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七十四章 论道

升官有道最 七十四章 论道

    胡云伟今晚的情绪显的很兴奋,他两条腿随便翘在面前茶几上,挑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脸上笑成了朵花。

    他冲着黄天调侃道:“兄弟你还记得初三那年我被高年级男生欺负的事吗?当时要不是你抡起板凳冲那混蛋脑袋上砸过去,那次恐怕我要倒大霉了!你说我当时怎么就那么傻呢?被人打的脑袋出血都不敢还手?你要是放到现在,老子人干他八个!”

    “你还意思说?要不是你背地里写了封情书给那校花柳青青,人家能找上门来打你吗?我说你什么眼光,柳青青那种货色你也喜欢?”黄天脸鄙夷看向老朋友。

    “柳青青怎么了?长的漂亮身材又好,胸部又大,当时咱们班男生至少半对她有意思,你当时不是也夸她波大吗?这会子有脸笑话我?我看你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我跟你说,我前两天还看到柳青青呢?你要是心里还惦记她,我带你去找她叙叙旧情去?不过我可告诉你,她现在可结婚了,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柳青青结婚了?孩子都有了?”胡云伟大惊小怪叫起来,“这女人也忒着急了!年纪轻轻这么早结婚干吗?我记得她当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后来呢?干嘛去了?”

    “红颜薄命哪!”提到当年学校的校花,黄天当着胡云伟的面忍不住声叹息,“我也是偶然机会在安东路上家卖皮鞋的店里见到她,在那店里当售货员呢,听说找了个老公是个不靠谱的混混,看起来好像过的不怎么样。”

    胡云伟听说中学时曾经暗恋的女生过的不好心里也有些可惜,冲黄天皱眉说:“按理说她长的不错啊,应该能嫁个好人家才对,怎么会嫁了个混混呢?真是红颜命薄啊!”

    “你就别在这怜香惜玉了,我跟你说,你还记得当年脾气特别暴躁不高兴就甩咱们耳刮子数学老师吗?”

    “当然记得,他姓什么来着?好像是刘老师对吧?不管谁作业没完成冲上来就是个重重的耳刮子,我记得有回你鼻子都被他打出血了,要是搁现在他那叫体罚,教育局应该处分他才对,什么东西?整天对学生骂骂咧咧拳打脚踢,那种人也配当老师?”

    “我也是毕业回来上班才知道,当年那个刘老师后来因为家暴自己老婆,把老婆打成重伤已经坐牢好几年了。”

    “报应报应!绝对的报应!”胡云伟磨拳搽掌兴奋不已,“那种人早该被抓起来,他要是再继续当老师,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学生。”

    旁静静听两人说话的胡云諾插嘴问了句:“云伟,当年那刘老师打过你吗?”

    “当然打过!”

    胡云伟毋庸置疑口气,“咱们班级除了几个小个子的女生没被他打过,男同学有谁没挨过他的拳头?有回,黄天作业就错题,被他狠狠脚飞起来踹倒在楼梯口,把我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他可是班级的数学课代表,姓刘的王八蛋连他都打,谁还能逃得过他毒手?”

    胡云諾又问:“那怎么没听你回家说起过?难道还非要等到那不讲理的老师打出人命来,你们才回家告诉家长?”

    “跟你说不明白。”胡云伟没好气道,“就算回家告诉家长,家长们也只会说,肯定是你在学校不听老师的话,要不老师怎么可能动手打你?”

    黄天在旁赞同点头:“是啊姐,云伟当年挨打的时候回家跟你说过好几回呢,当时我也听见了,可你不是亲口说,肯定是他不听话才被老师打吗?”

    有了黄天做证,胡云伟的话显得可信度多了不少,胡云諾在脑子里回想了半天,到底是事隔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

    两人聊了会从前的旧事,胡云伟问黄天:“你小子怎么当官了?你以前不是说你最想当名警察,律师什么的,考大学的时候你第志愿和第二志愿填报的都是苏州大学法律系,怎么现在混到官场去了?”

    黄天苦笑声:“当年高考分数第第二志愿都没够,结果被服从分配去了农学院,毕业的时候就分配回老家来了呗。”

    “那你还习惯吗?就你这火爆脾气别在单位里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再把把手糗过来揍顿,领导生气还不把你给开了?”

