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章 鱼饵

升官有道最 第一百九十章 鱼饵

    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父亲听了这话顿时肉疼,冲着电话迭声反对:

    “儿子,咱们村长家里盖房都没交这笔钱,凭什么咱家盖房子就要交钱?六千块太多了!虽说你在外头挣点钱,可你以后还得娶媳妇生娃,这钱咱们得分钱掰开两半花,哪能随便便宜了这帮吃拿卡要的乡里干部?”

    别看父亲老实,心里明镜似的,他早看出乡里干部存心刁难自己家就是为了捞点好处,儿子让他去乡里把六千块的管理费上缴,这不相当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六千块啊!哪怕是扔在水里好歹有点响声?就这么白白送给了那帮鱼肉乡里的贪官,老人心里怎么能舍得?

    黄天料到父亲肯定心里不乐意去乡里缴这笔费,否则的话,之前乡里干部找上门来要钱的时候他早就把钱缴上去了,房子也就不会停工。?

    他劝父亲:“老爸,新房子你还想不想盖?”

    父亲说:“我当然想盖啊,我这材料都运回家了不就是为了盖新房子吗?”

    黄天说:“既然想盖房子,咱们就得出钱把那帮找麻烦的乡里干部给喂饱了,你要是不缴费他能同意给你盖房子吗?”

    父亲在电话那头沉默不语。

    黄天又说:“老爸,你明天早就去乡里把那六千块缴了,记住了,定要收钱的人开个收据,最好是盖公章签上字的,然后你把收据拿给我,我保管最后六千块还得回到咱们手里,行吗?”

    父亲听了这话顿时来了精神,冲儿子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去乡里缴费,然后那六千块你还能再拿回来?”

    黄天拍着胸脯跟父亲打包票:“放心吧老爸,你儿子好歹也是县里的干部,也是有身份的,这事准没问题。”

    既然六千块出手还能拿回来,黄天的父亲心情顿时敞亮了不少,只是他有点还是没整明白,“既然这六千块早晚还得回来,为什么儿子非要自己去缴费呢?这来来回回不是瞎耽误时间吗?”

    乡下的老百姓对官场的些事情不是很了解,可黄天父亲平常道听途说看看电视也从中了解些当官的弯弯道。

    父亲心里清楚,反正那里头的学问不是自己个普通的农民能搞得明白,但儿子好歹也是县里当官的,只要他能把家里的钱弄回来就行了。

    第二天早,黄天的父亲按照儿子的吩咐,从银行里提了六千块的现金,装在身上还没捂热就到乡政府去交到了乡土地所长的手里。

    黄天的父亲倒是把儿子交代的话都记牢了,没缴费之前就问土地所长,“这钱交上去能不能给个盖公章的收据?上头有经手人签字的那种。”

    土地所长哪能想到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农民会耍什么心眼?他毫无戒备之心痛痛快快给老爷子开了张收据,盖上大红公章后又按照老爷子的要求龙飞凤舞签上自己名字。

    收据开好后,土地所长冲老爷子满脸谄媚:“老爷子,这下你该放心了,回家安安心心盖你的楼房吧,我保证没人再去找你麻烦。”

    老爷子脸上敷衍笑了笑,心里憋着肚子不痛快从土地所长的办公室里出来后,转身坐了客车赶到城里找儿子,亲手把那张收据交给儿子后才又回家继续盖房子。

    掌握了对方乱收费的证据后,黄天立马电话通知张志和。

    在张志和的番安排下,当天下午,县软环境建设管理办公室和县纪委相关工人员组成联合调查组突然杀到乡里展开调查。

    调查组的目的主要调查最近乡里老百姓自建房是不是都有手续?没有手续的是不是都要收费?这笔费用的收取是否合乎规定?

    乡土地所的办公室显然不能跟县里机关办公室相提并论,几张简陋掉漆的黄色办公桌,几把还算完整的同色旧椅子摆放在个大约十六七平方的房间里,门口块同样掉了漆的木牌上写着“土地所”三个字,这就是乡土地所办公室。

    张志和亲自带着调查组的人来到乡政府后,径直先找到土地所,当行人自报家门分别来自县软环境办公室和纪委,这帮没见过世面的乡里小官吏脸上不觉露出紧张神情。

    土地所长个劲冲调查组的人客套:“那个各位领导都请坐,咱们乡下没什么好招待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茶叶各位将就喝着,来来来,抽烟抽烟!”

