亲笔。

    看那画上的竹子用笔遒劲圆润,疏爽飞动,浓淡相映,虚实相照,妙趣横生,竹兀傲清劲,自有番凡脱俗韵味,这样独具格的风可不是般人能模仿出来的。

    “我有胸中十万竿,时飞作淋漓墨。”

    激动不已的冯书记忍不住脱口而出这句郑板桥作画时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他两眼紧盯桌上这幅画,口中啧啧称赞:

    “好啊!实在是太好了!这幅画上的竹子真是难得见精品,你瞧这画工,你瞧这神韵,实在是太逼真太传神了。”

    蒋大宽见冯书记脸上绽放灿烂笑容颗心先放下来半,只要先把领导哄开心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他赶忙凑过去假装诧异神情对冯书记说:

    “您意思这画还真有几分郑板桥画竹子的韵味?看来这画家模仿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蒋大宽故意演戏,冯书记却信以为真,连忙伸手指着画作说:

    “这幅画怎么能是模仿呢?这画看起来分明就是真真切切出自大师手笔啊,别的画家作品我倒是没把握,可是研究郑板桥的画这么多年,他的真迹我哪能看不出来?”

    蒋大宽听了这话故意脸上惊喜表情,冲着冯书记惊乍道:“什么?你说这是郑板桥的真迹?那我岂不是占了大便宜?”

    冯书记冲他摆手:“不不不,这幅画看起来应该是郑板桥的练笔之作,你看这画上印鉴比较模糊,很有可能这印鉴倒是后人添补上去。”

    蒋大宽听了这话心里不得不暗暗佩服冯书记这个出了名的痴迷郑板桥画多年的老粉丝还真不是吹牛,他说出来的话居然和自己当初请两名专家说的话如出辙。

    蒋大宽正有些愣怔,听见冯书记冲他问道:“小蒋,这幅画是你国庆节假期在北京潘家园子买的?”

    “是啊,我也是随便逛逛,没想到还真淘到了宝贝。”

    “小蒋你看这样行不行?你这画买了多少钱,我双倍付钱给你行吗?你知道我多少年直都酷爱郑板桥画的竹,今儿见了这幅画实在是爱不释手啊。”

    “老领导您说的哪里话?这幅画原本买来就是准备孝敬您的,两千块的幅画谁能想到居然还真买到了真品?说到底还是您运气好。”

    “不不不!我哪能白要你的画呢?不管怎么说,这钱还是要付给你,既然你是两千块入手,我给你三万吧,总不能让你吃亏啊。”

    蒋大宽心说,“瞧这漂亮话说的,给我三万还叫不让我吃亏?我这亏早就吃大了,您还真我是什么行情都不懂的白痴呢?”

    此时此刻,蒋大宽没什么心情跟老领导计较画值多少钱的事,他今儿狠下心把这幅画献出来的目的只有个,那就是让冯书记明确表态件事:台胞姜志勇投资的学校必须定址在普水县高新科技园区。

    趁着冯书记正高兴,他低声对冯书记说:“老领导,关于姜志勇老先生投资的学校,最近县里议论很多,很多人认为还是定址在高新技术园区比较合适。”

    冯书记听了这话,正在低头欣赏画作的两只眼睛突然抬起来冲着蒋大宽看眼,问道:“为什么?”

    蒋大宽赶忙搬出各种理由企图说服冯书记,他脚底下往前走步站到老领导身边故作轻松口气说:

    “冯书记,您看现在好多大城市都设立了科技教育园区,说到底城市区域功能科学规划是关乎城市长远展大计,我认为把学校建立在高新区对于普水县未来科技教育园区的成立是有好处的,也许目前是不合适,但是长远的展来说。”

    冯书记听了这话反问道:

    “那你有考虑过城区孩子们上学路途远的问题吗?学校建设的目的是什么?高新区地势偏远,方圆三公里以内连个居民小区都没有,你把学校建在那种地方,你作为县长不能听什么就是什么,要综合考虑,你觉的合适吗?”

    “这个问题短期内或许存在,但是想想看,现在大城市的孩子上小学有几个不要坐几站路公交车?这点距离也许不是问题,城市长远规划才是重点。”

    “你意思这学校盖起来后,当地的孩子上学得做公交车去?你们普水县开通公交车了吗?是不是为了个学校专门开通公交车,是不是为了那个学校专门的建设起来什么,蒋大宽,我怎么觉的你这话越说越离谱呢?”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