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章 我的证词

升官有道最 第一百五十章 我的证词

    警察听了黄天的话后先愣了下,转瞬又把他的证词记录下来,毕竟证人说什么都是证据,必须要如此记录,听到黄天的话,蒋凤贵在旁暗暗的笑完后改用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黄天,那眼神里分明写满了疑惑。

    ,这小子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怎么帮助自己?

    黄天心里却有谱,俗话说两害取其轻,无论胡承悦还是蒋凤贵跟他都曾有过节,但是比较而言,胡承悦为人更显阴险狡诈,处处和自己为难,这样的人能让他难堪次就次;蒋凤贵虽行事鲁莽本质上却是条重情重义的汉子,否则当初也不会因为马大炮被抓冲动打到自己办公室来。

    粗鲁的莽汉和阴险的心机男之间,他选择支持重情重义的莽汉!

    蒋凤贵见情势对自己有利,瞬间挺起胸膛腰杆笔直说话声调也下子提高八度:“警察同志,我要报警!”

    警察皱眉,问他:“你要报什么警?”

    蒋凤贵理直气壮回答:“我举报招商局的胡承悦科长对我进行诬陷,损坏我的声誉并涉嫌对我进行敲诈勒索,我也是政府办的工作人员,怎么能容忍小子诬陷。”

    黑白颠倒反咬口的好戏瞬间在公安局接待室上演,胡承悦气的脸都白了,“腾”的下从座位上跳起来,伸手指蒋凤贵骂道:“蒋凤贵你个混账王八蛋!你他娘迟早遭报应的!”

    蒋凤贵不屑眼神看了他眼,转脸冲警察说:“警察同志,你看这家伙分明是昨晚喝醉酒到现在都没醒过来,他这样像个疯狗似的乱咬人你们就放任不管?你们到底是帮助坏人还是帮助好人?对于这样的人你们必须维护正义。”

    警察见此事尘埃落定巴不得早点结案,年长些的警察便副和事佬的口气冲胡承悦劝道:“胡科长,你看你脑袋上的伤也挺严重,要不你先去医院看看?”

    胡承悦听警察话里的意思分明是采信了黄天的证词,认为自己喝醉酒胡乱说话,气的差点当场吐血,眼看今天再闹下去也赚不到半点好处,胡承悦也只能肚子不甘心憋屈扭头就走。当他离开接待室经过黄天座位旁边,恶狠狠冲他瞪了眼,要是眼神能杀人黄天不知道被他射杀多少回了。

    既然此案原告已经走了,作为被告的蒋凤贵自然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他临走之前跟两名警察礼貌握手寒暄两句,转脸看向黄天的时候却言不发,只是默默冲他看眼掉头离开。

    事情还没完。

    黄天从公安局回到开发区办公室不久,办公室秘书进来汇报说:“黄主任,有个女人找您,她说是您招商局老同事胡承悦的老婆。”

    提到胡承悦的老婆,黄天脑子里立马出现个五大三粗性格泼辣的中年妇女形象,他以前曾有回亲眼见过胡承悦老婆的厉害。

    以前他在招商局的时候,有回胡承悦加班回家晚了,她老婆很是不放心,摸到单位来找人,正好胡承悦跟女同事交头接耳讨论工作,这女人当场妒性大发冲进去把胡承悦和女同事道指着鼻子臭骂了顿。

    事后招商局的班人背地里给胡承悦的老婆起了个绰号叫“母老虎”,说实话,黄天见识过不少性格泼辣的女人,但像胡承悦老婆那样嚣张跋扈当着众人的面骑在自家男人脖子上发威的泼妇还真是绝无仅有。

    现在听秘书说“母老虎”找上门来,黄天自然明白她所为何来,他本想避而不见,可细想躲得过初还能躲得过十五?再说,自己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依胡承悦老婆那泼辣性子既然找上门来不见面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有些无奈冲秘书点头吩咐,“你请她进来吧”,秘书应了声转身出门,不会的功夫“母老虎”从门外走进来。

    “母老虎”虽然在城里生活了这些年,审美明显有欠缺,这个天上身穿件大红棉袄下身穿条紧身皮裤,脖子里还扎了条颜色鲜艳的黄围巾,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乡气。“母老虎”进门冲黄天满脸堆笑:“黄副主任,真是不好意思今天耽误你工作时间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

    黄天见对方主动示好遂以礼相待,招呼胡承悦老婆坐下后,明知故问道:“请问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胡承悦老婆像是电视剧里巴结讨好日本太君的汉奸,略微弯腰身子前倾冲黄天拉家常口气:“黄副主任,有件事想请你帮帮忙呢。”

    “你说说看,只要是我能帮得上的自然没问题。”黄天嘴里说着套话。

    胡承悦老婆见黄天对自己态度还算不错,心里不禁燃起希望,脸上露出丝苦涩道:

    “黄副主任,昨晚我老公在五岛公园被人打了,医生说是脑震荡,可能有后遗症,要花不少钱看呢,我老公说了,蒋凤贵打他的时候黄副主任肯定是看到的,还请黄副主任能帮忙主持公道,不能让我老公白白让人打顿你说是不?”

