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内幕

升官有道最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内幕

    这问题说出口,老洪头脸上表情瞬息万变,他愣子半天没说正题只是味冲着刀疤男哀求道:“大哥大哥,你能不能把这东西关上?我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事情不是已经闹到公安局了吗?公安上肯定自有Щщш..lā”

    说来说去,这个老狐狸说到关键问题居然耍滑头打太极?

    这让刀疤男心里股火憋不住往上冒,他再次从兜里掏出匕抵在老洪头脖颈上,手底下稍稍用力股鲜红从手底下慢慢渗出,老洪头原本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见对方真要动狠吓的赶忙变了态度。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大哥您能不能把那匕收起来,那东西不小心是要出人命的。”

    刀疤男恶狠狠威胁道:“你要是再不跟老子说实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快说,为什么要陷害台办主任黄天?”

    老洪头尴尬表情对刀疤男说:“大哥您听我解释,我也不想这个样,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台办主任黄天?”

    刀疤男以为他又耍滑头,二话不说拿起匕冲他肩膀刺过来,旁边长相斯文的同伴却建议道:“干脆把这老家伙舌头割下来,今晚不说让他以后辈子也别想再说话!”

    刀疤男当即点头,“行!”说着手里匕就转向老洪头的嘴巴伸过来,吓的老洪头连忙摆动脑袋边左右躲避边嘴里迭声求饶:“求求你们别割我舌头,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两个年轻人吓唬这老头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要句大实话,见老洪头副吓破了胆的模样,知道他这回是真的害怕了,把录影装置重新摆好冲他问道:“说吧,为什么陷害台办主任黄天?”

    “我也是被逼的!”老洪头说。

    “谁逼你?”刀疤脸问。

    “我赌钱欠了高利贷,那帮人整天要死要活逼的太厉害,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只好想了这个法子,原本想要勒索那姓黄的弄笔钱,哪想到那家伙居然报了警?”

    尽管老洪头说这番话的时候副声泪俱下倒霉样,刀疤脸却还是从他闪烁的眼神里看出端倪,他当即把手里的匕再次抵在老洪头脖颈上,恶狠狠道:“你个死老头,到了这时候还敢不说实话是吧?我看你今晚是真不想活了!”

    老洪头赶忙冲着刀疤脸连连摆手:“大哥我冤枉!我真是把实话都告诉你们了,事情就是这么回事,不信你们可以跟我回家问我闺女。”

    旁直默不出声的斯文男冲他冷笑声道:“老洪头,你当我们兄弟是傻逼呢?既然你个老家伙欠了高利贷,想要讹诈黄天又没成,你刚才哪来那就多钱在小饭店吃香喝辣的?”

    “我?”

    老洪头显然没想到对方早已寻摸他的行踪许久了,眼看事实再也遮盖不住,他不由口中长叹口气脑袋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垂下来。

    直到这时候,老洪头才把实话说出来,原来这老头跟洪娇娇家是远亲,自从洪娇娇跟黄天结下仇怨后直在找机会对其报复。

    有回两家亲戚见面闲聊的时候,洪娇娇瞧着长相甜美的洪梅香脑子里突然灵机动想到个妙计,洪梅香年轻漂亮又在台办上班是黄天的直系下属,她暗暗在心里琢磨,若是能从洪梅香身上做好文章,说不定真能招把黄天置于死地。

    洪娇娇心里有了想法后便开始筹谋开来,她跟自己的父亲商量番决定从洪梅香父亲身上下手,逼的洪梅香不得不心甘情愿成为他们利用的棋子。当然,洪娇娇事前已经跟洪老头交代的很清楚,只要事情办成了,高利贷的事情由她负责偿还,而且还另外给他笔好处费。

    对于洪老头来说,此时有人送钱上门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砸到头上,他哪还管这事到底缺不缺德,反正有人给钱让他干什么都行。洪老头在收了洪娇娇的定金后,当即对女儿洪梅香软硬皆施终于逼的她答应实施美人计陷害黄天,原本父女俩想着利用洪梅香的美色把黄天引到宾馆开房,然后再用录像把视频拍下来。

    没想到黄天跟女下属之间始终保持定距离,洪梅香根本没机会下手;后来父女俩又计划趁着黄天带上洪梅香去应酬的时候把他灌醉,然后找机会脱光他衣服陷害,没想到黄天在酒桌上相当节制还是没能成功得手。

    眼看洪娇娇那头催命似的天几个电话催两人赶紧把事情办了,洪老头父女俩正着急的时候,那晚的机会来了。

    洪梅香故意假装喝醉缠在黄天身上不松手,当时其实洪梅香并未喝醉,这只是她企图逼的黄天送她上楼。

    果然,黄天无奈之下不得不亲自扶着她上了二楼,早已得到消息的洪老头赶忙在门口守着,原本计划热情邀请黄天进屋里坐会,好让洪梅香褪下衣服后造成被-强-奸-的假象,没想到黄天直站在门口坚决不肯进屋。