    旁的胡云諾忍不住笑出声来:“云伟你别老眼光看人,人家小黄现在可比你稳重多了,我可听说他在咱们县里官场算个红人,连市里都有领导非常欣赏他,以后在仕途上的发展前途无量呢。”

    “我姐说的是真的?”胡云伟听了这话,两只脚“倏”的从茶几上拿下来,冲着黄天问道,“你小子还成了咱们县里官场红人?”

    黄天冲胡云諾责怪斜了眼道:“你别听姐瞎说,她那纯粹就是捕风捉影,我现在就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个负责招商引资的小科长个,哪有她说的那么玄乎?”

    “你都当科长了?”胡云伟高兴的巴掌拍在黄天肩膀上,“你小子好好干,以后升官发财也让咱兄弟沾沾光,咱们官场也有人了哈!我跟你说,这当官的我可见多了,越是级别高的领导干部越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小子可得稳着点,小心驶得万年船。”

    黄天听出胡云伟真心为自己好,冲他笑笑安慰道:“放心吧,我在官场混了两年也算有点经验,当官嘛,也是个技术活,找着窍门倒也没什么难的。”

    胡云伟脸上露出讶异表情,冲着黄天赞赏道:“可以嘛,这么有水平的话都说得出来?看来你小子以后行走官场不用兄弟担心了,不过我怎么听你说话好像比以前阴险多了,还当官是个技术活?能领悟到这点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胡云諾见弟弟嘴里说话没遮没拦在旁边冲他瞪了眼,黄天看在眼里不以为然道:“姐,我跟云伟从小在块说话胡说八道惯了,你不用在意。”

    “我不是在意,我那是看不惯他这副德性,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挣钱越来越多,说话做事却越来越没品了,整个跟土匪窝里出来似的,今儿跟你块说话无所谓,改天换了别人也这样说话会被人笑话的。”

    胡云伟见姐姐老是在旁多嘴,冲她瞪眼道:“姐,我都多大了?要是连跟谁说话的分寸都把握不好,我这些年能把生意做的这么大吗?”

    黄天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胡云伟这些年到底在外头做什么生意,怎么几年之间好像挣了不少钱似的,他冲着胡云伟问道:“云伟,你这几年在外头做什么生意了?”

    胡云伟也没存心隐瞒好兄弟,冲他直说道:“这几年我干的都是刀尖上的买卖,倒卖点进口到国内的车啊手表首饰之类,去年在俄罗斯边界附近倒卖皮货,虽说挣的不少全都是拿命拼来的血汗钱。”

    黄天若有所思点头,问他:“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你也老大不小了,这次回来干脆别走了,找个老婆成个家,找点合适的项目好好干点实体日子过的也不差,你说呢?”

    说到找老婆的问题,胡云諾插嘴问了句:“小黄,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黄天抬头看了她眼,低头沉默了会回答道:“原来有,现在又没了,刚刚叫人给甩了。”

    “谁呀?眼睛是不是瞎了?我兄弟要相貌有相貌,要人品有人品,工作单位又好,哪家姑娘这么不长眼居然把你给甩了?”胡云伟听了这话忍不住叫起来。

    “你别张口就骂人,我原来那女朋友你也认识,就是咱班老同学钱红红。”

    “钱红红?”胡云諾若有所思表情,“你说的是招商局钱成贵的独生女儿钱红红吗?”

    “对,就是她,怎么姐你也认识钱成贵?”黄天惊讶于胡云諾个生意人怎么会连招商局长钱成贵都认识,眼里有些疑惑看向她。

    胡云諾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胡云伟在旁拍大腿喊起来:“原来你跟钱红红好上了?钱红红不错啊,我记得她当时在班级里特别文静听话女孩,怎么她跟你谈恋爱却又把你给甩了呢?”

    “言难尽”,黄天冲胡云伟摇摇头,“兄弟你想想看,我是个什么出身?我不是官二代而不是富二代,想要把个局长家的千金娶回家哪那么容易?人家看不上我也正常。”

    黄天这么说,胡云伟明白过来,这世上的人多势利眼,恐怕黄天和钱红红谈恋爱的事情未必就是两人自愿分手,很可能跟钱红红父母强行干涉有关。

    胡云伟有些气不过道:“兄弟你也别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既然兄弟回来了就定会帮你,我这些年也算挣下了些钱,你需要随时开口。”

    “暂时不需要”,黄天婉言相拒,“再说我又不是不能挣钱,咱们虽然方式不同目标倒是致,只要我用点心挣钱也不会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