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 七十九章 明天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 七十九章 明天

    辛畅想要醉场,只因他的心中彷徨。

    这天下却也大得很,只是由不得心中还有疑问:路在何方。

    举起酒杯,眼也迷茫,神也迷茫。

    饮下杯中半的酒,正正好解我的忧伤。

    辛畅饮酒有个特点。无论是多大的杯,他总要把酒分两次喝完。越是好酒便越是如此。

    人生如酒,酒如人生。半的快乐,半的忧愁。

    慢慢品位的尽了。

    方知晓这真是好酒。

    李京师是闲来无事的,或许不应当这样说。与知己能够把酒言欢,这世间还有比这更为美好的事情吗?

    因此他来陪。

    李京师喝酒便真真能够称的上是牛饮了。

    他总是杯到而酒尽,像极了他的剑,像极了他的人,他真的很喜欢喝酒,这没有理由。

    李京师此时在猜测,辛畅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而我要怎样去为他分担些什么。

    他知道此时辛畅的境况,因此他右手举杯,左手却频频地握紧放于桌畔的剑。

    我不问你因何而烦恼,因为我此时也很烦恼。

    良久的等待。

    摸鱼儿推门进来。

    他说道:“现在,人都散尽了。”

    说完,孤单单的笑笑:“我现在可有些寂寞呢。”

    是啊,他看上的,没看上的美人此刻都已归家了,热闹之后的冷清真是让他有些受不了。

    不过,随后摸鱼儿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他说:“辛畅,我方才想到了个很好的办法,既能让你和念君姑娘在起,于我也有好大的个益处。并且我已经开始实施了。”

    辛畅愕然抬头,虽是醉眼,却依然闪亮如星:“果然么?”

    “哈哈”,摸鱼儿副自得的模样。既想吊足两人胃口,却又愿早早的说了出来以示不凡,急的抓耳挠腮。

    二人注目之下,果然摸鱼儿耐不得太多时间,顿,开口:“明天,所有的人都去南门,当然也包括念君姑娘,你扮路人也要出城,这不是天大的机会吗,到时候你自然是海阔天空了。”

    辛畅马上问出了疑问:“他们如何甘心,料不到我会和念君远走吗?”

    摸鱼儿道:“只是他们有不得不出城的原因。我已与秀水商议明日的选美地点就定在南门外的望青亭,秀水已经答应并且刚刚宣布了。为了仿演道图他们当然会有自己的选择。”

    辛畅默然,顿时心下万分感动,想不到的,相逢虽是时日不多但秀水对他的帮助言语已然不能尽行这道出了。

    他紧握手中的剑,此刻兴奋的心情再也掩饰不来。

    于辛畅,这终究是苦尽甘来。

    夜,依旧温凉如水。

    夜,也从来不曾烦恼。烦恼的终究只有人。

    高好逑已经得了其中的真味。如果摸鱼儿见到他的话,定会惊奇,为何高好逑的头发几日之间竟然白了这么许多。

    只是摸鱼儿好久不曾回来了,高好逑看向他的房间,留给他的大概也就剩下回忆,没有其他。

    就连赵咚呛好似对他都是冷冷的了,更何况摸鱼儿呢,他可是和自己样,向都是最有主见的人啊。

    高好逑想起了师傅,是鲁卿散人。如果他老人家在身边那该有多好啊,他想诉说心中的苦闷给最尊敬的人听。父亲般的人,在他的身边,自己从来也没有过丝烦恼。

    世事。

    这只不过是高好逑的番妄想罢了。

    他站着,面向南方,而后恭敬的磕了头:师傅,我毕竟不会让你老人家失望的。绝不。

    在言字楼。

    辛畅还是没有睡。深夜,向最能激起他的想念,他深深的知道。

    不管多少的日夜不曾安睡,辛畅依然知晓,他能够坚持到最远的永远,为了她的快乐,也是藏在自己心底的快乐。那最值得回味。更何况就在明天。

    无故,君颜剑突然闪过了道红光。那很耀眼。

    辛畅已然惊起,这是敌袭。

    他骤然消失于房间,还有,把看不到的剑。

    不知来了多少人,似乎是四面八方,敌人绝非等闲,这是他的第个念头。

    眼睛红红的,他不能够容许有人伤害秀水,不管是为了什么。

    夜色中,最大的声音竟是风声。

    辛畅施展身法,近乎无影无形。

    风吹树叶,沙沙响。二名黑衣黑帽之人彼此贴切,前后,脚步飞快,脚掌接触地面绝不超过四分之三。对于身法,他们很有自信。刻苦所学,此步法名为踏浪。最高明处宛如水之第二层与第层相叠,取法于天然,必是无痕无迹。更何况还有风声、树叶声为掩护。

    他们的目的应该很快就能达到。

    似是刀切豆腐,又似插掌入雪,而后便是个人倒地的声音。

    前者眼中精光爆闪,间不容发之际已然回过身来,看到的却是个少年泰然自若,迎风而立。而侧正是已经倒地的同伴。

    惊骇莫名之下,临危之举,剑刺去,他的目标当然是少年的喉咙。

    少年单手扬,白光闪过,立时便有把剑分为二,断剑徒然落地,噗的声响之后,深插入地面。

    剑之于人自当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黑衣者立时便是掌拍向脑门,即刻自尽。

    少年的声音响起:“他还没有死。”

    这个他自然便是倒地的人了。袭击者眼中闪过抹思索,立于当地,沉默不语。

    他方才以为这是必死之局,现在听到同伴依然生还,当然也有自生之念。

    少年就是辛畅。他第剑只是刺向了对手的腰侧,对手只是昏死过去而已。

    辛畅只是想要知道袭击者的身份,以及他们的目的自然不愿意置其死地。更何况他实在不愿多生杀戮。

    君颜剑杀人也不该发出偌大的声音。

    “你们是哪门哪派?来此做些什么?”辛畅问出了他的问题。

    “辛畅,辛畅。人人得而诛之,你不见外面的告示吗?何必多此问。”袭击者坦然答道。

    “这么说你们早已了解了我的行踪了。”辛畅问道。

    “当然,此来就是要你的性命,只是实在料不到你有这样的修为。”袭击者大声肯定。

    辛畅冷冷笑:“我即是人人都可杀得,那你们为何要选在深夜呢?又为何穿著这样的夜行衣。”

    袭击者立时无语,眼望辛畅冷笑不已。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