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玄幻书籍 → 异世狂少最新章节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少爷不少

异世狂少最 第七百九十九章 少爷不少

    第七百九十九章 少爷不少

    第七百九十九章 少爷不少

    手中刀片滑动,刺啦刺啦阵刺耳声音响起,杀手大统领裤裆处的衣服已经被全部撕开。

    “嘿嘿,聂天统领我再给你次机会,你要敢再说半个不字,我就要把你的丁丁切片了啊”

    作为杀手他们当然都是被培训过的,就算是面对再残酷的折磨都不会吐露任何消息。这个杀手大统领是其中的佼佼者,说他是铁石心肠都不算过分。但是此时看着在裤裆处不断挥舞的匕首他却犹豫了。

    按照他的心性来说,就算是再痛苦十倍的折磨他都能忍受,但是凌飞这家伙根本不安常理出牌竟然要切他的丁丁。汗,这绝对是任何个男人都无法做到的。

    杀手大统领聂天自幼父母双亡羊,是少爷把他抚养长大,并训练他成为杀手。对于杀手这个职业他其实并不排斥的,甚至隐隐有些欣喜,这是个快速来钱的手段。

    从痛苦中走出来,他当然知道金钱的重要。他脑海深处隐隐有着丝记忆,父母好像便是因为被枚银币被逼死的。因为这段记忆的关系,他对金钱有着莫名的渴望。

    沧澜大陆,行业众多。但是聂天却选择了杀手这条路他虽然从小被少爷培训,但是少爷这人还算是不错,给过他重新选择的机会,但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杀手。他很喜欢杀人的感觉,喜欢看着鲜血弥漫的场面。而且的确也像他猜测的那般,杀手的确来钱极快。仅仅三年时间,他便积攒了十万金币。当年他父母因为枚银币而死,如果他们还活着,看到他堆积如山的金币绝对会非常兴奋。不过这绝对是不可能了,他们死了就是死了,永远不会再活过来。

    作为杀手,杀人的同时也可能被杀他们整天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脑袋整天别在裤腰带上,说不定什么时候便被取走了。

    所以,杀手都很会享受生活。只要没有任务他便会在酒楼或者妓馆中渡过。他们喝最好的酒水,玩最好的女人。聂天也是这样做的,这三年来他任务赚的金币至少有二十万,其中十万他都花在吃穿和享受之上。对于个男人来说,所想说的不过是美酒,美食和女人。现在凌飞要把他的丁丁给切了,汗,没有了那东西,那他以后还怎么享受女人啊。

    此时聂天心底翻江倒海,很不平静。他宁愿凌飞直接把他杀了,他也不愿意变成太监。呀呀呸得,那对男人来说不但是耻辱,更重要的是,这没了那东西,就无法再找女人了,汗,这对他来说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 “嘿嘿,你考虑好了没有啊,我可要动手了这匕首削铁如泥,轻轻刀下去,估计你今后就要和女人彻底绝缘了。”

    “刺啦”

    凌飞手中匕首随意滑动了下,小片肉直接掉落。

    “呀呀呀呀,疼死我了”

    手气刀落,聂天口中发出凄惨无比的叫声。本来想想是回事,但是亲身经历之后,其可怕程度远超想像。本来他以为自己至少会多坚持段时间呢,可现在仅仅刀下去他屈服了。

    “住手,住手你想知道什么都说”

    “这么快便屈服了,可是我还没玩够呢要不你等下再屈服我还想再割两刀呢。”凌飞坏坏笑,手中匕首来回滑动,看样子又要刀划下去。

    这下这把内天吓坏了。汗,凌飞刚才刀下去自己丁丁不过掉点皮。如果再刀斩下去,那颗就麻烦了。本来他便不是威武雄壮类型的如果再少了段那他就算是不是太监也和太监差不多了。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的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凌飞要的就是这句话他现在最想知道的便是想要对付他的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你最好不要骗我,骗我次我华下刀嘿嘿,看你这东西的摸样,估计三次便没了。所以,你最好好好把握机会。”

    “请您放心,只要我知道的,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此时聂天根本没想着甩手段,看玩笑,现在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汗,他哪怕要是敢说错句,估计他会立即变太监了。

    “我只有个问题,那就是刚才给你传信的少爷到底是谁”这才是凌飞最关心的,擦,这人都调动如此多的人手对付他了,他竟然还不知道到底得罪了谁。如果传出去估计会被笑掉大牙了。

