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七十二章 剑侠第一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七十二章 剑侠第一

    以摸鱼儿之才当然能够判定栾布所说的话并非无稽之谈,他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的剑尤有不足之处,但许久以来自己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或者说自己不能够去改变它。

    快剑当心意,论敌人是谁,论强弱、高下、形式总是无关紧要,剑在我手,只需要出剑而已,后当是击必杀,从来不需要半点犹豫。

    生或死只在于剑而已,与人与我与物,情,境无关。

    但是现在对手的修为强上几个层次,他总能先出剑,总能用剑宛如心意,那自己又当如何呢?

    是抛弃重建,还是剑的命即我命,更快更强呢。

    摸鱼儿真正的站在了抉择的位置,关乎个信念与个朋友的性命。

    他把剑放下,陷于物我两忘的沉思之中。

    个道理,在回味过去中找寻未来。

    想记忆起过往自己所出的每剑,从看到剑的第日而起,直到现在,那每日、每月、每年。

    鲁卿散人说:摸鱼儿很有天分,我很高兴。

    他总是以后辈能够比自己更强为最大的骄傲,可惜,从来都没有如愿过。

    空虚失望的背后,还有代天骄生命的缓慢流逝,岁月当真是最过无情的,虽然曾经也无数次感叹于它的美好。

    以至于后来终于有了摸鱼儿与他读尽了栾天宗的大册、中册、小册仿佛永远看不完的书。

    剩下的,鲁卿散人知道等待会让切变的更加美好。

    人生的改变或许从来就在于未曾记忆的瞬间,什么时候个少年突然就变了有所为的拥抱于当下的青年。有谁能够知道,回想的起呢。

    摸鱼儿的心似船,在看不清的大海中浮沉,船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起伏,不清不楚,愈加的黑暗,直到天地万物尽归于色,没有船,没了切,唯独剩下无穷无尽的大海,他才知晓了切。

    这便是大海,便是浮沉,便是规律。

    心儿接着荡漾,原来万物都是有规律而已。

    风是规律,云是规律,人的生老病死亦是规律。

    摸鱼儿的心突然亮堂的很,就和他此时终于睁开的双眼样,亮的好看如太阳。

    栾布还是站在那里,不远不近的位置,可是切当真的就不同了。

    摸鱼儿平白的妩媚笑,看着栾布的脸,悠悠然的姿态:“你乱讲哦。”

    栾布惊奇,这小子怎么这般模样:“我从不乱讲,乱讲的人绝不是栾布。”

    摸鱼儿更加惊奇,保持着比栾布睁着更大的眼睛。

    这倒是容易的很,摸鱼儿的眼睛本就不小,起码比栾布大多了,摸鱼儿很是高兴:我此时帅帅的模样,谁能比的上,这也是我搭讪姑娘,在江湖之上自在飘的最大资本啊。

    但他随后就想起了辛畅,和自己模样相仿的家伙。

    心中沉,生气:“那你试演给我看看,试演看看。”

    栾布气愤:“怎么试演,我是剑侠!”

    摸鱼儿生气,语气急促:“没毛病,你就试试,没毛病你就试试。”

    栾布当真想不到:对牛弹琴。

    似乎马上就要拂袖而去,但紧接着就转了回来,气愤:“你小子敢给我耍滑头。”

    摸鱼儿大手挥,似乎想让周围的人再站的远些,好似生怕伤到了好多无辜的人:“都让开,真正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不知道我的剑快的很吗?”

    栾布纠结于差点就上了摸鱼儿的当,他还是认真记得自己要做的事,试招也好,生死斗也好,无关于名义,自己总是要战斗下去的,只不过又多了个教训摸鱼儿的理由。

    无理取闹,加之他实在是太狂了。

    世人知晓栾布赖以成名的剑技:浮云十三剑。

    若是你也能够数十年如日看尽天边与近前的浮云之后那也可以拥有这样的剑技。

    经历三重阶段:浮云无意,不悲不喜。

    浮云留恋,物我双悲。

    浮云阴晴,浓淡总相宜。

    栾布为看云之变化,曾经日万里相随,事物的所有精彩之处总是在心动之后。

    看够了,笑够了,哭够了他才真正懂得了浮云的奥义。十三剑才成。

    栾布并非绝才艳艳之辈,人生如云暗淡十数年之后才是修为爆发之时。

    剑技成后,他击败了无数曾经的所谓天之骄子,在无尽高的山峰上有了自己的位置,举而入宗门修为前十之列。

    无数的曾经相随的人,或羞辱过他,或看轻过他的人都在说:栾布做的好。

    剑在手中变的虚幻了些,抖动,抖动,下刻连人带剑便是来到了摸鱼儿的身边。

    正是应了那句话,云淡风轻。

    摸鱼儿尽管早先已有了些把握,但还是差点哭了起来,心下暗叹:你们都欺负我,绝对不能被你们看轻了,今天。

    刹那的时候,摸鱼儿剑回左边,回右边,但好似就是不明白该怎样出剑才好。

    浮云剑技,绝非是浪得虚名。

    周围的人心情马上随之紧张了起来,因为或许下刻就会有个倒在地上的人。

    栾天宗赵咚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似乎已是不忍相看了,此时刻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摸鱼儿,赵咚呛自思:摸鱼儿没后,明天的太阳还能够照常升起吗。泪在眼中心上,摸鱼儿,我们,栾天宗如何能够承受的起呢。

    这却是不妨碍有些人的眼睛亮的很,例如唐申,例如许许多多活在摸鱼儿之下的人。

    对于生命来说,刹那间,即是永恒。

    摸鱼儿的剑最后的时刻抵上了栾布的剑尖。

    仿佛切都没有存在过,栾布多年后回忆起这刻,以为世界从此刻都塌陷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抵挡得住自己的剑招,他才是个少年啊。

    摸鱼儿的剑划了个弧,留下栾布的片衣角。

    即使其在大惊失神的时候,摸鱼儿还是没能伤的了他。

    是巧合吗?是运气救了摸鱼儿?栾布不能够相信这样的解释,那么真正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志在必得的剑,终于失败了!

    摸鱼儿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他就在看着栾布,那样的眼神。

    世间的切皆为臣。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