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武念神帝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八章 宫廷觐见

武念神帝最 第二十八章 宫廷觐见

    在孙远征走后,孙源意味深长的看了古荒眼,笑道:“小伙子,不错,不错,也不枉天香对你番良苦用心。”

    “什么?”古荒愕然的看着孙源,他是第次看到炼丹公会这分会长,时间摸不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向东此时上前来,古荒连忙说道:“刘庄主,赵长老现在正与魔教祭司交手,你快过去看看。”

    刘向东点了点头,拍拍古荒的肩膀,让古荒不用着急,对着孙源拱了拱手道谢:“感谢孙会长的相助,等抽空再到公会亲自拜谢。”

    “刘庄主客气了。”孙源笑了笑,要说整个琉璃郡能让他客气的,这刘向东绝对算其中个,毕竟此人在琉璃郡掌管着富可敌国的财富,对这种大财主,孙源也没必要去得罪,只会彼此打好关系。

    刘向东点了点头,然后提着古荒快速往战斗地点杀了过去。

    当他们回到院落时,魔教祭司已经走了,赵禹栋也正在大口的咯血,刘向东连忙取出枚碧绿色的“回春丹”给赵禹栋吞服下去。

    赵禹栋服下丹药后,脸上的潮红逐渐褪去,慢慢的也止住了内伤,赵禹栋抱拳道谢:“多谢了老刘,你要再来晚点,我这老命可能就撂在这了。”

    “拜月魔教真是越来越猖狂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袭击我院长老,这事我定得上报堂主,让堂主好好会会拜月魔教。”刘向东怒道。

    “我倒没什么,就把老骨头,我担心的是拜月魔教还会再次出手,毕竟五年招收次天才学子入院,拜月魔教肯定不会轻易罢手。”赵禹栋带着担忧的神色说道。

    “我会跟堂主反映的,到时候让堂主安排护送大家离开琉璃郡。”刘向东说道。

    “行,他们这次袭击,造成不小轰动,短时间应该不会再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古荒你立刻收拾东西,我们到堂口去。”赵禹栋说道。

    “好。”古荒点头进入屋里,跟潇妃说了下现在状况,潇妃表示明白,也想离开琉璃郡,不愿多待在这里。

    两人简单的收拾下行囊,就在他们准备跟赵禹栋离开的时候,身是伤的周知微,带着四名亲卫兵来到古荒院子里。

    “参见六王子殿下。”周知微带着四名亲卫兵弯腰问候道。

    不管如何,刚才周知微也是带兵来阻挡了魔教教众,古荒亲自上前,抱拳道谢道:“承蒙周城主援手相救,古荒在此谢过周城主大恩。”

    周知微受宠若惊,连忙摆手,恭谨道:“王子殿下,您这么说可就折煞微臣了,微臣忠于王室,王子殿下有难,又岂能袖手旁观。”

    古荒笑笑不语,深知周知微此人八面玲珑,带兵来相助他肯定还带着其他使命,静等他开口。

    果然,周知微看古荒不说话,犹豫半晌直接表明来意,道:“六王子殿下,陛下宣你回宫觐见,我等前来护驾,六王子殿下你打算何时动身?”

    这时候赵禹栋说道:“古荒,有些事情该说清楚的还是要交代清楚,不然迟早会拖累你,成为你心中的负担,王室高手如云,倒也不怕魔教乘虚而入。”

    刘向东没有发表意见,但心里是不太赞成古荒回去的,他希望古荒孑然身离开琉璃郡,心无挂念的去修炼,才能早日成为名强者。

    “行,那我现在就去给他个交代。”古荒点头,跟着周知微往内城而去。

    潇妃对古范东心灰意冷,也厌倦了王宫内的斗艳争宠,所以没有与古荒同前往王宫,跟着赵禹栋去向忠义堂堂口。

    ……

    此时,古范东正高坐金銮殿,朝下文武百官向他汇报各地民生事件,极为重要的是琉璃郡以南的玛瑙郡近年来直在琉璃郡边境烧杀掳掠,大有副激怒琉璃郡,然后双方兵戎相见的趋势。

    琉璃郡近年来势弱,加上百年来,琉璃郡尚未诞生过位天级武者,这也就让周边郡国有种想吞并他们,以达到壮大己身的目的。

    古范东很头痛,偏偏麾下没有天才能扛起琉璃郡这杆大旗,他原本指望古俊等人能有点出息,奈何古俊等人只知道争权夺利,完全不知道琉璃郡此时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

    古武虽然天才,但修炼至今也不过是玄级中期的武者,这对琉璃郡国家上的大事根本起不到什么用,就算他召回古武,旦两国开战,最终也只是白白牺牲。

    “各爱卿若无大事,退朝吧!”古范东听着下面文武百官窃窃私语,都没个人拿的出治国策来,索性退朝眼不见心不烦。

    ……

    御花园,古范东坐在凉亭,索然无味的打量着湖中鱼儿游动,双眼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阵脚步声响起,古范东回过头来,周知微站凉亭外恭谨道:“微臣参见陛下。”

    “周爱卿免礼,六王子殿下来了?”古范东摆了摆手问。

    “禀陛下,六王子殿下正在御花园外等候。”

    “宣。”

    古范东话音刚落,古荒就从御花园外走了进来,身子骨没以前那般瘦弱了,此时身姿挺拔,面容刚毅,头乌黑的长发束于身后,干净整洁的衣服透出股非凡的气质。

    “见过郡王。”古荒来到凉亭外,不卑不亢的拱了拱手道。

    “王儿不必多礼,赐坐。”古范东道。

    “草民不敢,郡王邀请草民觐见,可是有什么事情?”古荒道。

    “王儿这是何话,你是我儿,怎能是介草民。”古范东装怒道。

    古荒笑了笑,并不答话,他自称草民,自然是因为听人流传古范东已经把他踢出王室,并告诫膝下子女不得与古荒兄弟相称,旦古荒在外面以王子自居,可以对其动用私行。

    “王儿,你是何时开启念修道?”古范东看古荒不愿落座,也不勉强,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今年祭神大典。”

    “为何当初开启念修道,不来跟父王道喜?”古范东不悦的问道。

    “为何要跟你道喜?”古荒反问。

    “朕是你父王,你是我王儿……”

    “现在才知道我是你儿子?这样的父亲要来有何用?”古荒针锋相对。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