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新章节 → 第六十九章 五十年不败

情天之证道人间最 第六十九章 五十年不败

    陆十八喜欢这样的人,他的眼睛中带有丝瞒不住的忧虑,这样的眼神最是容易让人着迷。他方才瞥窗外时候的样子真是像极了自己。

    可是陆十八竟然又有些害怕他。陆十八天生神力,今生今世不知赢了多少场的战斗,解决了多少棘手的敌人。他最怕种人,手中有剑,而剑又很快的人。这样的人不出招则以,出招便成恨事,生命的逝去,就连上天也要叹息。

    剑下不留人。

    数百年前曾经有个剑很快的人,他从不好斗,但依然控制不了手中的剑。剑出手便插入对手的心脏,生命消逝,对手往往只有叹息的机会,而后他也叹息,是茫然或许也会有悔恨。

    只是十年,此人竟被心魔所侵,三天之内竟然狂杀数百人之多。其后天降惊雷,而他的剑竟然比惊雷还要快,剑先指惊雷,但人力终究不可抗天,其身没后,情天大陆也因此平静了好久。

    而看这年轻人的手竟然在寻常时候都是快异如斯,岂不知他手持剑的时候又是个怎样的境况啊。

    此子必定有名,在二十年后。

    陆十八还是想和他说上几句话,就因为他的眼中有那份牵挂,有情之人当得情对之。

    陆十八走上前来,道:“你喝的已经不少了。”

    年轻人迷迷糊糊的说:“有不快乐也不能多喝吗?”

    陆十八轻微笑,沦落人果然有沦落人的模样。道:“只是喝多了酒,你还能拿稳手中的剑吗?”

    年轻人道:“拿不稳怎样?”

    陆十八道:“拿不稳剑,又怎样用剑来应对不平呢?”

    年轻人骤然不再有颓废的样子,他仔细的盯着陆十八的眼睛,太想记清楚他的样子,道:“谢谢你,在困境中帮了我。”

    陆十八当然非常开心,但他看到年轻人此时已经转身,忙道:“何不说出你的姓名?”

    年轻人道:“不祥之人,不愿意被人知晓。”

    陆十八道:“拿剑的人何必去说祥与不详。”

    年轻人下沉思,便是开口:“我叫李京师。”

    陆十八当然知道李京师,因为他了解辛畅之事的切缘由,但却想不到李京师会是这样的个人。只是和他说了几句话,陆十八便更加欣赏他,因为这世界上,敢爱敢恨的人毕竟还是很少。

    有疑问,陆十八道:“为何你的手会那样的快?”

    李京师看着他的手,道:“因为这本是双切菜的手啊。”

    曾经亿万次的挥刀,而等到他了解到距离的真谛之后,那么能比这双手还要快的,这世上或许就再也没有了。

    陆十八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个念头:他的手这样快,如果他也很有力量的话,那又会如何呢?这念头只是出现便占据了陆十八的所有。

    会怎样?到底会怎样?我为何不去试试呢?可是我生中也从未收过徒弟啊,而且万他和数百年前的人样有天被心魔所胁迫,那又该如何呢?

    这世界本已残酷,又何必再有个会杀人的人呢。

    陆十八叹息。

    李京师还没有走,门口突然进来了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茫茫然看着周围落座的人,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下刻她就大喊了起来:“妈妈,妈妈,妈妈你在哪?”

    陆十八全身被震动,他这么大的年纪好像从未见过这样的个画面,他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个小女孩喊得这样充满了情感,为何自己会如此的被感动呢。

    此时小女孩的妈妈却也走了出来,把她抱在了怀里,她们相视而笑嘻嘻哈哈的,那么满足的样子。

    数十年来不停的寻找美的东西,好像直到今天陆十八才终于明白最美的莫过于传承啊。有些东西我自己看不到了,但我的身后,徒子徒孙们可以去替我看啊。

    至于杀人与善恶,从古到今何曾清楚的分辨明白过呢。

    陆十八抓住了要走的李京师道:“如果我是你,那么就定会拜我为师。”

    李京师大奇,即使自己对这个人的印象很好,也即使他帮助了自己,但自己就要拜他为师吗,他开口:“为什么?”

    陆十八道:“就因为我有这世上独无二的把好剑要送于你。”

    细细想来,塞外剑和李京师不正是天生绝配吗。有了塞外剑,李京师足以有五十年的不败啊。

    摸鱼儿现在不知做些什么,准确的说是是高好逑认为摸鱼儿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段时日,摸鱼儿与高好逑的交流有限,须知以前可不是如此的,他们是同在鲁卿散人身边,虽然年龄不同,辈分不同,但鲁卿散人向来不大计较这些,栾天宗的人都知道他们同是鲁卿散人最为信任的人,尤其是摸鱼儿,他已经是栾天宗中代的二师兄了。他们俩的意见向统。

    但现在他们似乎是闹掰了。

    摸鱼儿没办法左右高好逑的行动,因为他的修为还是差了许多。

    但却并不妨碍摸鱼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喝酒,遛狗,打斗。

    栾天宗众人看到摸鱼儿总是喝多了酒,然后牵了条不知从哪找来的狗,走到大街上,狗冲人叫唤,他便要与那人决斗。

    奇怪的是不平凡的狗总是冲着有修为的人叫唤,修为越高,狗便越是激烈。

    苦了其他宗门的人,前天摸鱼儿刚把曲向杰打了,无数人大奇,曲向杰不是论道会第吗,为什么连剑都没有拔出,便被醉了的摸鱼儿打晕了。

    这可不正常吧。

    各宗门的人齐齐找到了高好逑:“他太过分了。”

    高好逑答道:“闹掰了,但因他是栾天宗第三代的二师兄,因此有自主行事的权利,没有办法,你们知道我是不想这样的。”

    这次众宗门沉默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在不可妥协面前,他们不能伤害摸鱼儿。

    言字楼前,个婀娜的身影,是秀水,辉煌城中最漂亮的女人,她在楼前贴了张纸,上面清楚的有几个字:辛畅回家。笑着,看着,这字从未这样的好过。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