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十五章 大姑娘

升官有道最 十五章 大姑娘

    这句话王心怡听了个清楚,她双清澈大眼睛看向武达,问:“你是说,咱们黄科长人好心眼也好,上任就请咱们吃饭,是吗?”

    个二八芳龄的大姑娘,酒桌上当着众人的面夸自己顶头上司“人好心眼也好”,这句话立马引的张志和阵调笑:“小王啊,你不会是对我兄弟动心了吧?得,正好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能干啥就干啥,取长补短也是件好事。”

    自从黄天刚才拍着胸脯承诺若是招商项目顺利签约所有奖励跟张志和对半分,张志和对黄天的称呼便是“我兄弟”。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以张志和这些年的官场阅历,早已过了那种以貌取人,或是听别人说什么便随便被感动塌糊涂的层次,他判断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交朋友就条:看他到底做了什么!

    官场中人,表面上亲亲热热称兄道弟说的天花乱坠,背地里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事情不少见,像黄天这重情义的好兄弟却是凤毛麟角,张志和心里明镜似的。

    张志和句玩笑话逗的王心怡满脸羞红,恨不得拿面前的餐巾把俏脸捂住,黄天见状赶紧插话救场:

    “张科长,你没事逗弄王心怡干什么?人家小姑娘脸皮没有你的这么厚,赶紧的,不要废话,喝酒喝酒。”

    “干嘛?这才说句就心疼了?不过我要说句实话,小王可比你那什么丽强多了,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该细的地方细,该高的地方高,你说是不是?”

    “大哥大哥,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成吗?武达,你怎么不陪张科长多喝几杯?”

    武达听话应声而动:“哎!老领导我敬你!”

    毕竟王心怡也是自己的老下属,张志和也不想让她面子上受窘,适可而止就坡下驴转脸冲着黄天和武达举起酒杯:“今晚能跟我兄弟在块喝酒真是痛快!下回我请,武达,小王,你们可都得来,听见没有?”

    “哎!”武达连忙应声。

    今晚这顿酒每个人都喝的相当尽兴,四个人喝了三瓶多白酒,结果张志和当场喝趴了,就这还眯须两眼个劲拿手比划,口中迭声:“再来杯!好兄弟,大哥陪你喝!咱们兄弟今晚不醉不归!”

    还不醉不归呢?自己已经醉成滩烂泥了。黄天只能亲自送他回家,同时安排武达送王心怡回去。

    张志和路上醉话连篇掏心掏肺对黄天说:“兄弟你放心,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找我,只要大哥能帮得上忙的绝对罩着你。”

    都说酒后吐真言,黄天听他说话那口气,时竟也分不清他到底还有几分清醒,不过他心里也清楚,个好汉三个帮,男人想要成就大业身边没有几个信得过的兄弟帮衬不行。

    想当年楚霸王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还不是落个自刎乌江的结局?马云创立淘宝做成首富不是也有十八罗汉吗?自己若是能有位在县委办上班的好兄弟,没什么坏处。

    今晚夜色不错,月亮大圆盘似的高挂空中,好像是为了配合抬头赏月人的愉悦心情,皎洁月光如丝如缕倾泻大地。

    黄天把张志和送回家后,头顶月光脚步轻快往回走,口中不自觉轻哼小曲,“朋友生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句话辈子生情杯酒”这是多年后流行周华健的首歌,他很喜欢。

    快要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月光下站着人,长发飘飘袭长裙,远远看上去身形窈窕,黄天心里暗觉奇怪,“这大半夜怎么会有个女人站在自己宿舍门口?谁呀?难道自己老子个人孤夜难眠?给老子点乐趣?”

    走近看脸上立马冷下来,“这不是郝佳丽吗?她半夜三更跑这来干嘛?”黄天心里问号刚冒出来,脑子里立即现成的答案。

    明白了!这两天自己被提拔到招商科主持工作的消息肯定已经传扬开来,郝佳丽是谁?她可是个好处就上的势利女人!

    以前她背着自己红杏出墙勾搭朱家友不就因为他是办公室主任吗?现在自己比朱家友还要年轻帅气,也弄了官半职在头上,她岂能不蜜蜂粘花似的攀附上来?

    对于郝佳丽,黄天真是无话可说,想想这女人二十年前曾带给自己诸多羞辱,他恨不得这生从未遇见过她。

    郝佳丽瞧见黄天回来赶紧迎上前,副正牌女友口气“关心”问:“你怎么才回来?身上股酒味,跟朋友喝酒去了?”

