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八有十二章 有山惊心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八有十二章 有山惊心

    夜,静谧。

    高好逑站在黑影里。虽然前方就是万千的灯火,楼高而大,色亮,而又喧嚣。

    但他还是站在黑影里。

    看着它,不动步的距离。

    那里很美,只我,不愿去。

    继续,在夜里。

    黑夜,永远不言不语。只是有时候让人很痴迷。

    它无声却依然胜过有声,有时候它能告诉答案,直接在你的心里。

    伴随黑夜,独留几声叹息。

    前面摇摇晃晃的走来了个人。

    高好逑在心里告诉自己:希望不要是他。

    但人生就是如此,那个人就是摸鱼儿。

    他的脸很红,嘴角呢喃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高好逑只能看着他,看着他静静的走近。

    摸鱼儿抬起了头,即使他喝了这许多的酒,但,当他抬头的瞬间,眸子依旧闪亮如星。

    嘴角的呢喃没了,通通化抹不可思议的微笑。

    先开口的是摸鱼儿。

    话里仿佛也带着笑。

    他说:“嘿嘿,你怎么个人就在这里?你不是最怕寂寞吗?”

    高好逑却说:“到了今天,我知道个人竟然也很好。”

    摸鱼儿莫名看向他:“哦?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高好逑说:“从未如此的坚定过。”

    摸鱼儿有丝烦躁,那种莫名的情绪几乎压制不住。

    声音沉稳许多。

    他说:“你喝酒吗?或许我们还可以再喝上杯。”

    不料高好逑却说:“我戒了酒了。”

    这不可能。摸鱼儿虽然没说出来,但他的表情分明就是这样。

    高好逑说:“我有事情要做,需要时刻保持清醒。”

    摸鱼儿想问他,想大声的问:“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有了这样的变化,以往英雄无敌的高好逑哪里去了,你又如何能做到对其他门派这样的样子,卑躬屈膝。”

    但摸鱼儿突然又不想问了,有时候哀莫大于心死。

    背对着,摸鱼儿离去,不带丝的犹豫。

    剩下高好逑,依旧守候自己的黑夜里。

    答案到底在哪里?高好逑如是问自己。

    辉煌城有座山,名为惊心山。它很有名,直可以说是辉煌城的第胜地。

    处令人向往的所在,也是最是让人神伤的地方。

    它很孤独,不只是因为辉煌城只此山,只这个高地。

    它是见证,离别的见证。

    快乐从此结束,背上行囊开始远方的路。

    曾经有无数的战士在这里和他们的心上人,他们的家人告别,开赴草头平原,踏上漫漫征程。

    绝大多数不会回来,他们付出了生命,最宝贵的东西。

    而留下的似乎更多,是想念,是期盼,是无数亲人,无数不入眠的夜晚。

    相思化眼泪,因此不管辉煌城其他地方天气怎样,而这里,惊心山,永远的多雨,正是情人的眼眸。

    我看你,漫漫水雾,永远似看不穿。

    而今夜,依然有雨。

    辛畅上山,慢慢的移动脚步。

    他对这里是心怀敬畏的,可能是因为杀圣的诉说,他对这里就更多了丝亲切的感觉。

    从踏上的第步开始,似乎我原本就属于这个地方。

    而现在,我回来了。

    脚步不曾轻快,他愿意凝视这里的草木,或者温柔的抚摸它们,猜测曾经发生的故事。

    夜晚总是有些寒冷。

    而山上则更是,愈高愈如此。

    是因为山的孤傲吗?

    孤傲的山每每与谁对话呢?是飞鸟吗?

    山往往皆有名,可也曾在意人世间的沧桑吗?

    也总是无言。

    辛畅心里有句话,惊心山,愿我能够读懂你。

    雨直下,前方究竟也分不清是云,是雨,还是雾。

    辛畅想要登上这片山的最高处,是因为景色吗?

    惊心山毫无疑问是壮美无比的,但似乎并非是这样。

    在我的心里始终存在着片云,而现在我要说与云知道。

    辛畅的脚步似乎快了些。

    山头,辛畅没有想到,他首先看到的并非是山的境界,与云的高远。

    他先看到的只是个背影。

    这背影,莫名的熟悉。

    辛畅的心里有个感觉,他可能比山还高,比云还远。

    即使只是个背影,即使立于山巅的他还并未回头,露出他的模样。

    花弄影。

    只有他才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他永远都比你高,身之所处,必灿烂方。

    他还并未回头。

    他说:“这世界,却也有趣的紧。”

    辛畅有疑问:何为有趣,何为无趣。辛畅只是不明白。

    却也没有问出口,大约他说的,就必定是对的吧。

    辛畅说:“花先生,还未来得及向您表示我的感谢。”

    花弄影却马上打断了他:“你很无趣啊,在这山之巅,人世之巅,为何不说些好话呢?”

    辛畅还是不懂,什么好话?

    花弄影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辛畅答道:“心中忧虑,想得些排遣。”

    花弄影不免嗤笑:“也太小家子气。”

    他说:“你可知道这山的名字吗?”

    辛畅答:“当然知道,惊心山啊,我很喜欢这里。”

    背对着辛畅,莫名笑:“那这山可曾知道你的名字啊。”

    辛畅不答。

    良久。

    花弄影说:“可还烦恼?”

    辛畅答:“好些。”

    花弄影终于转过了身,他的眼睛放在了辛畅的剑上。

    不知为何,他能够看的到君颜剑。

    辛畅却也并不十分好奇。

    花弄影说:“能让我看看你的剑吗?”

    辛畅依言,剑,双手奉上。

    光滑流转,剑在花弄影手上显出剑形。

    光芒愈加灿烂,照亮这山,这云,这雨。

    剑本不得别人所用,每到他人之手必定有锈迹斑斑。

    但于花弄影的元力加持之下,切问题竟都迎刃而解。

    辛畅愈加敬佩,只以为花弄影有何种了不得的本领,竟能使得君颜剑。

    却不知,修道,元力有时意味着切。

    花弄影愈加赞叹:“好剑。”

    辛畅却也在他面前得意回。

    却不知花弄影竟不知何处又取出了把剑。

    通体湛蓝。

    他说:“它叫断流,曾是我的贴身佩剑,三十年从未离开过我。”

    辛畅叫到:“好剑。”

    只因它的光芒丝毫不亚于君颜剑。

    人与人交锋要分高低,剑之间当然也会论雌雄。

    从剑的光芒不分上下,辛畅知道,这也是把绝世好剑。

    花弄影却做了个奇怪的举动,他两手前举,竟要两把剑都交于辛畅。

    他说:“断流,你可想要吗?我愿意赠于你。”

    辛畅猝不及防,贴身佩剑怎能赠人,难道他从此再也不使剑了吗。

    未及问出心中的疑问,花弄影笑道:“我早已不用剑了。”

    辛畅还是不能明白。

    花弄影轻轻笑:“杀人,何必用剑。”

    辛畅大惊,他竟然到了这个境界了吗,无我,无剑。

    辛畅却道:“虽然如此,我却还是不能要。”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