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三章 还是剑侠第一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七十三章 还是剑侠第一

    事物往往存在着对立面,爱的后面或许还有恨。

    摸鱼儿的兴奋,更是此时衬托出栾布的失落。

    在众人的面前。

    栾布不能够明白这切,或者说他宁愿相信这些都是假的,眼睛也会欺骗个人,他早就明白了这点。

    所以他第二次举起了自己的剑。

    第剑出,为事,为情,为宗门。第二剑就只是为了自己。

    他看着自己的剑,切都是云淡风轻,恍若昨日深夜所的梦。

    栾布的手中有剑,但谁能看得到那把剑。

    它仿佛没有形质,就融化在无边的风里。

    摸鱼儿还是在晃动,他就像不知怎样才能控制自己的剑,自己的手。

    那般愚蠢。

    惊醒众人的还是剑声,也只有剑声。

    足足两剑相击八声之后,摸鱼儿停了下来。

    栾布也停了下来,在远处。

    这是寂静,任谁也无法道破的寂静。

    众人看到栾布在蠢蠢欲动。

    打破切的是摸鱼儿紧张的声音:“你想干什么?嘿,违规了你啊。”

    摸鱼儿总是喜欢欺负别人,不管他是前辈还是晚辈,尤其是站在他对立面的人,他兴高采烈。

    以不知道什么样的姿势握着手中的剑,大庭广众之下:“呀,我该不会是要出名了吧。”

    他看着赵咚呛,看着周围的人,总是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将要放在哪里。

    欣喜,想要些赞许,只是他当真需要眼前之人的这点倾慕吗?从明天开始,就会有人传唱,情天大陆,以剑为尊之地,摸鱼儿接住了栾布的浮云十三剑。

    英雄年少,何止无敌。

    栾布拥有的何止是悲伤,曾经多么的光彩,现在就有多么的落寞,人生当真是给他上了节课,伤悲的课。

    句长江后浪推前浪,怎么能够让人释怀呢。

    虚弱袭向了个修为正盛之人,自己的出剑早就超出了约定的招数,摸鱼儿的番话没有让栾布有丝的脸红。

    发烫的是他的手,沉重至极,多么熟悉的把剑,但现在他就快要把握不住了。

    沉重的剑,沉重的心。

    这个世界上有种用剑之人,世界以剑为第。

    多么大的勇气他的眼睛才从剑转移到了摸鱼儿的身上,他想知道为什么,但他问不出。

    那是什么样的颜色?摸鱼儿定义不出,他的眼睛里有着千百种的情绪,但似乎还是希冀更多。

    他的灵魂里有剑吧,所以摸鱼儿打算为他说出,这个世界上如果有种人不能辜负,那么当真就是用剑的人了。

    摸鱼儿说:“我从你的剑里看到了规律。”

    句话当然不能释疑,但摸鱼儿的手中有剑,发力之处,剑于空中飞舞,有风自袖中飞出,随剑挥洒的模样,悠悠成了朵云的样子,剑动,云动,风动。

    剑止,云散而风停。

    栾布的眼中有光彩,摸鱼儿的剑在他的心里勾勒间形成了个映像,起转承合之间每每正中浮云十三剑之中心。

    他虽是不懂,但却也懂了。

    种种情绪在他的心中蔓延,他想要做些事,例如就在此地杀了摸鱼儿。

    他年龄虽小,但已然成为了自己生的敌人,数十年未曾见过的敌人,他有把握击致命。

    因为他的修为还是要高上摸鱼儿太多,刚才的彷徨只是因为自己用意而不用力,元力加持,从剑上迸发的瞬间,就是摸鱼儿命陨之时。

    这是个机会,杀了他,历情宗会保全自己,自己还是情天大陆的代高手。

    这个念头在心中萌生之后,便久久的不能够逝去。

    心有些颤抖了,但最颤抖的是手中的剑。

    他似乎不能够把它举起来,以剑为生命的人,能够做对不起剑的事情吗?

    摸鱼儿才是名得天独厚的剑客,假以时日,他的剑或许会成为天下之第剑。

    第剑何止是个名头,他会让剑有真正的生命。

    剑在手中,本当与血交锋,但杀与不杀却在栾布的心中相逢。

    摸鱼儿对栾布现在的表情不懂,他说:“其实何止是剑呢?世间切,存在便当有理,有理便当有规律。”

    他的句话说的轻巧之极,哈哈笑之后带着的是:“你服不服?”

    栾布的额头见汗,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有火焰在眼中在心中。

    摸鱼儿想,这回辛畅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他抬头看看言字楼,知晓,辛畅定就在这里。

    这是他唯待着安全的地方。

    欣喜,还可以借机见见秀水,快意事便应是与知己面对面了。

    她可是太美了,让人忘不了,念不停。

    栾布要动,是剑先动,是风先动。

    他不敢去看摸鱼儿的眼睛,他也不需要,元力已经十成。

    脚踏在地,生生陷下寸,下刻他的面前就多了个人,白衣飘飘,压力莫名。

    人中之龙高好逑。

    风般的速度,风般的样子,嵌合他风样的性情。

    是冷笑。

    是冷语。

    “你手中的还是剑吗?”

    “这时候你的心中怕是没有剑吧。”

    “我希望你能够把它放下,因为你不配用它。”

    高好逑的语速很慢,但却有着个词语可以形容他的话,叫做唇枪舌剑。

    没有比他的话更快,更强,更为有效的了。

    无用,卑微的念头没有用,栾布的身躯平白无故的低了太多。

    剑丢下,人无影无形。在片刻间。

    摸鱼儿没有好气:“你来干什么?辉煌城还有高好逑吗?栾天宗还有高好逑吗?”

    “我无所不在,往往在你最想象不到的时候。”这是高好逑的回答。

    他满满的嘲弄,对着周围所有的人:“都散了吧。”

    没有人敢不听他的话,在他三言两语惊跑栾布之后。

    只有摸鱼儿,只有摸鱼儿。

    高好逑也抬头看了眼言字楼,如何出现,如何离开,是阵惊风。

    摸鱼儿以手扣门,笑的不怀好意:“开门,快开门,是我摸鱼儿来了。”

    门当然打开了,秀水温婉笑的模样,她笑起来特别好看,柔柔弱弱的样子。

    她的腰本来很细,笑了,好似腰都笑的没了。

    摸鱼儿有礼貌“姐姐,辛畅在家不?我来看看他。”

    秀水:“请进来吧,小英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