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田园小王妃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五十八章老夫人

田园小王妃最 第二百五十八章老夫人

    阮楚宵脸僵硬了几分,他扭头看向平国公:“爹,我还是现在启程去云城把……”

    平国公冷笑一声:“你个不孝子,再躲啊。 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让你祖母替你操心婚事,本是不孝了,眼下竟然还想避出去?!”

    方菡娘隐隐约约听明白了这个表哥似是被逼婚了,不过她也不好对人家的家务事说什么,便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特别乖巧。

    看看让人头痛的逆子,再看看乖巧的漂亮外甥女,平国公那颗本来偏的心,更偏了。

    阮楚宵见他爹一副要把他赶出家门的模样,知道再怎么躲也终有那么一劫,一咬牙,拉开书房门。

    绿莺笑盈盈的给阮楚宵行了个礼:“三少爷,老夫人等你许久了,安小姐也在那儿陪着老夫人说话呢。”

    绿莺这算是委婉的给阮楚宵报信了。

    阮楚宵脸的表情更不好看了。

    绿莺口的“安小姐”,指的是他二婶娘家淮水伯的嫡女,生的花容月貌,性子也是活泼爱笑的,向来得老夫人的喜爱。

    按理说,阮楚宵是个孝敬祖母的,那个得了他祖母喜欢的小姑娘时常过府,也算是替他这个不常在家的孙子尽孝了,他该满是感激才是。

    只不过有一点,他祖母一直热衷于替他跟那个安小姐牵桥搭线,他冷眼瞧着,那位安小姐似乎也有那个意思,这很让他头疼了。

    他对那位安小姐,纯粹只有感激,半分男女之情都没有啊!

    阮楚宵头痛的很。

    平国公冷笑一声:“不孝子,赶紧过去!”

    阮楚宵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乖巧站在一旁的方菡娘,心一动,压低了声音对平国公道:“爹,祖母因着小姑姑的事,郁郁这么多年了,今天寻回了大表妹,难道不该同祖母分享这件喜事吗?”

    平国公微微犹豫了下,他本是想把阮青青的另外两个子女一同接过来后,再领去让他娘看看的。

    这个三儿子心里头打的什么主意,平国公清楚的很。不过他这么一说,他倒是也有几分心动,想让老夫人早日高兴些。

    他颇有几分犹豫的看向方菡娘:“……菡娘,要不你跟着一同过去?”

    方菡娘还未说话,见阮楚宵给了她个求助的眼神,她想了想,事情到了这一步,早晚也是要见的,眼下见了,倒还能让阮楚宵欠她个人情。

    不知怎的,方菡娘脑海里浮现出了曾经那个小山村里把她养大的奶奶,奶奶脾气虽然不是很好,但夏天时的夜晚,也曾在葡萄架下为她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和着夏夜的风,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

    方菡娘点了点头。

    阮楚宵心里头松了口气。

    平国公心里头也松了口气。

    绿莺不着痕迹的看饿了一眼方菡娘,心里有些吃惊于方菡娘的美貌,又不禁有些猜不准方菡娘的身份——能让国公爷都这般小心翼翼的待她,还要征求她的意见……

    她心下一凛。

    其实她还是没把话说全的。

    今儿她们三少爷领着一个貌美姑娘回府的消息,早传进了老夫人耳朵里。老夫人倒还没说什么,一旁陪着老夫人说话逗闷的安小姐倒是先红了眼睛。

    老夫人心下不忍,一方面也是气三少爷做事这般轻浮,竟然直接把姑娘带到了家里来,一方面也是打算为安小姐出口气,这才派了绿莺直接来了外院,准备从书房里喊人。

    老夫人原话是这样的:“他若不过来,你喊几个身强力壮的小厮把他捆了来见我!”颇有几分赌气的意味。

    绿莺是个办事妥帖的,她自然知道老夫人说的这是赌气话。

    不过好在,话带到了,三少爷答应了要过去,老夫人交代下来的事情算是圆满完成了。

    绿莺在前面引路,强忍着回头多看几眼那位美貌少女的冲动。

    一直到了老夫人居住的芙蕖堂,绿莺这才停下来,有些歉意的对方菡娘道:“这位姑娘,我得先向老夫人通传一下……”

    平国公摆了摆手,直接发了话:“不必,她直接随我跟老三一同进去行。”

    绿莺心里头一惊,对这陌生少女又慎重了几分。

    平国公说着,负着手,看着那块悬在月亮门的牌匾,有些伤怀道:“你可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芙蕖堂么?”

