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七是十八章 是乐阳琴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七是十八章 是乐阳琴

    边角的地方,也可叫做边角的人,她的心里有丝莫名划过。

    这世上有念君姑娘,有辛畅。

    她是幸,还是不幸呢?

    拿什么去爱你,我的爱人。

    我,也只有眼泪为你个人流。

    是有泪的,丝毫掩饰不了嘴角的笑。

    笑起来美啊。

    她从边角走到舞台中央。

    瞬间,是必然还是理所应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

    美人,她的静比她的动要美。

    恍惚。

    她的动比她的静更美。

    没有人有运气,在这个时候和她说上句话。

    哪怕。

    就是站在身边,刻,也能够成为永远。

    静静的看着吧,她的身姿,面容。

    记忆。

    他看她。

    嘴角呢喃:她清瘦了些。

    依然高兴,看到了她之后的高兴。

    周围没有人,把高兴藏、闷在心里。

    这是熟悉,辛畅感觉胸中有无限的气息,澎湃,汹涌。

    来的好般,熟悉的般,却又莫名的突然。

    在沉默之后

    就成了眼角的点点、斑斑。

    过往的,容易太多想念。

    这时辛畅也只有句话而已:知道你还好,切就也足够了。

    他坐在窗边,能够看到她的窗边。

    侧有酒,他给自己斟上杯,清洗心的劳累与杂念。

    上天眷顾于我,我可曾不辜负头顶片青天。

    果然,世人曾说,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整个世界,这次世界还是最过美满的。

    楼梯口,两个人拉拉扯扯。是摸鱼儿与李京师。

    除了他们两人,便再也没有人能够打扰到辛畅的清净了。

    李京师有些生气:“你做什么非要上去不可?”

    摸鱼儿奇奇怪怪的瞅着他:“我就是看看。”

    双眉皱的越发的紧了,李京师说:“看什么?”

    摸鱼儿立时感觉有些头疼:“我要去看看天边的云彩。”

    只是个愣神,李京师便感觉眼前花,却哪里还有摸鱼儿的身影。

    摸鱼儿从进来的那刻,眼睛便是瞪得从未有过的大。

    辛畅也只能在心里苦笑:“你不是评委吗?来干什么。”

    摸鱼儿说:“我还是想见识见识,知道你的情与我的有什么不同。”

    辛畅哈哈:“那你说可有什么不同没有?”

    摸鱼儿道:“你快乐的时候少,但伤心的情况多。”

    辛畅却道:“只是,人世间的情愫万千种,我却以为都全然的相同。”

    摸鱼儿道:“苦和乐竟然也有相同之处?”辛畅道:“于你我唯有奋不顾身罢了。”

    摸鱼儿无奈,他不能再继续说些什么,天下间没有什么是比情意更为珍重的了,摸鱼儿羡慕的看着辛畅,心底也不无感动。

    欲言又止,到底还剩下句话,口吐而出:“你要多多珍重才好。”

    辛畅拂了拂额头:“现在的我很快乐,非常。”

    念君姑娘拿起了晶莹剔透的星星,也是不知她在想着什么。

    她肯定是在想着什么的,起码摸鱼儿与李京师都是知道的。

    很苦?很累吗?不,那是在遇到他之前,之后的整个世界,都变了。

    现在的他虽然还没有出现在眼前,但口中的味道已经与记忆慢慢重合,是啊,这个味道她是曾经尝过的。

    它能够代表辛畅说句话:我现在有些想念你了。

    星星斑斓多彩,总计有五种颜色,颜色不同,味道也是不样。

    它有个奇异的名字,它就叫奇异果。

    远方,辛畅曾经的话语还环绕在耳边。那时他的声音轻轻的。

    尤其是他看她,眼中有别样的色彩。

    慢慢的,果子的味道有苦转甜,之所以为奇异,那是因为食用者每到心动的时候,它的味道会渐向相反而转变。

    现在念君姑娘的心里也在想着他,自然味道会渐起变化。

    果子还有个名字,辛畅叫它开心果。

    当念君姑娘第次品尝奇异果告诉辛畅它的味道好怪的时候,辛畅果然开心极了。

    辛畅说:“我想为你弹上曲了,你能够听懂我的琴声吗?”

    念君姑娘当然不会拂了他的好意。

    只是当辛畅拿出了那把他所珍藏的名为乐阳琴之后,念君姑娘便是觉得好生奇怪。

    她对它太熟悉了,感觉这把琴就好似是属于她的样。

    念君姑娘没有事情需要对辛畅隐瞒,她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辛畅答:“这把琴是仿造的,真的乐阳琴只有它的主人才能够弹响。我却是从未见过。”

    看的出来念君姑娘的感伤,辛畅只有好言安慰,弹琴的事情却是再也不提的了。

    今天琴声却已然响起。

    辛畅从未这样的用心,虽然每次弹琴的时候他都能够进入到忘我之境,但这次,还是不样的。

    眼前的琴消失了,他仿佛就是在拨弄不知是谁的心弦,是自己的,还是听客的,他说不清了。

    只能够知道的是,他从未这样接近琴的灵魂。

    满场的人,满场的不明所以,只有念君姑娘,她对着楼上的那重门窗,温柔的目光仿佛就是落在他的身上。

    有歌声清扬,她在唱。

    关关鸠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那层窗户还是打开了,聚集着所有人的目光,摸鱼儿从中飞身而下。

    他走到念君姑娘身前,缓缓说道:“这关是你赢了。”

    评委当然有人质疑,例如栾布。

    摸鱼儿答道:“此关名为琴心,谁能读出楼上弹琴的人所说的话,谁便算第个过关。”

    栾布瞪大着眼睛,胡子似乎快要飞起,手指着念君姑娘,却那眼睛瞅着摸鱼儿,似乎是说:闻所未闻……她又何德何能……

    摸鱼儿句话便是解决了纠纷:“规矩是秀水定的,仿演道图也是她拿出来的,有问题你就去问她吧,就恕我不能奉陪了。”

    飞身上楼,更显身法飘逸自然无双。

    回到楼上,摸鱼儿说道:“咱们好像给秀水增添太多麻烦了,刚才我只是匆匆瞥之间就看到有无数的好手伏在暗处,怕是要于秀水不利啊。”

    辛畅冷笑,答道:“果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现在我真的不想再和他们斗智斗力了。”

    摸鱼儿道:“哈,咱们要是想个法子出城去就好了,也能好好的耍耍。”

    辛畅无比的向往,虽说他对辉煌城这个他第入世的地方极有感情,但更愿意找个角落,有念君姑娘的陪伴,便可称的上天堂了。

    辛畅说:“听说极南有和这完全相反的地方,遍地烟花,处处楼堂,那里可真的是不错嘛?”

    摸鱼儿道:“极远,我也不曾去过。”

    辛畅感叹:“等等,咱们总是要去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