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五十章 心计太深

升官有道最 五十章 心计太深

    “你?你?你胡说八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吗?”

    “你爱信不信!”黄天冲着钱成贵昂头冷笑。

    此时的钱成贵早已没有之前的半点生气,抬起两只眼睛像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面前那张因为发狠显得有些狰狞的面孔。

    他这样的聪明人自然能听懂黄天话里隐含的意思,他倒是没料到以前在自己手底下直表现的俯首帖耳的老下属朱家友居然背地里跟自己藏了手?他居然还把材料交到黄天手里?

    钱成贵不由在心里咬牙切齿,“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若是朱家友存心背地里算计他,利用服务自己的机会保留些不利证据的确很有可能。

    黄天已经站直了身子,伸手指钱成贵厉声道:“有本事你可以去公安局告我威胁你,对了,你还可以立刻打报告到县委组织部申请把我调到乡下,不过我警告你,只要我倒霉,定会拉上你这个垫背的!有种咱们走着瞧!”

    天下奇闻!

    黄天这个年纪轻轻资格浅薄的下属居然敢指着领导的鼻子说出如此狂妄的话?当了多年领导的钱成贵此时内心深处除了刚才听到黄天的话带来的恐惧和后怕,更多是种无比屈辱的感觉。

    偏偏他根本没胆子挺直腰杆跟黄天叫板,谁让他有把柄抓在人家手里呢?此时的他除了言不发静听对方呵斥根本不敢多说句话。

    黄天把该说的说完后,鄙夷眼神冲着钱成贵看眼,掉头转身扬长而去,那模样就像把钱成贵的局长办公室当成随便游览的自由市场样,来去自如。

    眼睁睁看着黄天摔门离开,钱成贵气的浑身禁不住微微颤抖,刚才要是能把掐死黄天他早憋不住动手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家伙明明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么竟会有如此深的心机?如果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他应该在个多月前朱家友被处分的时候已经手握对自己不利的把柄,可他居然能忍到今天?

    钱成贵心里不觉阵后怕,他在暗自庆幸自己幸亏没按照贾成红的指示把他立马调到乡下,否则这小子旦不明不白受了憋屈岂能善罢甘休?万他心横到纪委举报自己,自己岂不是立马大祸临头?

    好险!

    想到黄天刚才在自己面前那副凶神恶煞嘴脸,钱成贵只觉后脊背阵阵发凉,他觉的刚才那小子瞪着自己的眼神像极了头狼,不!简直比狼还要凶残百倍千倍!这小子更像是条毒蛇,不小心咬口让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钱成贵呆呆看着不远处紧闭的办公室门,心里突然感觉种莫名的恐惧,他的直觉提醒他,黄天那小子实在是太邪门了!以后自己最好离他远点。

    从钱成贵办公室出来后,黄天从心眼里觉的解气,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啊?对于钱成贵这种歹毒心肠的小人就该以毒攻毒制他,从刚才的情形看,他显然被自己吓的不轻。

    黄天心里清楚,今天能如此痛快的对付钱成贵,有位老朋友功不可没,他就是已经被钱成贵当成弃子发配到乡下的朱家友,没有这位前任老领导“好心”提供相关材料,想要收拾钱成贵还真是不容易。

    黄天决定请朱家友吃饭。

    这个念头其实在他脑子里盘旋好阵子却直没时间去做,为什么突然想起请朱家友吃饭呢?其实原因倒也不全是因为他当初调离县城的时候留了份有关钱成贵贪污受贿的材料,还有层意思是为了撮合朱家友和郝佳丽。

    记得前世朱家友和郝佳丽是夫妻,都说夫妻缘分天注定,若是他俩当真有夫妻缘分,他倒是巴不得这辈子两人能凑合成对。

    来,成就对姻缘胜造七级浮屠,这是给自己修功德的好事;二来,郝佳丽那女人心肠忒狠,跟朱家友要是能成对,正应了那句老话,“恶人自有恶人磨”;三来,郝佳丽和朱家友要是成了两口子,估摸她以后少有功夫再来烦扰自己。

    既然是举三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黄天回到办公室后立马先给朱家友打电话,客客气气邀请他:“老领导,咱们有日子没见了,今晚我请你吃饭,得月楼雅座包间,你可定得赏脸!”

    朱家友虽然对黄天突然请客心里颇感意外,但以他有便宜就占的个性自然不会白白放弃到嘴边的好处,在电话里哼哼哈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满口答应下来,两人说好了晚上七点,得月楼门口不见不散!

