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武念神帝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一章 怒怼长老

武念神帝最 第七十一章 怒怼长老

    古荒听闻长老院三大神医正在医治刘明天的消息后,他立马让佟高昂与尹志坚抬起了古虚,也不管这消息到底是否具有真实性,他都要去试试。

    虽然他已经琢磨出些炼丹与医学上的门道,但他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医治好古虚,如果那三位神医当真有高明的医术,古荒适当的放低姿态求求他们又能如何。

    “六哥,我怀疑是有心人特意散播这消息的。”古虚心思缜密,把他担心的说了出来。

    “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去试试。”古荒不容置疑,拍了拍古虚的肩膀道:“你好好休息,到了再说。”

    古虚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他知道古荒是为了他的事情才那么上心,不想让古荒分心。

    由于要抬着人走,等他们到长老院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了。

    刘振在炼丹房刻也安静不下来,不时的走动,摩擦着双手,看的吴治等人都眼疲劳了,房祖道:“老刘,你就不能消停消停?你那侄子在里面哭爹喊娘,你在外面晃来晃去,还让不让人安静会?”

    “我这不急嘛!你那馊主意行不行啊!”刘振问道。

    “只要他心里有那么点他弟弟的位置,他都会过来,实话实说,我出这主意也是想考验下这小子是不是真的有情有义,还是说他也是仗着自己有点实力就为所欲为。”房祖呵呵笑道。

    刘振闻言,哼了声道:“老房,你不要告诉我你考验他通过就收入门下,我气还没消。”

    “老刘,你那侄子做错在先,别人废他在后,你也不能把怒火都怪罪在那小子身上。”吴治这时候开声道。

    “确实,我倒觉得那古荒不畏强权,是个好苗子。”从忠义学院分部调来这分院的刘慎仪,带着赞许的语气夸赞着古荒。

    刘振闻言,叹了声,道:“我又何尝不知道是我那侄子有错在先,我只是气不过那小子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来见我,你说这能不气人吗?再怎么说我也是长老院长老,这面子被打的啪啪响。”

    “感情老刘你也起了爱才心思?”吴治打趣道。

    “这倒没有,要说让我这老脸去打压个小辈,我也做不出这事来啊!”刘振叹了口气道。

    “这才是我们认识的老刘嘛!”房祖呵呵笑道。

    就在这时,古荒带着佟高昂几人走了进来,古荒疑惑的问道:“请问这里就是炼丹房吗?”

    “你是”房祖大致猜到这就是他们刚才聊的正主了。

    “见过这位前辈,我叫古荒,不知道前辈”

    “哈哈,原来你这就是气得我们刘长老狗急跳墙的古小子。”房祖见古荒谦虚有礼,当即开怀笑道。

    “小子怎敢气刘长老,只是小子舍弟身受重伤,疲于照顾,抽不出空来,不然定当前来找刘长老谢罪。”古荒道。

    “行了,嘴贫的话就不说了,你小子来是想看令弟的伤势?”房祖问道。

    “没错,不知道前辈能否治好舍弟的经脉?”

    “小子,你先别管你弟的,先过来跟我们说说为什么我侄子左腿的伤势直反反复复,治好了又恢复原样?”刘振有意出口气,连忙止住古荒与房祖的继续交谈。

    “不清楚。”古荒摇头直接说道,丝毫不给刘振询问的机会,当即把古虚移到房祖面前,道:“这位前辈,舍弟伤势太重,无法下身行礼,小子求你治治我这弟弟。”

    古荒说着就要躬身拜求,房祖连忙止住古荒道:“你弟的伤势会我们三人再钻研下,正所谓没有观察就没有发言权,我们还没观察清楚怎能妄下断言?”

    “前辈说的极是。”古荒也明白他们是要自己先弄好刘明天的伤势才会替古虚看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古荒只能看向刚才问话的刘振,道:“刘长老,你刚才说你的侄子是不是刘明天?”

    “正是。”刘振沉声回应。

    “我知道你侄子的伤势是因何如此,如果想让我出手让他恢复如初,可以,让他给我弟道歉,另外再赔偿我弟的精神损失、身体损失、功力损失。”古荒平静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刘振阴沉着脸怒道。

    “你知不知道我弟浑身经脉寸断,他的未来是何等灰暗你又知不知道个废人这辈子得承受多少白眼和嫌弃你又知不知道如果他经脉尚好,他日可以成为名真正的高手,遨游世间。但这切都是因为你那侄子仗着自己有后台,肆无忌惮,私闯别人闭关处,无法无天,你应该问你侄子,他知不知道错。”古荒怒目怼向刘振。

    刘振被古荒质疑的无语回答,只能阴沉的看着古荒的双眼。

    古荒丝毫不惧,冷笑声,道:“看来刘长老并不认为自己侄子做错啊!那没什么好说,就当我没来,对了,有时间我定当来找刘长老谢罪,但今天怕是不行了,我得照顾我弟,就此告辞。”

    古荒说着就让佟高昂等人抬起古虚,佟高昂两人心脏不争气的跳动,古荒胆子也太大了吧!当面怒怼长老的画面,看的他们心惊胆战。

    “慢着,古小子,你就不打算治你弟了?”房祖这时候止住古荒去路说道。

    “我是块硬骨头,我弟也绝对不是怂骨头,刘长老既不愿意让其侄子承担责任,就当我兄弟俩吃个哑巴亏。至于我弟的好坏,就不劳前辈挂记了。”古荒平静的说道。

    “你小子性格够冲,先别急着走,我先帮你弟看看。”房祖笑着拍拍古荒的肩膀,走到古虚身旁,轻轻扣住古虚的脉络,随着他继续观察下去,他面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最后房祖忍不住怒道:“老刘,我不得不说你声,你这侄子也太冒失了吧!在别人修炼的如此紧要关头,竟然硬生生打断,让古虚遭受到无法弥补的创伤。”

    吴治与刘慎仪闻言,也上前扣住古虚脉搏,仔细的感受起来,阵观察后,两人面色也是有点阴沉。

    刘振深吸口气,压下胸腔的火气,看着古荒字顿的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