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五十一章 恶毒

升官有道最 五十一章 恶毒

    男人嘛,场面话总是要讲的,哪怕是心里恨不得拿刀子捅的对方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表面上团和气必不可少,官场中人最擅长的便是此类袖子里玩火的勾当,适应就好。

    朱家友回头看见黄天身后台阶上站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仔细看,那不是自己的女朋友郝佳丽吗?她怎么也来了?

    今晚朱家友原本计划陪郝佳丽块逛街,结果她推脱说,“跟闺蜜约好了吃饭”,朱家友不由把眼神投向正冲自己礼貌微笑的黄天,“这就是郝佳丽口中所说的闺蜜?”

    郝佳丽显然也没料到会在得月楼碰到朱家友,看情形明明是黄天同时请了朱家友块过来吃饭,她脑子里立马转开了,“这怎么回事?黄天跟朱家友向关系不睦,怎么突然想起请他吃饭,还把自己块请来了?这家伙今晚究竟唱哪出啊?”

    黄天见朱家友眼看到郝佳丽站在自己身后脸上愣,便猜到他心里必定联想到什么,伸手拍了拍朱家友的肩膀笑眯眯道:

    “走吧,咱们先进去坐下再说?”

    “好。”朱家友嘴里应了声,跟黄天并肩往得月楼里走,郝佳丽脸上尴尬笑也尾随两人进门。

    得月楼位于县城东,楼层不高面积挺大,楼大厅面积足足二百平方,楼上面积更大,溜全是包间,有牡丹厅,月季厅,水仙厅等等,反正所有包间名都按照花名来取,今晚黄天请客的包间便是水仙厅。

    上楼后,黄天走在最前面,引领着朱家友和郝佳丽来到水仙厅门口,伸手推开包间门礼貌请两位客人先进去,朱家友倒是没什么,进门后笑眯眯坐下。

    郝佳丽进门顿时两眼发直,呆呆站在门口驻足至少两秒钟,她没想到包间里已经坐了个女人,这女人正是钱红红。

    对于郝佳丽来说,今晚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她这会真是半点猜不透黄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都请的什么客人?

    钱红红见两人进门,从座位上起身冲两人微微颔首,招呼道:“朱主任,郝老师,两位随便坐。”

    听钱红红说话这口气,分明就是半个主人的意思,这让郝佳丽心里块大石头堵住难受,直到此时她才彻底死了心,原来今晚黄天请自己吃饭并不是想要跟自己重修旧好。

    黄天见客人们都到齐了,赶紧招呼服务员上酒走菜,等着上菜的功夫两个男人坐块顺口聊起最近普水县官场热门话题。

    当朱家友提及,“县委宣传部长贾成红被就地免职,其子贾仁贵现在还被关在拘留所没放出来”的时候,旁的郝佳丽突然冲着钱红红问了句:“钱红红,你不是跟贾仁贵订婚了吗?怎么他被关在拘留所,你还有心情出来玩呀?”

    钱红红张脸迅速涨红,她原本是个单纯的姑娘,哪像郝佳丽阴险狡诈心机颇深,这句话问的她本能害羞低下头无从应答,旁的黄天见状正准备开口圆场,没想到郝佳丽嘴里又冒出句:

    “黄天,你不是最讨厌女人给你戴绿帽子吗?钱红红是贾仁贵的未婚妻,这绿帽子你戴在头上不嫌寒碜啊?”

    瞧瞧瞧瞧,只要是有郝佳丽的地方,就别想安安静静吃顿饭,她要是不高兴了也见不得别人高兴,听她刚才说出的两句话,今天她要是不把饭局搅合的鸡飞狗跳岂能善罢甘休?

    不得不说,郝佳丽那张嘴实在是太毒了!偏偏她还没完,冲着黄天讥讽句后又转脸把枪口对准钱红红:“钱红红,你外表看起来挺纯洁的,真没想到你居然也脚踩两只船?真是不简单啊!”

    “我没有!”钱红红差点哭出来,冲着郝佳丽小猫似的声音反驳了句。

    郝佳丽正要继续毒舌,旁的朱家友看不过眼阻止道:“郝佳丽你少说两句吧,没看小钱伤心成那样,今晚是黄天请客,怎么着你也得给主人点面子是不是?”