    情急之下,父女俩才不得不用了最蹩脚的招数,由女儿洪梅香快边褪下衣服边高声喊叫,“救命”,洪老头则死死拽住“罪魁祸”黄天坚决不让他离开。其实司机冲上楼的那刹那洪梅香刚刚脱下外套和裤子,外套包裹下的身体上内衣根本来不及脱,就这样,父女俩慌乱之下把之前精心彩排了数次的大戏在那晚隆重正式上演,至于后来的事情便不用多说了。

    洪老头讲完事情经过后,刀疤男气的抬脚狠狠踢了他下,气哼哼骂道:“死老头把年纪坏良心害人,不得好死!”

    洪老头赶忙跪地求饶:“两位大哥两位大哥,你们要问的事情我全都说清楚了,你们这下能放我回家了吧。”

    旁长相斯文小伙子说:“洪老头干了坏事就这么放他回去真他娘便宜他了。”

    刀疤男边小心翼翼收好录影装置,边冲同伴冷笑道:“那你还闲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趁有时间狠狠教训教训这老家伙,只要不打死就行!”

    “得嘞!”

    夜晚寂静的荒郊野地里,在那辆面包车大灯的照耀下,身形瘦弱的老洪头像是个死猪趴在地上被年轻人拳打脚踢不时口中出凄惨叫声。

    刀疤男从车上拿了手机打电话:“老大,那个老洪头交代了,说是有人背地里付钱让他们害人。”

    电话里传来个中年男子沉稳声音:“你直接把证据交给公安局的丁副局长,现在就去,要快!”

    “好的!”刀疤脸应了声赶紧挂断电话,冲着车外正打的过瘾同伴喊了声,“走了,办正事要紧!”

    同伴听了回头问句:“这老家伙怎么处理?”

    刀疤脸顺口回答:“让他躺那装死吧,没工夫理他!”

    “好!”

    同伴赶忙转身上了面包车,车子马达轰隆声在宁静的夜晚听起来特别清晰,在刀疤男的指挥下,车子直奔回县城方向驶去。

    不会功夫,面包车后片漆黑的荒郊野地里响起洪老头那略显凄惨的叫声:“救命啊!有没有人来救救我?我腿折了!”

    洪老头这份证词瞬间让黄天“强女下属”案件柳暗花明又村,丁副局长当晚拿到证据后立马让底下负责案件的调查人员改变查案方向。

    件传的沸沸扬扬的“黄天强女下属”案件夜之间变成了“女下属利用美色企图敲诈勒索领导”,之前被大家同情的受害者洪梅香转眼成了被告,而之前被诬告的台办主任黄天则成了被人陷害的苦主原告。

    事实和真相之间往往线之差。

    办案经验丰富的丁副局长抓住有力证据借机大了通文章,当他亲自向把手局长汇报案件最新进展情况时,尽管金局长满心不痛快却也只能无奈承认铁般的证据和事实,毕竟黄天背后的范副市长还是要顾忌的。

    夜雨惊窗梦,风吹朗云飞。

    江南春草长,荷花别样红。

    场小雨过后,天气似乎温度又升高了些,当周的太阳冉冉升起,笼罩在黄天头上的“强奸犯”罪名朝被洗白。

    时间周围吃瓜群众对此事的议论又换了各种说法。

    有人说:“我早看出黄天是难得见的青年俊杰,他不仅头脑聪明对工更是满腔热情,这样个年轻有为积极向上的小伙子怎么可能会是强犯?”

    当即有人应和:“就是,那个洪梅香算哪根葱?她那样的货色连给黄天提鞋都不配,人家堂堂台办主任正科级领导干部会看上她?”

    还有人说:“八成是洪梅香味单相思成疾,这才想了这么个下流法子想要赖上黄天?看来这姑娘年纪不大倒是心机挺深,居然妄想用这个法子步登天当领导夫人?”

    这种说法传开立马得到众多吃瓜群众响应,众人纷纷在背后对此事另个当事人洪梅香各种戳戳点点片鄙夷唾骂声。

    眼看舆论边倒众口词啐骂声对准洪梅香,这姑娘倒是好耐性,居然还能不等声色整天照常上下班,那情形倒像是之前生的轰动全城的桃色新闻跟她无关。

    清早,有台办的同事看到洪梅香像往常样推着自行车进了大院,纷纷在背后切齿咒骂:“厚颜无耻的女人居然还好意思上班?”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