    张志和今儿纯粹故意找碴来了,对土地所长的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去,他领着调查组的工人员在土地所办公室的椅子上坐下后,先冲土地所长问道:“最近,你们乡里有农民自建房吗?”

    土地所长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圈,点头哈腰回答:“那当然有,这年头不少农村年轻人出门打工,南方的钱比咱们这赚的多,那些打工的挣够了钱就回家盖房子,七里八乡的年年都有人盖新房。”

    张志和不动声色冲他点点头,又问:“你们乡里农民盖房子要收费吗?”

    土地所长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沉,他没想到调查组的张副主任会开口便会问到如此敏感问题,时半会他倒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是该实话实说呢?还是该撒个谎把这话蒙过去得了。

    土地所长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眼瞧见门外分管副乡长正抬脚进来,他瞬间像是看到了救星两眼放光冲张志和主动介绍:“张副主任,这位是咱们乡里土地工分管副乡长,他是专门分管咱们土地工的,您要是有什么需要了解的,也可以冲他打听。”

    张志和正问到关键问题上,突然见土地所长脸色亮又听说分管副乡长来了,顿时脑子里联想起之前跟自己打电话时说话口气阴阳怪气的那位副乡长。

    他扭头往办公室门口看过去,只见从门外走进来个梳着大背头满脸油光的矮胖子正脸上挂着职业笑容走进来。

    这位副乡长个子很矮,看上去至多米六,八成是平时搜刮民脂民膏不少小日子过的倍舒爽,整个人胖成了大圆球,那形象让人眼看上去像极了历史小说里的“武大郎”。

    “武大郎”副乡长进门主动跟调查组的人握手,转遂满不在乎神情冲土地所长说:

    “你还楞着干什么?调查组的领导从县里下来检查工多辛苦?你还不赶紧去饭店定桌好酒好菜,咱们中午好好陪调查组的领导痛痛快快喝两杯?”

    瞧瞧,在这位“武大郎”副乡长眼里,张志和行人明面上下来检查工,暗地里分明是故意蹭吃蹭喝来了?

    他倒是想得美!以张志和现在的领导身份,真想蹭吃蹭喝又怎么会挑这种乡下地方?

    土地所长听了这话赦令,转身麻溜就要出门却被张志和及时喊停,张志和冲着土地所长招招手示意他先坐下说话。

    土地所长只得冲着“武大郎”副乡长看眼,见领导面无表情也只好抬出去的腿又收回来,冲着张志和问道:“张副主任,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张志和自始至终冷着张脸,他当着武大郎的面把刚才提出的问题又重述了遍:“你是乡里的土地所长,我问你,乡里的老百姓盖房子需要缴什么费用吗?”

    土地所长惯性把眼神投向顶头上司,见“武大郎”正轻轻摇头,赶忙像是得了主心骨回答:“没有没有,从来没有,老百姓在自家宅基地上翻盖房屋肯定是不需要缴费的,如果要是收费那也是特殊情况,不过暂时没有。”

    “是吗?”

    张志和轻飘飘反问句让土地所长心里又是阵“砰砰砰”跳的厉害,他心虚又往武大郎看了眼,见领导正脸淡定低头不语,赶紧再次确认:“当然,我们乡里老百姓盖房的确不需要缴任何费用。”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土地所长特意从办公室的柜子里搬出大堆老百姓建房的材料摆放在调查组的成员面前,沓沓厚厚的材料里有很多农民建房的规划图纸等内容,但是看不到半张缴费的收据。

    张志和早料到这帮乡里的干部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

    他轻轻推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那沓关于老百姓建房的材料,慢悠悠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张盖着大红印章的收据出来,推到土地所长面前。

    “这份收据是不是你亲手写?亲手盖章?”张志和脸严肃问。

    土地所长刚凑过来看眼脑子里顿时“轰”的声响,自己干过的事情哪能不清楚?他心里当即犯疑,“今天上午给姓黄的老头开了张收据怎么转眼到了这位调查组的张副主任手里?”

    张志和见土地所长冲自己手里的收据看眼顿时脸色白,忍不住在心里鄙夷,“就这点道行还想吃拿卡要鱼肉百姓?”

    他面无表情冲土地所长说:“如果这份收据的确是你亲手开的,调查组对于你们乡土地所存在的严重乱收费问题将会进行严厉处置!”

    张志和话音未落,旁武大郎“呵呵”笑出声来,自从张志和从包里掏出那份收据后,办公室里瞬间陷入片寂静,“武大郎”副乡长突然出笑声显得格外突兀令人讶异。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