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新章节 → 第320章血战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 第320章血战

    看着怀里慌乱的浅尾舞,我忍不住想逗逗她,伸出手指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下,她呆呆的看着我,也没反抗,也没爆,脸色微微羞红,目光竟有丝迷离。

    我现我现在撩妹的技术已经和少爷不相上下,不过这小姑娘也太好骗,这么容易动情怎么当杀手!但我现在没空跟她,因为忍者那醋坛子又冲了过来。

    我的手指划过浅尾舞的手臂,握住她手里那把精致的短刀,微微笑,在她耳边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道:“可以借我用下吗?”

    说完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反手抽出短刀,用力把她甩到旁,挥手挡住忍者的刀锋,当啷声脆响,两把宝刀火星四溅,我们俩各自被震退步,我伸手抚摸刀身,光滑如镜,在忍者的战刀下丝毫无损,不禁赞道:“真是把好刀。”

    “喂,醋坛子,闹够了没,再打我可不客气了。”我手腕翻,短刀在我手心旋转周,然后反手握住,冲着忍者挑了挑眉毛。

    “今天不拼个你死我活,咱俩没完。”话音未落,忍者瞪着眼睛欺身而上,战刀翻转直刺我胸口,那力道和度显然是要置我于死地。

    我脚下动,闪身躲过刀锋,手中寒光乍起,短刀横着划向忍者的脖子,也没有任何手下留情,副要把他脑袋砍下来的架势,忍者身体猛然后仰,躲过致命的刀,反身和我战在处,时间刀光闪烁,刀影重重,叮当之声不绝入耳。

    “喂,你怎么把刀借给他了,那可是你的宝贝,平时我碰下都不让。”花水菱凑到浅尾舞耳旁轻声问道。

    “我……我没借,是他抢去的。”浅尾舞咬着嘴唇目光始终落在我身上,脸担心的样子,好像生怕我会被忍者刀劈成两半。

    “真的是这样吗?那你为什么会脸红,该不会是爱上那个男人了吧!”花水菱极其八卦的问道。

    “你闭嘴,别在小姐面前胡说,我不会爱上任何人!”浅尾舞冷冷的说道,可心里却不受控制的阵狂跳。

    我和忍者从楼大厅直打到门口,然后打到街上,两人都是鼻青脸肿,却始终没有分出胜负,看他那副没完没了的架势,我虚晃招,后退两步抬手道:“停,有点饿了,要不咱俩先去吃个饭,然后再继续打。”

    “吃尼玛个头,我今天非砍死你。”说完这货挥舞着战刀又冲了过来。

    “去你吗的吧,老子不陪你玩了。”我掉头就跑,个追个逃,我们在街上疯似的狂奔。

    “小姐,怎么办?要不要把他们拦住?”花水菱在后面问道。

    “不用,让他们打吧,死了更好。”观月雪黛冷哼声,说完转身回去了,其他人也不敢多留纷纷散去。

    回到包厢,观月雪黛把前面生的事告诉了其他人,本来想征求下他们的意见,商量个办法,没想到大家听完不但没有丝惊讶,甚至根本就没当回事,好像早就习惯了似的。

    五分钟后,女神低头看了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撤!”

    “要不要去接应他们?”恶狼放下手里的酒杯道。

    “那你还不如替那些黑帮成员默哀,比起忍者和刺客,那些人应该会更惨。”少爷搂着铃木千夏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包厢。

    我这路不知道跑出去多远,反正离开了银座,周围几乎看不见人影,偶尔会有两个醉汉经过,日本男人酒量不咋地,还特爱喝酒,结果就是喝就醉,到了深夜随处可见倒在路边的醉汉。

    四周异常安静,我和忍者放慢了脚步,忽然,阵刺目的车灯从前方照来,我眯起眼睛眼看着辆大货车从不远处疾驰而来,与此同时,身后同样照来束强光,后面也开来辆同样的货车。

    我和忍者也不打了,背靠背站在路中,阵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两辆货车前后停在不远处,车厢打开,从里面跳出上百个黑帮成员,手里拿着钢管片刀,气势汹汹的把我们围在当中。

    领头的家伙长头,脸被打的像猪头样,正是刚才在夜总会门口被浅尾舞揍了顿的长毛,他们根本就没离开,而是远远的盯着夜总会,就等我们出来。

    这点小把戏怎么可能瞒得过我,于是我和忍者就想陪他们玩玩,路打到这里,把他们从夜总会门口引开,然后女神他们就可以趁机回酒店,不过吻观月雪黛那下不在计划之内,完全是我时兴起,结果就引来了忍者不要命的报复,我也没想到这货吃起醋来比女人还猛。

    “你们终于出来了,有本事继续躲着啊!”长毛拎着把武士刀,都被打成猪头了,还脸狂妄的叫嚣着。

    我前后看了看,加起来大概有百人左右,如果不用枪把这些人全撂倒还真有点困难,但不能输了气势,我摇摇头道:“没劲,怎么就这么点人?你不是有很多小弟吗,在叫几百个过来,这些不够我们打。”

    “哼,对付你们两个,这些人足够了。”长毛不屑的冷哼声,猛然挥手,大吼道:“给我上,砍死他们。”

    我冷笑声,这场面期待很久了,我撞了撞忍者的肩膀,道:“比比看,谁杀的多!”

    “你输定了。”忍者阴冷的说了句,战刀拖地,大步向前走去,刀尖与水泥路面剧烈摩擦,出刺耳的声音,杀气也随之暴涨。

    “臭屁的家伙!”我呵呵笑,右手握住从浅尾舞那里借来的短刀,左手抽出把精致的,刀柄处印着个清晰的狼头。

    这是当初阿尔忒弥斯送给我的,我直放在身上从来没见过血,只因它制作的太精致太华美,就像件艺术品,舍不得让污秽的鲜血沾染它的锋刃,不过现在我想通了,宝刀不开锋在美也是件摆设,这样把削铁如泥的,只被人欣赏岂不可惜。

    刀本无锋,只因对手而锋芒毕露,今日便用这些人的鲜血来为其开锋祭刃。

    血光乍现,我挡开迎面砍来的三把武士刀,左手寒光闪过,三颗人头飞起,昏黄的路灯下,血雨飘洒,拉开了场屠杀的序幕。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