    黄天见女人双眼睛巴巴看着自己,冲她抱歉笑了下:“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早公安局为这件事已经找我问过话了,天那么黑,我昨晚真是什么都没看见,要不我哪能不为你家老公作证呢?我好歹也是国家干部,就算跟你老公同事场,总不能违法做伪证吧?”

    女人见黄天说的有鼻子有眼像真的样心里不禁有些犯疑,冲着黄天质询道:“黄副主任,可我老公明明说你昨晚肯定亲眼看见蒋凤贵打他呢?你是国家干部也是领导干部,可不能不维护正义,帮助坏人啊!”

    “怎么会呢?昨晚是你老公喝醉了我又没喝醉,哪能记不清事?”

    胡承悦老婆见黄天怎么说都不肯承认,心里不禁有些着急,冲他直愣愣问:

    “黄副主任,我就不明白呢,胡承悦好歹跟你同事场,你怎么就偏偏胳膊肘往外拐呢?我听我老公说,蒋凤贵是胡子图主任的亲表弟,他说这表兄弟对你特别不好,你怎么反倒帮他们呢?”

    黄天心想,“胡子图表兄弟虽然对老子不好,可你老公对老子还不是样差劲?昨晚上在公园里还借着酒劲撒泼骂人,看老子和女人在起,就他们的想到六安,这回用得着自己又求到门上来?老子在警察面前说过的话怎么可能自己再推翻?真要是那样,自己岂不是成了出尔反尔的小人。”

    大势已然,木已成舟。

    黄天劝胡承悦老婆:“我也知道该如何做,关键是我是真没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你还是再打听打听看看昨晚有没有其他目击证人。”

    见黄天矢口否认亲眼看到胡承悦被打,胡承悦老婆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奈,只能心里暗暗怨恨自己老公平日处事刻薄得罪同事,现在出了事连个帮忙说话的人都没有。

    胡承悦老婆前脚离开黄天的办公室,后脚钱成贵的电话就到了,他在电话里对黄天说:

    “黄副主任,我刚才带着招商局领导班子成员代表单位去医院看望了胡承悦,听说他是被蒋凤贵那个家伙打的?还听说你昨晚亲眼目击现场发生的切?有这事吗?”

    黄天对钱成贵倒也没什么好隐瞒,冲他直言道:“钱局长,胡承悦和蒋凤贵狗咬狗我可不想参与进去,多事不如少事嘛。”

    钱成贵听了这话心里暗道,“你哪里是不想参与进去?你分明就是在公安局替蒋凤贵做伪证跟他道对胡承悦落井下石!”

    钱成贵刚才在医院听胡承悦汇报整件事经过时,心里就有些纳闷,“好端端的黄天为什么要帮蒋凤贵呢?蒋凤贵是胡子图的表弟,胡子图最近正把黄天视为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黄天心里应该对这对表兄弟充满怨恨才对?”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他当即联想到自己和黄天两手曾经合作对付胡子图的计划会不会出现变故?他担心万黄天关键时刻倒戈相向那麻烦可就大了!

    钱成贵在电话里劝黄天:“胡承悦这个家伙平日里做事虽然有欠考虑,好歹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也不敢对你有所不敬,可那个蒋凤贵都打到你办公室去了,你这个时候按照道理应该落井下石,怎么还肯帮他?你为什么不正好借助这次机会给蒋凤贵弄个处分,顺道打击下胡子图呢?”

    黄天很是正义的样子说:“秦主任,我跟胡子图之间的不和谐由来已久,他心想要把我赶出开发区的心思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算我出了开发区也有你招商局诚心接纳我,我又何必有事没事多此举呢?”

    钱成贵见黄天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遂不再提及胡承悦被人打的受伤话题,有意转换话题问他关于好兄弟胡云伟投资购买普水县酱醋厂的事。

    钱成贵说:“黄副主任,去年招商局因为没招商到项目被县委领导在大会上点名批评,今年已经开始,那是百废待兴,你可要帮忙争取来个开门红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