    “没事没事,郝佳丽这张嘴我早习惯了,她要是哪天不说出点磕碜人的话来,那她就不是郝佳丽了!”黄天虽然对郝佳丽咄咄逼人心里不痛快,表面上却装大度。

    他不想继续听郝佳丽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来,立马转换话题对两人说:

    “其实今晚请两位过来吃饭,主要是想跟两位老朋友聊聊天说说话,说起来,咱们四人也算有缘分,以前郝佳丽跟我在块处朋友,老领导你也知道我这脾气大,跟她做个朋友还行,谈恋爱肯定不适合。”

    郝佳丽张嘴忍不住又要说什么,却被旁的朱家友抢先,冲黄天笑道:“黄主任真是个爽快人,不过你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就你这爆脾气也就小钱那软性子能忍得了,换个脾气倔点的还真够呛。”

    “那是那是”,黄天冲着朱家友点头,“我就想着,上回在电影院门口,我时心情不好把你俩给搅合了,今儿特意请两位起吃顿饭,也算是顺道给两位牵红线,只要你俩情投意合,我绝对替你们俩高兴!”

    黄天这句话说出口,郝佳丽顿时明白过来,今晚黄天今晚请这顿饭居然是要为她和朱家友做红娘?这让她心里愈加把火烧的难受,心说,“黄天这算什么?把自己踹了还不算,还迫不及待把自己往别的男人怀里推?”

    不过,话旦挑明了说也有好处,朱家友在旁“呵呵”笑道:“怎么黄主任还没不知道吧?我跟郝老师早就重修旧好了。”

    这下轮到黄天大吃惊,他副不可置信眼神在朱家友和郝佳丽身上来回扫了圈,冲两人问道:“是吗?你们早就在块了?那可真是太好了!”

    黄天心里不由感叹命运的神奇,上辈子这两人就是对苦苦纠缠的欢喜冤家,这辈子不知不觉又成了对,这样也好,既然两人和好如初也就用不着自己费心思了。

    朱家友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和郝佳丽的关系,当着黄天和钱红红的面伸手揽住女人的,脸幸福道:“我们俩准备年底结婚,到时候你们可定要来。”

    “你们已经准备结婚了?好好好,到时候我定去恭喜!”

    黄天是真心为这两人的喜事高兴,正好酒菜上齐了,赶紧拎起酒瓶将几人酒杯倒满,几人共同举杯起恭贺朱家友和郝佳丽的喜事。

    这顿酒喝下来表面上欢声笑语片和谐,其实在座四人个个各怀心事,朱家友心里纠结的是,“郝佳丽明明说今晚跟闺蜜吃饭,实际上却是来赴黄天的约,这女人为什么不对自己实话实说?难道她心里还对黄天有什么想法?”

    郝佳丽心里却自始至终像是堵了块大石头,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晚黄天请自己吃饭居然是为了替自己和朱家友牵红线?见他在酒桌上谈笑风生自有派风流,她不禁在懊恼不已,当初怎么就随随便便把这支潜力股给放弃了?

    要是当初自己随便的答应下,肯定和黄天成就了夫妻,那还轮到钱红红?

    钱红红直安静的坐在旁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吃东西,副满腹心事的表情,她担心的是,今晚郝佳丽当着黄天的面说话虽然刻薄难听,却也说的是事实,她的确在父母的安排下之前要跟贾仁贵订婚,她心里拿不准男朋友黄天心里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对她有看法。

    而对于黄天来说,今晚他请客的目的就是为了朱家友和郝佳丽牵红线,既然两人已经在块了也算是了了桩心愿。

    只不过,今晚郝佳丽酒桌上说的话多少有些刺痛他,尤其是那句关于戴绿帽子的话,明明他跟钱红红光明正大谈恋爱,怎么就被人说成是戴绿帽子?

    官场中人拥有良好的外界声誉相当重要,若是因为个女人影响了自己在普水县官场原本张白纸的政治形象,这对于雄心勃勃的黄天来说显然不合适。

    晚上九点多,宾客尽欢各自散去,喝的醉醺醺的朱家友被郝佳丽搀扶下先行离开,黄天结账后同钱红红道出了得月楼的大门。

    小县城的夜来的特别早,当大城市晚上繁华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小县城里早已片静默,即便是在县城主干道安东路上,大部分店铺也已经打烊关门,只剩下店铺门头上的彩色霓虹广告灯还在夜色中寂寞的闪耀。

    黄天陪着钱红红路往前,平日里说不完亲热话的两人今晚好像都成了哑巴,两人走在街边人行道上,除了脚底下踩到落叶沙沙声,周围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穿过县城的安东路,再往前走不到五百米就是钱红红家所在城南别墅区,眼看着不远处片黑黝黝的房子就在眼前,钱红红终于憋不住开了口。

    “你是不是不高兴?”

    黄天没好气道:“哪个男人的女朋友都要跟别人订婚了还能高兴得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