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杀神永生最新章节 → 第六章 父亲

杀神永生最 第六章 父亲

    “电梯居然能够直接抵达最顶层,我还以为会设置电梯断电之类的环节呢。”

    虞井两人踏入顶楼时,发现一家三口正在院长室门口潜伏着。办公室的内部全身臃肿肥胖的院长正守护着自己的保险箱。

    “大叔,你好!需要我们的帮忙吗?”

    虞井拉着沈宜萱主动走上去与对方小声交涉,沈宜萱全程将脑袋埋在虞井的肩膀内,隐藏着自己的面庞。

    中年男人慈眉目善地说着:“看你的女朋友似乎吓得不轻,这样吧,我们去引院长。你和你的女朋友去内部保险柜拿取枪支如何,我家小阳最喜欢与鬼怪互动。”

    “好。”

    “你们已经知道保险柜密码了吗?”中年男人问着。

    “已经知道了。”虞井点头。

    “真是厉害,我们去吸引对方注意力。”

    立即采取行动,八岁的小男孩拾起一颗碎石子扔向内部的院长。

    被石子砸中的院长恼怒无比,立即从院长室内冲出。躲藏在阴影中的虞井两人立即溜进院长办公室,所谓密码自然还不知道,让沈宜萱用黑发的能力轻松将保险柜开启即可。

    得到手枪虞井寻找赶往在走廊上追赶一家三人的院长。

    扣动扳机,彩弹打在院长身上,这位胖胖的工神作书吧人员倒是十分敬业。中弹后立即倒地,同时撕破随身携带的液体道具,浓稠的粘液从枪伤位置四散开来。

    “还真是敬业的工神作书吧人员呀。”

    虞井和沈宜萱与一家三口暂时联合,找到徘徊在楼梯间的疯狂医生,成功将医生击杀。

    由于恐怖护士已经提前被沈宜萱吓晕过去,本次‘主楼区’的游戏到此结束。成功‘存活’下来的几人得到银质的‘病态杀手’奖章。

    “我家小阳肯定会拿着奖章去学校里四处炫耀,你看他开心的模样,谢谢你们的配合。”中年男人看上去十分疼爱自己的孩子。

    “小事,话说安藤病院的模拟场景与真人演员所营造的氛围还真吓人,我女朋友有点不适应,我带她去轻松的地方休息一下。”

    “好,有机会再见吧。”

    与一家三**涉的过程中,沈宜萱全程将脑袋埋入虞井的肩膀。

    直到两人离开死亡鬼都,沈宜萱才慢慢抬起头,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阿萱,能确认吗?”

    “样貌轮廓基本一样,声音也相同……但是总感觉与曾经不同。父亲他出现在这里不是不可能,因为他经常会离家去寻找猎物。不同的是,父亲曾经每一次都是单人行动,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拥有完整的家庭。”

    “此人的样貌特征我已经记下来,寒假剩余的时间足够我们去核实他的身份。今天是带你来游玩的,我带你去放松休息吧。”

    在虞井的带领下,陪伴着沈宜萱来到欢乐城的另一大区域水上世界。两人租下一首脚踏船,踩至巨大的湖泊中心,放松身心躺在船上享受着湖泊的宁静与阳光的沐浴,沈宜萱也是依偎在虞井的怀中渐渐睡去。

    就这样,两人在湖泊中央待到欢乐城即将关闭的通知传来。

    “尊敬的客人,今日的娱乐即将结束,请在半小时内前往欢乐城出口离场,感谢你们的支持。”

    虞井轻轻敲动着沈宜萱的脑袋,“阿萱,我们走吧”

    “人家还想睡。”

    “去宾馆的大床上睡多舒服,走吧。”

    两人踩着脚踏船回到岸边,算得上是最后一批离开欢乐城的游客。

    冬季的天空中,太阳早已落下山坡,月亮被乌云所遮蔽,一片漆黑的欢乐城广场上聚集着十多位凶神恶煞的社会人员。

    在看见虞井两人最后走出游乐场时,为首的男青年忍不住破口大骂。

    “娘的!让我们兄弟伙等上这么长的时间,和你女人在里面野战吗?现在可没有什么人可以保你们,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让我们好好玩玩吧。”

    此人正是入场之前就惹上两人麻烦的陈皮。

    陈皮第一眼就被沈宜萱的美貌与独有气质完全吸引,无法自拔。今天是下足功夫找上一群兄弟来到出场口位置堵截虞井。

    陈皮甚至愿意在牢狱坐上一段时间,也绝对要玩一玩如此标志的尤物。

    “男的打残,女的带走。”

    陈皮一声令下,十余人气势汹汹地走向虞井。

    “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一声大喝从侧面传来,止住这群混混的行动。

    扭头看去居然正是疑似沈宜萱父亲的中年男人,妻子与八岁大的儿子也跟在身边。

    “老头,你要多管闲事吗?”

    陈皮因为经常被欢乐城的保安队长教训,十分讨厌管闲事的家伙。

    十多位社会青年中,部分戴上金属拳套,部分拿出车链子,准备好好教训一番这位中年男人。

    “正好……”

    虞井早知道这位陈皮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当前正好能帮自己试探一番这位疑似沈宜萱父亲的中年人真实身份。

    “老头,让你多管闲事!”陈皮甩动车链子抽向对方的脑袋。

    陈皮举在空中车链子一直没能落下,感觉不对的小弟走上前拍打陈皮的肩膀时。

    陈皮的脑袋从脖颈上平滑掉落,动脉血压使得脖颈切口处的鲜血喷出两米高度,无头尸体应声倒地。

    一家三口沐浴在鲜血中,面部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八岁的男孩还将嘴口张开吞饮洒下的鲜血。

    其它的社会青年从未见过如此恐惧的场景,连滚带爬逃离现场。

    “噌!”近乎在同一时间,一柄短刀同时划过所有人的脖颈。

    脑袋纷纷跌落在地,大量的血水扩散开来。

    半头白发的中年男人手中持着一柄打磨锋锐的屠刀,目光投向沈宜萱。

    “小萱,回来了吗?”

    在男人问出这番话时,依靠在虞井身边的沈宜萱瑟瑟发抖。

    “小阳,叫姐姐。”男人的手掌抚摸在儿子的头顶。

    正在蹲在地面啃食着人头的小男孩咽下一口脑髓后,微笑看向沈宜萱:“萱姐姐好,爸爸经常说起你呢。”

    “……主人,带我离开。”沈宜萱小声传音给虞井。

    “阿萱,不着急。这个男人我会帮你杀掉的,这里是六区省会,警察马上就会到来。既然现在有机会遇见到你父亲的本尊,正好打听一些事情。”

    虞井将沈宜萱完全挡在身后,目光正视着手提屠刀的中年男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