    方菡娘微微一愣,摇了摇头。

    这里看地势,既不临水,也无荷花,偏偏起了“芙蕖堂”这么个名字……而且老年人,为了福运一说,多是起些福啊寿啊有关的名字,这平国公府的老夫人住的地方叫芙蕖堂,还是头一次听说。

    平国公缓缓道:“小妹向来最喜荷花,每每夏日,定要泛舟湖采莲,自她走失后,家母夜不能寐,后来听说了小妹跳河的消息,悲痛欲绝,把住的地方改名叫了芙蕖堂。”

    方菡娘心一颤。

    她不知怎地,想到了自己名字的“菡”。

    菡者,便是荷花,又可称作芙蕖。

    方菡娘面的表情也郑重了几分。

    不管她是不是原主,对待这样一位殷切思念着亲人的老人,她不想去敷衍她。

    平国公见方菡娘若有所思,心里也叹道,这个外甥女倒是个懂得感恩的,心里头不仅又偏向了外甥女几分。

    阮楚宵跟着绿莺走在前头,并没有注意,这么几息的功夫,他在他爹心里的位置又降了,他爹一颗心已经差不多都偏向了表妹。

    到了堂下,因着近些日子秋风萧瑟凄冷,堂门大多都是掩着的,绿莺前轻轻敲了几下门,道:“老夫人,三少爷跟国公爷……”她顿了顿,因着实在不知方菡娘的名姓,只得含糊了一下,继续道,“三少爷跟国公爷来给您请安了。”

    里头传来一道听去很是和蔼的老妇人声音:“外头凉,都进来吧。”

    阮楚宵看了眼方菡娘,低声道:“走,一块。”

    平国公走到前头,绿莺把平国公打着帘子,三人依次进入。

    方菡娘走在后头,绿莺依旧是恭恭敬敬的为其掀着帘子,旁边的小丫鬟大吃一惊,要知道,绿莺在芙蕖堂里的地位,跟副小姐也差不了哪里去了,这个陌生的姐姐是谁,竟然能让绿莺为其这般恭敬的打帘?

    小丫鬟斗着胆子偷着抬头仔细一打量,却又是被方菡娘的美貌给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也……太好看了吧!

    ……

    “如意给平国公请安。阮三哥哥安。”脆生生的少女声传来,一名少女自黄桐木雕花椅里起身,微微屈膝,向着平国公跟阮楚宵行了个标准又端庄的福身礼。

    这种礼仪向来是通家之好之间互相见礼的,安如意身为阮楚宵二婶娘家淮水伯那边的嫡女,确实有资格这般同他们行礼。

    平国公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对坐在首处的老夫人行了个礼:“娘。”

    阮楚宵则是没有应安如意的礼,直接同老夫人请了安:“祖母,身体可好?”

    老夫人一头银发,面容依稀能看出几分年轻时的精致眉眼,她见状不太高兴了,轻轻的拍了拍桌子:“小三儿,你这什么态度,人家如意同你打招呼呢?”

    被祖母点了名,阮楚宵逃不过了,这才硬着头皮同安如意道:“安小姐。”

    安如意微微红了脸,点了点头,转身给老夫人端了杯茶:“老夫人别生气,想来三哥哥没有听见。”

    老夫人接过茶,放到一旁,脸表情也好了几分,她拍着安如意的手背:“还是你最贴心的,哪像这个臭小子,难得回家一趟,竟然也不来给我这个老婆子请安。”老夫人寂寥的叹了口气,“这是嫌我老婆子碍眼了啊。”

    平国公脸色都变了,劈头盖脸朝着阮楚宵骂去:“你个逆子,跪下!”

    阮楚宵脸色不变,直勾勾的跪了下去。

    膝盖与青石板一撞,极为清脆的响声,听得老夫人脸色也变了。

    她不过是说几句罢了,谁知道孙子不知道变通,竟然生生的跪了下去?

    老夫人心疼死了,面又不能表现出来,她狠狠瞪了平国公一眼。

    起孙子,儿子她还是舍得骂的。

    “你这是干什么?!宵儿做错了什么,你让他跪下?我不过说他几句罢了!”老夫人疾言厉色。

    外人面前威风凛凛的平国公,到了老娘面前,也是只有点头的份。

    一阵慌乱后,老夫人让人把阮楚宵扶了起来,见安如意脸只有满满的对阮楚宵的心疼,没有怨怼之色,总算是满意了。

    她似想起什么,咳了一声,淡淡道:“宵儿,说起来,倒有一桩事要问问你。”

    阮楚宵恭敬道:“祖母请说。”

    老夫人“嗯”了一声,淡声道:“我今儿听几个下人在那嚼舌,说是你早带了个漂亮小姑娘回了府?你怎么如此荒唐?!”

    一说这事,安如意的脸都白了。

    老夫人知道提起这事必定会让安如意心里头难受,但如果不把这事趁机说开了,说不得两个孩子从此后再也无缘了。

    阮楚宵听了以后,一张俊脸十分严肃:“这是谁在祖母面前乱嚼舌根?!若是孙子查出来,定严惩不贷!”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