    黄天看她眼,没好气道:“大半夜你不回家找我有事吗?”

    “人家想你嘛。”

    见郝佳丽装出副嗲声嗲气的声音撒娇,男人差点没当场吐出来,他实在没心情看她演戏,冲她摆摆手:“行了行了,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那怎么行呢?你看你喝的满脸通红,今晚没人照顾怎么行?”郝佳丽厚着脸皮往男人身上靠,黄天赶紧退后两步。

    “你的意思,今晚你要留下来照顾我?”

    “当然,我是你女朋友嘛。”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的,傻子都能听出这女人弦外之音,那意思今晚赖在这不走了,随便男人怎么弄都行?

    黄天心里不禁冷笑,“郝佳丽啊郝佳丽,想当年老子对你片痴心你把老子当猴耍,现在又不要脸主动献身,老子要是进了你的套,还不是被你捏住丸子,你可真是我见过的最无敌骚浪贱最无耻的女人!”

    月光下,黄天站在宿舍门口,眼神里透着股凌厉看向眼前的女人,说良心话,女人的资本不差。

    正是二八青春好年纪,身细皮嫩肉随便捏能掐出水来,细腰肥臀胸脯大,要是搁以前,这样的女人送上门来多少他都会来者不拒。

    但是今天,当他近距离看着这女人,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厌恶,拜金女也好,物质女也罢,这种女人跟有奶就是娘的畜生其实没什么区别。

    跟个畜生交配,那是对自己人格的种侮辱!

    黄天懒得看女人眼,言不发打开房门,伸手把灯打开,小屋里顿时明亮起来,郝佳丽顺溜跟着进了屋,没人搭理她。

    对于黄天来说,他是真没把女人当回事,该刷牙刷牙,该洗脸洗脸,该换衣服换衣服,自始至终把女人当空气视而不见。

    当黄天洗漱妥当准备上床的时候,女人端坐床边耐性极好笑眯眯看着他,大有今晚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

    黄天看向女人的眼神满是厌恶,冲她冷冷道:“郝佳丽,你脑子没病吧?让人知道个姑娘家大半夜赖在男人屋里,你以后还想嫁人吗?”

    郝佳丽却无所谓冲他昂头:“反正我以后要嫁给你,让人知道我跟你在块最好,别人想说什么,我不在乎!。”

    黄天哑然!他现在觉的郝佳丽不仅是厚颜无耻至极,还怀疑她是不是神经有毛病?这可是九十年代,个年轻姑娘居然放得开到如此地步?

    黄天正皱眉想法子怎么才能撵走女人,听郝佳丽淡定道:“黄天,别以为我看不透你那点花花肠子,不就是攀上了钱副主任的女儿吗?怎么?你黄天升官了就想当陈世美?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陈世美?”黄天差点被她气乐了,冲郝佳丽冷笑,“敢情你郝佳丽倒是成了秦香莲?我劝你啊,你要是真想扮演秦香莲,那你也得先整两个孩子出来才像。”

    “我没跟你开玩笑。”郝佳丽副受辱表情,“你要是再对我甩脸色,我就去你们单位找钱副主任,向他反映你玩弄了我的感情又甩了我 ,见利忘义就为了攀上他闺女。”

    郝佳丽说这话的时候“义正言辞身正气”,不了解情况的人瞧她说话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肯定信以为真,可惜,黄天早看透她那点伎俩。

    他几乎是玩笑口吻对郝佳丽反唇相讥:“那你就去吧,这种事情以后想好了赶紧去做,没必要跟我说。”

    以黄天如今的道行,女人的威胁幼稚的令人可笑,他要是随便被个女人就能捏住命门,那他还是黄天吗?

    郝佳丽对男人的淡定反应相当诧异,不死心追问:“你就不怕钱副主任给你穿小鞋?不怕钱红红跟你分手?”

    “郝佳丽,你是不是觉的自己挺聪明?”黄天看猴似的眼神上下打量女人,“我劝你趁年轻好好找个男人嫁了安心过日子,你要是再跟我胡搅蛮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威胁我?”郝佳丽脸上露出讶异,男人以前对她多好啊?她随便说句话他都当成圣旨样,最近这是怎么了?

    “黄天,你就真不念旧情,铁了心要跟我刀两断?”

    “是。”黄天个字都不想多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