    黄天给朱家友打完电话后,又打了个电话给郝佳丽,这女人听说黄天要请自己吃饭显然很惊喜,副求之不得的口气立马应承下来。

    郝佳丽是个特别现实的女人,虽说她眼下正跟朱家友打的火热,万黄天好马想吃回头草,这女人肯定脚踹掉朱家友转投前男友黄天怀抱。

    这世上有种女人,从出生就被灌输种思想:“男人靠征服世界改变命运,女人靠征服男人改变命运”,她们确确实实把改变自身命运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

    于是,婚姻便成了这种女人手里最重要的筹码,在她们眼里,选择男朋友更像是种赌博,赌赢了万事顺心,赌输了自食其果!

    黄天约定了朱家友和郝佳丽后,又打了个电话给钱红红,自从上回在钱红红单位门口被贾仁贵领着群人围攻,两人有日子没见了,最近四处传闻钱红红和贾仁贵订了婚,他也想当面问问她,到底她心里对两人之间的感情有什么打算?

    晚上,得月楼大门前灯火辉煌,镶嵌在外墙的几盏大功率的白炽灯把得月楼前大片空地照的如同白昼,七点准时来赴约的人是郝佳丽。

    郝佳丽今天上身穿了件纯白色薄呢短外套,底下衬条深黑色秋款连衣裙,胸前配了个样式别致的银色胸针,手上另个同色系小坤包,整个造型看上去相当洋气。

    她那张原本俏丽的脸庞,估摸是在家里精心描绘过番,双大眼睛精心描了眼线,灯光下看去愈加显的水汪汪迷人,脸上薄施粉黛白里透红,鼻梁挺翘柳眉细长,随便往得月楼门口站立马引的来来往往客人忍不住回头多看眼。

    郝佳丽显然对自己的美貌非常自信,装出副淑女的派头款款走到黄天面前,故作亲热叫了声:“亲爱的,咱们进去吧。”

    瞧瞧这女人多不要脸!她跟黄天都分手好几个月了,见面这副风骚模样简直就像是昨晚还块上床似的,要是换了别的男人美人当前多少忍不住心动,可惜她面前站的是黄天,他对郝佳丽这种套路早已见怪不怪。

    黄天站在台阶上,欣赏的眼神冲着郝佳丽上下打量番,调侃道:“郝老师最近可是越来越漂亮了,是不是又交新男朋友了?”

    黄天本意是想要探听郝佳丽目前到底钓到金龟婿没有,否则会朱家友来了,自己主动提出给两人牵红线,她再说已经有男朋友了,这不是多余吗。

    可这话在郝佳丽耳朵里听起来,更像是黄天有跟自己重修旧好的意思,否则的话,前男友主动请自己吃饭,见面就问自己有没有新男朋友,这意思难道还不明显吗?

    郝佳丽见好就上,上前步亲热揽住黄天只胳膊嗲声嗲气道:“你说什么呢?人家心里直想着你,哪有心情去交什么男朋友?”

    瞧着郝佳丽腆着张脸满脸媚笑贴近自己,黄天差点没吐出来。

    见过不要脸的女人还真是没见过像郝佳丽这么脸皮比南墙还厚的,明明上回在吴记粥铺还跟自己当众翻脸,这会又摆出这副模样?她这样的人才不当演员都可惜了。

    “松手松手啊!大庭广众之下你好歹顾忌点形象,快松开松开!”黄天冲郝佳丽没好气冷脸呵斥句,对这种女人绝不能给好脸,否则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人见人爱朵花了。

    郝佳丽见黄天突然变脸心里也有些没底,只好顺势把两只手滑下来,冲着黄天撒娇口气抱怨道:“你这是怎么了?不是你请我过来吃饭,怎么见面了又不给人好脸?”

    “我是请你吃饭,但我今晚请了好几位,你说你刚才那模样万被熟人看见了误会怎么办?”黄天退后步跟郝佳丽保持至少五十厘米距离,冲她皱眉说句。

    “这有什么可误会的?咱们本来就”郝佳丽话没说完突然住了口,两只眼睛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不远处正满面春风走过来的年轻男子。

    “朱家友怎么来了?”郝佳丽脱口而出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黄天。

    黄天已经从得月楼门前的台阶上下来,迎上去跟朱家友热情握手:“老领导老领导,今儿你能来我可真是太荣幸了,快快快,里面请!”

    朱家友还是以前的老样子,西装笔挺领带规整,只是因为在乡下工作的缘故脸上多了几分沧桑的感觉,他跟黄天用力握手后,满脸堆笑道:“兄弟你太客气了!我现在哪还是什么领导啊?我乡下普通办事员,你才是县里招商局的领导,以后你可得多多照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