    少爷对他有养育之恩,要他出卖他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想到凌飞对少爷并不了解便准备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却感觉到裤裆中猛的冰凉。原来凌飞手中的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再次落了下去。

    “我劝你最好不要说谎哦,否则,估计你以后要蹲着尿尿了。”

    “蹲着尿尿”

    聂天阵恶寒,这个凌飞说的还真够恶毒的。汗,带把的男人都是站着尿尿,蹲着尿的只有女人和太监。擦,这个凌飞句句不离太监这让他想要撒花那个都不敢。这个险他不敢冒,毕竟这可是关乎到自己后半辈子的性福生活。

    “凌飞实话告诉你,其实我也不知道少爷是谁因为他每次见我都带着面具,从我二十年前第次见他开始,他每次都带着面具。虽然他隐藏了面目,但是我知道他绝对是沧澜帝国之人,而且其地位绝对不低。”

    “哼,他养育你二十年,而且亲自训练你多次。你竟然是说不认识他看啦你使是真的相伴太监啊。”凌飞说中匕首滑动,眼看就要擦到。聂天近乎哭了,“凌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定要相信我啊每次他前来之道我修炼都带着面具,我们虽然认识是几十年但是他从来没在我面前显露过真面目。”

    看到聂天神色淡然,根本不像是在撒谎。二十年时间,每次见面都带着面具看来这个人不简单啊”

    凌飞眉头深锁,面色阴沉无比。

    “凌少,你想知道的我告诉你了,希望你遵守诺言”聂天目光直直盯着凌飞,心底有些惴惴不安。

    “这点你倒是可以放心,我这人向说话算话。”凌飞神秘笑,随即把匕首从他身上移开。不过在最后其手指在聂天腿上轻轻蹭了下,抹白色的粉末快速进入其体内。“哼,我说会放过你,但是却没说不能再次杀你”

    不过看着聂天离去凌飞并没有出手,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刚才那抹白色的粉末便是种剧毒。这种剧毒十分罕见,是他花费了不小的代价从孙氏药堂中弄来的,价格比黄金还要珍贵。

    “步,两步十步,百步“

    “啪嗒”

    聂天直接倒地,口中有血沫不断向外溢出、

    “百步追魂,威力还算不错”

    凌飞根本连看都看不看聂天眼,这家伙竟然想要暗杀自己,死有余辜。不过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找出那个幕后黑手少爷擦,刚才忘记询问番他如何和少爷联系的了。瞄了眼已经成死尸的聂天,凌飞暗暗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多留他命了。现在倒好,线索再次断了。

    仔细回味着聂天所说的每句话, 对了,他好像记得聂天曾经说过。二十年前少爷收留并训练他。既然如此,如今二十年过去,那个所谓的少爷岂不是很可能已经四五十岁,甚至年龄更大。

    “看来这个少爷并不少嘛”

    凌飞暗暗猜测,这个少爷直让被人称呼他为少爷应该便是为了掩饰身份。

    帝都凌家之中,方天轻轻跃便出了凌家,老人在们后墙角出仔细检查了下随机顺着个方向追去。不过仅仅追出了几百米他突兀的停住脚步。

    “好狡猾的狐狸竟然还安排了假的路线,刚才他走过的那条,地上虽然脚印频繁,但是他却并不是从这条路离开的。

    “哼,你的计谋虽好,不过却瞒不过我”

    方天重新返回之后,立即再次认真检查起来。地面之上这个墙角处被无数人踏过,虽然留有些线索般人也很难找到。但是方天绝对不在这个行列。 作为帝都第追踪高手,对于隐藏的线索别人或许问不出来,但是他难不住他。仔细在墙角处检查了好几遍,方天又在地上狠狠推演了阵,随后目光直直盯着凌家后院之中。

    “好个偷梁换柱的把戏,哼,如果不是哥检查的仔细,。这次都要被你骗过了。”

    身影闪,方天再次回到凌家院落之中。果然和他预测的般,在凌家后院之中,个十分清晰的脚印出现在地面之上。

    “果然和i级预测样,这人真的是从家族之中堂而皇之的出去的。”既然有个脚印,那就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凌飞目光顺着脚印望去,嘴角闪过抹戏谑笑意, “哼,我看你这次还想哪里逃”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