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七十四章 他当然不在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七十四章 他当然不在

    摸鱼儿笑的随意,秀水听的随意。

    秀水说:“请喝茶。”

    摸鱼儿照办,他没有拒绝个柔弱姑娘的力量,况且他高兴的很。

    嘴巴不是嘴巴,眼角不是眼角,从进来他的笑声就不曾停歇过。

    这是个梦样的真实。

    这里有自己爱看的姑娘和引以为生死之交的朋友。

    秀水说:“如何?”

    赞叹声:“好。”

    不舍得放下杯茶,更加放不下的是他的心情。

    秀水说:“我泡的茶,当然是极好的。”

    摸鱼儿生性孤傲,从不会拍人的马屁,但那是过去了。

    “姐姐如何泡得这样的好茶?”摸鱼儿看茶,嗅茶,品茶。

    秀水是轻笑,摸鱼儿看的清楚,美人之所以为美人,大概是她绝不同于世间切模样。

    至于为何,摸鱼儿说不清楚,说不清楚。

    她是在笑啊。

    笑的轻巧,笑的俏皮,笑的让摸鱼儿为之动容。

    这世界有个女人,她叫秀水。

    秀水说:“茶是好茶,但也不及知茶之人的万分之,你可知茶吗?”

    摸鱼儿大胆如斯:“我不知茶。”

    “我不知今日之茶,却深知,从此之后无茶。”

    秀水开心之至,再奉茶。

    须知总是有些时候,心中口中纵是有万语千言,但总是不如沉默的好。

    摸鱼儿从怀中请出物,近看,辉煌闪烁的个金麒麟。

    “我对姐姐敬仰之情无以言表,只是原本身上只有物,佩戴至今,请姐姐提笔其上,镌刻得几字,从此我更与之朝夕相随也是思念姐姐之意,可好吗?”摸鱼儿神情恭敬。

    秀水说:“情天儿女,我于你无不可之事。”

    题罢二字:英雄。

    摸鱼儿谦恭:“我是年纪轻轻,怎能当得英雄二字。”

    秀水说:“率性而为,仗剑天涯,当得。”

    摸鱼儿珍重放入胸怀。

    道:“还有二事劳烦姐姐。”

    秀水说:“但讲,我当竭尽全力。”

    摸鱼儿道:“姐姐府中有酒,名为相思,辉煌城人无不知晓,若能得姐姐相送,今生无憾矣。”

    秀水说:“美酒赠英雄,更好。”

    摸鱼儿道:“天下之人好酒,但从无种能有相思之酒神奇,姐姐能够释疑吗?”

    秀水说:“酒当然分上中下品,但只痴情之人饮最好。”

    黯然:“相思酒也只有个情字罢了。”

    摸鱼儿若有所思:世上之事,难事,美事,憾事,伤心事终归逃不了用心二字。

    摸鱼儿点点头,便又是笑。

    境由心生,摸鱼儿秀水二人早已相互引为知己,更有二人兼具才情,举止行为都可为众人称道,此番交谈岂止融洽,雪得风,湖得月,春日得河柳,当可天下流传,为世人效。

    尽否?不然。

    知己少人矣。

    摸鱼儿道:“辛畅定是在此,敢烦姐姐想请,我与他已月余不见了。”

    秀水当然知道摸鱼儿今日到底为何而来,说他历尽千难万险,也是丝毫不为过,但只是今日之事还是要让他失望了。

    秀水说:“辛畅不在这里。”

    摸鱼儿大奇:“只有这里才是他可藏身之处啊。”

    秀水说:“他从来把麻烦留给自己,所以当然不在这里。”

    摸鱼儿沉默,为辛畅的生死处境。

    秀水沉默,为辛畅的坚持性情。

    摸鱼儿道:“如此,便怎么才好?”

    秀水说:“辛畅在意任何人,任何事,但却又视人间切为等闲,今日之事,只有人可以让他现身。”

    摸鱼儿已然知晓,脱口而出:“念君姑娘。”

    秀水点头。

    辛畅过得很是自在。即使整个辉煌城与他为敌,但整个辉煌城也不能拿他怎样,在白天。

    黑夜不然,本来无边的黑色是于他最好的掩饰,但万物俱静之后,心却不可抑止的蠢蠢而动起来,伊在水方,我望月与你相见,而我不得见,徒羡慕焉。

    漫天的月色,清澈透明,如水如银,于我堪堪剩个相思罢了。

    远处有锣鼓相击之声,骤然打破片宁静。渐有鸡鸣狗叫之声,渐有人声。

    呼呵之音由远而近:“选美,选辉煌城十大绝色,奖励无数,家属有荣。”

    “选美,选辉煌城十大绝色,时得道,终生富贵。”

    “选美,选辉煌城十大绝色,三日之后,于辉煌言字楼。”

    辛畅不解,以战为尊的辉煌城怎么还有这,是谁出的主意,又为何晚上叫嚷起来?从前可绝无这等事的。

    岂不是痴傻至极吗?

    跃于高处,领头之人大摇大摆,嚣张模样令人绝难忘怀:摸鱼儿。

    辛畅疑惑,辉煌城无不疑惑。

    质疑:有失辉煌城本色。

    摸鱼儿挟得胜之利相威胁:铁血与柔情,辉煌城什么都有,便该当有这,况且要给高好逑找个太太。

    无人不从。

    才有了摸鱼儿独家专办的选美赛,才有了三日不停刻的锣鼓交鸣之音。

    言字楼张灯结彩,无数人出出进进,整个辉煌城的热闹全是摸鱼儿之功。

    立于楼下,摸鱼儿感慨:盛举,大会,此事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人生巅峰,自此二师兄无憾了。

    王是非说:“二师兄,你花光了我所有的钱了。”

    摸鱼儿说:“你傻。”

    “卖酒,开赌,收入场费。”

    王是非赞叹:“二师兄高明,我等服了。”

    只看到摸鱼儿高大的背影,夕阳西下。

    辉煌城,无数年来第次大变。

    有张榜:柳依依赔五,石晓菲赔三,韩杳杳赔六,徐恋念赔四……秀水不参加……念君赔十……

    有问:秀水为何不参与。

    答:爱赌不赌。

    辛畅蓦然的惊喜,虽然他只是看到了她的名字,但相思之苦骤然减掉大半。

    辛畅自问:相逢之期还远吗?

    等待只数人所有,只因个人的缘由。她或低头,或抬头。应该是惊喜的吧?还是在回忆里,或许有风,或许有云,那精彩如梦。最重要的是百花开的时候,留半。半装烦恼,装忧愁,那半归他所有。夜是静的,她更静,说不出来,总算笑容还有。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